若想知道一个演员的表演是否成功,看她/他能否以该角色的魅力击倒观众可略见一斑。

2013 年,《蓝是最温暖的颜色》袭击各大影展,许多观众被《蓝是最温暖的颜色》中热情冷酷的艾玛给掳获。那亦是我第一次感受蕾雅瑟杜(Léa Hélène Seydoux)的魅力重击而倒地不起,如果被这样的女子爱过,最终被狠狠抛弃又何妨。


图片来源

当时电影结束许多人感到失落,心想怎么现在才认识这名女演员?她从哪来、先前去了哪里?

一查资料才知道这是蕾雅瑟杜第一次饰演女同志,也是这样的角色才终于打开了她的戏路,片约纷纷涌进。

她演过《蓝是最温暖的颜色》时而冷冽时而火热、带着阳刚气质的蓝发艺术家,并且大方说她与另一女主角之间的友谊确实有爱存在;亦曾接演《007:恶魔四伏》饰演敏感深情易怒的女医师玛德琳史旺,蕾雅重新诠释庞德女郎并强调与过往不同,“她是个真实存在的人,我亲手塑造了这个角色。”除了摆荡两极的性别气质角色,她在《单身动物园》里饰演冷血叛军首领,求生是唯一要紧的事,爱谁爱哪种性别不重要。


图片来源|《蓝是最温暖的颜色》电影剧照


图片来源|《007》电影剧照

她也不甘于被角色定义,反过来,她说这些角色只是带出她性格里原有部分。“演戏就是表达一种非常私人化的情感,某程度上来说,角色是潜藏在你体内的另一个自己。”


图片来源|《单身动物园》电影剧照

不凭藉家世,以女同志角色翻红

蕾雅瑟杜的家世其实可以替她带来大量的电影界资源,她的祖父是百代电影公司(Pathé)的主席杰侯姆瑟杜(Jérôme Seydoux);两位伯父尼可拉瑟杜(Nicolas Seydoux)和米歇瑟杜(Michel Seydoux)都从事制片工作,前者是高蒙电影公司(Gaumont)的主席和CEO,坎城影展主席看着她长大。

可是她从模特儿开始做,不倚靠家世的拼搏努力,让她在《蓝是最温暖的颜色》爆红同时也获得人们尊重。

她曾经这样对媒体剖白,“我来自一个大家庭,但我常感觉迷失在人群里。孩童时期我非常孤独,真的,我常觉得自己是个孤儿。”


图片来源|rakham-lerouge

她在学生时代被认为有阅读障碍,也曾在校园里感受过被排挤的状态,“但当时我已经对这个世界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只不过发现自己不适合在学校罢了。”

因此她从小就敏锐于观察世界与人性,“想透过意识了解世界的阴暗面。有些人并不是生来就坚强,所以他们必须改造自己,追寻意志力进而变坚强,我觉得我就是这样的人。”

坚强不是天生,而是需要锻炼的心力肌肉,她比一般人更早认识到这件事,很胆敢为自己所思所想发声。

2015 年的卫报专访中,她同意影评说《蓝是最温暖的颜色》由男性执导而难逃男性中心视角。“毫无疑问,是的,我认为确实是,且当这是一个男人拍摄一部关于两个女性之间爱情的电影,我想在所难免。可是这部电影亦有它自己的真理、自己的力量。”


图片来源|《蓝是最温暖的颜色》电影剧照

她坦白说与《蓝》片导演 Kechiche 的合作经验很辛苦,有几幕甚至拍摄超过百次,表示未来不想再接演他的戏,导演 Kechiche 闻言大怒,她为此做恶梦但平静说明她并不生导演的气,“龃龉难免会发生,但我对于说过的话绝不后悔。龃龉是短暂的,真正留下的是电影。”

她常胆敢说出别人不敢挑明的话,为自己表达。近日主动投书卫报揭发好莱坞电影大亨哈维・温斯坦性骚扰是另一例。

揭穿好莱坞对性骚扰的乡愿隐忍

最近好莱坞电影大亨哈维・温斯坦遭揭穿性骚扰多名女性长达三十余年,其中亦不乏一线女演员,然而事件即使受媒体大量关注,好莱坞仍有许多人极力维持“我不知道、没特别听说”的平和乡愿现状。

蕾雅瑟杜在卫报上投书现身说法,表示好莱坞“每个人”都知道“哈维(温斯坦)心里头打着什么鬼主意”。她写道:“那是最令人作呕的事。不敢相信他能够做这种事数十年,然后还保得住他的事业。”

蕾雅瑟度亦在卫报的投书中指出,与她合作过的许多导演也曾“滥用职权”,并强调这类行径在业界极为常见。

她提到温斯坦常见作法是藉由女助理邀女星进饭店房间谈公事。

蕾雅・瑟杜写:“当时很难拒绝(他的邀请),因为他具有非常巨大的影响力,所有女孩都很怕他。”温斯坦藉故打发助理离开,之后便扑到她身上企图强吻她。蕾雅亦描述自己的反抗,“他体型又大又胖,所以我必须用力反抗。我离开他的房间后,感到彻底的恶心。”


图片来源|Getty Image

如果连拥有电影产业后台家世的蕾雅瑟杜都曾在好莱坞遭遇权势型性骚扰,她的经验现身,对其他在好莱坞工作的女星来说更显重要。

另方面,我们也见到好莱坞影业大亨与电影导演权力如何在电影产业中极度膨胀与缺乏制衡。纽约时报亦访问追踪温斯坦性骚扰事件多年的《Hollywood Reporter》特约编辑 Kim Masters ,Masters 曾几次要将报导刊登了,但在最后一刻受访者皆因恐惧而决定撤回受访内容。

我们很想相信时代正在改变,想要相信人们对于权势型性骚扰愈来愈无法容忍,不过 Masters 亦提供了一针见血的思考:麻烦终于找上韦恩斯坦的原因可能在于,他已经不是从前那个能呼风唤雨的大制片了。

在性骚扰面前明摆着权力骚扰,往往唯在加害者权力减弱、受害者拥有后援的权力消长动态瞬间,才终于产生受害者不必担忧受到报复的发声空间。好莱坞需要的不只是更多勇敢现身的女星,而是由不分性别影业工作人员共撑一个不必担忧受权力报复的性别友善空间。

观察蕾雅在卫报的投书,如果业界仍有蕾雅瑟杜不能点名直说的导演惯性滥用职权骚扰,我们不能只倚赖更多帅气勇于发言的女性,我们亦需要仗义执言的男人。

在 Handsome Lady 已成日常风景的时代,我们需要更多有性别友善态度的 Handsome Men。


图片来源|Flavorwi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