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比小姐写独身女子的百态心事,生命里遇见一人,能安静地听你阐述自己,告诉你,悲伤不是没有意义的事情,就让我们伤心一会儿吧!有什么关系?

我们从不花时间发自肺腑地说一句:“那你一定很难过吧?”我们的辞典里没有收录同理心这一条目。

农历七月好不容易过完,一个人早出晚归的日子变得没那么可怕。我在时间夹缝中订制了新的窗帘、买了一双黑天鹅绒高跟鞋、看完一本有关贪吃的历史书、约了 P 先生在高雄见面。

P 先生在网上订了酒店,入住时才被告知受骗。扰攘十多分钟,大概把事情弄清楚,多付一点钱就是了,该追讨的往后再追讨。“没有关系。”我说了三四遍,不想负责订房的他难堪。(推荐阅读:【一个人的派对】我的人不完美,但遇见你谁需要完美

“不要说没有关系。有关系也很好啊。一起难过一阵子不是挺好的吗?”


图片|来源

我从小被教育成一个不能花时间抱怨的人,要怨,就留待文字里细细述说好了;于是我也没有耐心听别人抱怨。蚊子听到我有苦恼事,总是马上打断我,拼命出谋献策。他的哲学是,情绪是最无谓最浪费最反理智的东西,这个世上没有任何人理应成为另一个人的情绪堆塡区。所以世上才有按时收费的心理医生。

我身边所有的人,智商、教育程度、社会地位愈高,愈擅于以讽刺代替抱怨,以行动取缔不满。听别人抱怨是妇人之仁,是护士社工做的事;他们是做大事的大丈夫,时时刻刻要改革社会、改变他人、拯救世界。“你为何沦落到如斯地步?”“你不妨试试那样做?”为甚么。你可以。你应该。你不该。加油喔。我们从不花时间发自肺腑地说一句:“那你一定很难过吧?”我们的辞典里没有收录同理心这一条目。(推荐阅读:不需要千万个按赞的脸友,只需几个愿意聆听你的知音

我喜欢 P 先生,因为他总是安静地让我把话说完。不急着谈自己、不轻易转移话题,以致有时候和他聊天,好像是念完一首说到心坎的抒情诗,在疗养院打完一瓶续命的点滴。而我总是焦灼地抢当军师、谋士、啦啦队队长、智囊团。打断、打断、再打断。振作、坚持、想开一点。

在蚊子和利亚的眼中,朋友是两脇插刀,不能看着对方沉沦,但却忘记我们都是不缺智力不缺方法的知识分子。许多时候,我们不是不知道该用甚么招式游回岸边,只是需要一块安静的浮木歇一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