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看《残酷美术史》里头的中世纪女巫裁判,透过刺针法、丢水里等神意审判狩猎女巫!


▲“ 水验法”,十七世纪的德国版画

十八世纪法国等发行的多本猎巫指导书中,有多幅相同或类似的作品。


▲ 老迪里克· 鲍茨(Dirk Bouts the Elder),《奥托大帝的正义:火之折磨》(Justice of the Emperor Otto: The Ordeal by Fire),1460年左右,布鲁塞尔皇家美术馆

某位王妃勾引一名有妇之夫遭拒,便将他冠上不实的罪名斩首了。被杀男子的妻子为洗刷丈夫的冤屈,提出“神意审判”的申请。画面中,捧着丈夫头的妻子,手中握着烧得火红的铁棒。她泰然自若的神情,让坐在宝座上的国王,对男子的清白与王妃的阴谋也了然于心了。

猎巫,几乎都是从熟人间的告发开始的。任何理由皆可。 “饲养的家畜突然暴毙”就算是很充分的理由了。实际上,调查结果显示,像这种家畜或财产的损失就占了告发理由的八成以上。

也有专门从事告发的人,他们自称可以分辨女巫,并以此为业。现在看来毫无根据的骗子们,却可以靠着线索抓出“女巫”。其中,也有像十七世纪英国的玛窦· 霍普金斯(Matthew Hopkins),这种在短短两年之间,就能揪出将近三百个女巫的“有力”猎巫人。因此,每个人都害怕有一天会被当作女巫而人心惶惶。(推荐阅读:《女巫之槌》与猎巫:审判女巫,来自对女体“性”的畏惧

这种告发一旦被受理,便会举办女巫审判的预备审查。这就有点诡异了。因为女巫是与恶魔订下契约后得到法力的,所以人类难以分辨出其真面目。这时就要使用“神意审判”了。“神意审判”,顾名思义不是由人来定是非,而是由神来亲自显明。

其中可作为代表的是“水”,水是洗礼时使用的神圣之物,像女巫这种邪恶的存在,是不见容于水的。

因此,他们会将被告的手脚绑起来,从桥上丢入河中。当然女人都会往下沉,但若是女巫的话,就会被水排斥而浮上来—这就是所谓的“水验法”。当然,下沉的女子通常都性命难保。

不只是女巫审判,只要是难以判断的案例都交由神来审判。其他还有对尸体“伸手”等;当有无法判断是被嫌疑犯所杀,或是自然死亡的尸体出现时,就会将嫌疑犯的手伸到该尸体上。若是被那只手所杀,尸体上就会浮现血的斑点。这种方法是否有效令人质疑,但实际上,还真的留有十六世纪的德国女子特萝蒂亚(Dorothea)一伸出手,尸体就流出血来,而被判为有罪的纪录。

另外,还有“女巫不会流泪”的迷信。因此,审查官会用针刺嫌疑犯的额头或眼球。这种猎奇的方法,因检举一名女巫就能得到多少报酬的制度,经常掺杂着诈欺的手法。像是在针头上动手脚,刺下去时,针头就会缩进去等。一六五○年在纽卡索,便有这类诈欺被识破的“刺针师”遭逮捕。举报一名女巫,就可从市政机关骗取二十先令的这名男子,也被处以绞刑了。(推荐阅读:太阳花女王事件:四个猎女巫的圈套,你中了几个?

不过,这已经是在他夺取了超过两百条无辜生命之后的事了。


▲“针刺法”,出自赫尔曼·罗尔(Hermann Löher)着,《敬虔无瑕的告发》(The highly necessary, humble and sad lamentation of the pious innocent),1676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