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正经哲学家,专访白痴公主,比谁都认真的恶搞哲学是人生之必须,用自己的方式传递信念的价值。

因为将迪士尼卡通的片段恶搞成咸湿的台语配音,白痴公主“痴痴”无心插柳的学生作业在网路上掀起热潮,因为在配音、剪接、影片等方面太有才,如今脸书粉丝已累积 85 万人,YouTube 订阅人数也破 61 万大关,专属于痴痴的无厘头风格正持续延烧。

从小就不正经

“我可能本来就是个不太正经的人,小时候阿公阿嬷也都说我三八三八的。”这样的痴痴,就读广播电视系的时候,因为老师出了配音的作业,偶然看到白雪公主影片的她,立刻动了创作(恶搞)之心。“长大之后回去看白雪公主,跟我本来的印象完全不一样,我看到那七个小矮人和公主的表情,看起来怎么都那么猥亵,就想要把本来童年美好回忆的迪士尼,恶搞成比较十八禁的感觉。”

没想到这支影片上传之后,隔天痴痴的信箱就被网友的转发和留言灌爆,“一开始我很害怕,因为这个是很 over 的东西,并不被社会大众允许,所以保持着一个比较沈默的态度,是从两、三年前才开始陆续更新影片跟经营社群脸书,也是到了今年才露脸。”(推荐阅读:美国漫画家 Liza Donnelly:每笑一次,就能改变现状

在露面成为网红之后,痴痴虽然一方面担心自己带点咸湿的笑点会遭受恶意评论,但也因为露脸后,让她的影片有更多可能性,无论是跟网红们一起闹的“谁来痴家 痴去谁家”、或是“痴痴的日常”更甚者一支为了帮助菜农的 YouTube 高丽菜料理影片,点阅人数也逼近百万大关。不只是配音,痴痴在综艺脱口秀甚至是歪歪的料理秀上,都展现了过人的不正经幽默感。

灵感来自想像力

声音的可塑性或许是痴痴之所以袭卷网路世界的一大原因,她这么擅长模仿各种声音,或许因为她从小就热衷与枕头讲话,还把它塑造成不正经的角色,痴痴说:“我家人都习惯了我每天跟枕头讲话,发出怪声音,还帮她取了一个名字叫阿甜。”胡乱想像的枕头角色,却潜移默化让痴痴的想像力无限延伸,也成为她不正经的最大武器。

喜欢看卡通的她,不仅因为恶搞迪士尼卡通的配音一炮而红,她有许多创作与蜡笔小新跟樱桃小丸子息息相关。“童年看的东西后来影响我很多,连我妈妈都说我那些影片是看蜡笔小新学坏了(笑)。我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喜欢乱开玩笑,比较不正经的人,我认识很多人也都是这样,只不过我把这些事情讲出来了。或许喜欢的人,就是那些不好意思说出口但觉得戳中他们笑点的人。”(推荐阅读:【戏里戏外】郭耀仁:生活再穷苦,都请保有想像力、幽默感与爱的能力

不正经不代表没责任感

虽然用插科打诨的不正经糖衣包装,痴痴不仅超认真做影音,更时常在社群网站上呼吁关怀弱势群众,甚至从影音中传递价值观。“我在做这些影片的时候,可以突然很不正经、很搞笑,可是我的处世是一个有责任感的人,所以不正经不代表没有责任感。”她也时常利用自己的网路影响力,让更多学生知道父母赚钱的辛苦。“像是为什么我的影音会教你料理便宜的泡面,是因为我家里是只有妈妈带大的,所以知道赚钱的辛苦。我都会跟学生讲说,不是躺在床上睡觉就会成功,你看到那些成功的人,他们一定花更多ㄨ的时间在这个事情上面。”

从业余到离职专心经营社群网站和 YouTube 成为网红,痴痴的初心没有改变,把快乐带给大家就是她最大的乐趣。“生活这么苦闷,当然要用一点不正经的娱乐让自己快乐一点。”看到自己喜欢的东西也有别人喜欢,就是她最大的鼓励。网友的恶意评论她也学习不再在意,“与其去在意陌生人的恶意批评,不如去在意你在意的人,我还蛮开心的是,不论是家人或是身边的朋友,都很以我的作品为傲,这就是我创作的最大动力。”(推荐阅读:【性别观察】网美的女性主义:不要笑,美丽就是无止尽的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