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王慰慈、井迎兆导演,深谈《科技与性别-数学女斗士:徐道宁》此部影片,希望透过两位女孩追逐数学梦的故事,翻转世人刻板印象:学数学并无性别限制。

采访、文章|吴湘蓉

记录|周家瑶

摄影|叶佳甄

王慰慈导演大方沉稳的女性气场,相映着井迎兆导演身上温文儒雅的文人气质,从进门开始,全场就笼罩着一股非同一般的温婉书香。或许是常年与影视教学为伍的原因,岁月痕迹在花甲之年的他们身上无处可觅。两人的爱情旅程走过了长达四十年之久,采访过程中相敬如宾的相处方式和淡淡的默契也让人觉得温馨不已。

两年前,他们的共同作品《科技与性别-数学女斗士:徐道宁》曾入围 2015 国际女性影展。这次,他们再拾摄影机,耗时三年拍摄《学数学的女孩们》,记录两位成长在台湾 60 年代青梅竹马的女生,她们一生追逐数学梦的故事。两位都是现任的中央研究院院士,成就扬名国际。他们也希望透过这部影片告诉观众,学数学并没有性别限制。(推荐阅读:“要电话”街头实验:看出社会性别期待的秘密

(以下王慰慈=王、井迎兆=井)


图|作者提供

像是学弟去探访学长姐

如今,很多人一听到数学,便感到恐惧、束手无策。还有很多人说女性数学不好是可以被接受的。真的是如此吗?可是谁能想到,在半个世纪前的台湾,有非常多优秀的女生都在钻研这门深奥的学问。在一次校园内与张圣容教授的再度重逢后,王慰慈和井迎兆导演开始拿起摄影机,去讲述这些中生代数学家的故事。

  • 您们是以何种身分介入和叙述这个故事?

王:她们看起来是高高在上的院士,但其实跟我们凡人都一样,非常容易亲近。我们是直接进到她们的生活的。金芳荣还会做衣服,她见到我就问我:“台湾的裤子为什么七分裤都做得这么窄小,我塞都塞不进,你看我这个裤子好不好看?”那是她拿两件裤子回家拆掉拼成一件的。她有时候还会多买一件,然后就缝在帽子上面,变成一整套。而且她已经 65 岁了,还在学民族舞蹈,这在影片中也有。我觉得他们的生活充满了乐趣,你一点都不会觉得和他们之间有距离。

井:我觉得拍纪录片的人都是诚恳的观察者。以身份而言的话,我们其实和她们相差不多,我们是同一个时代背景长大的人,像是学弟去探访学长姐们的求学历程和生命故事的感觉。我们竭尽所能去瞭解她们,如果是我当初在那个情景里我会怎么样,那她们又是怎么样决定的,以及她们怎么样走她们的人生路程,对我们来说是一个蛮新鲜而且有激励作用的过程。(推荐阅读:Google 引爆性别论战:女性工程师少是天生的,不是性别歧视?


图|作者提供

  • 拍摄这部影片花了多久的时间?最希望能带给观众的是什么?

王:三年。由于这是一个非常冷门的题目,申请拿到经费和补助是很困难的。我们没有多余的钱可以去外面借设备,很多设备都是文化大学支援的。因为经费非常拮据,我们也没有办法再去请摄影助理灯光助理,在整个拍摄过程中,只有我们两个人。无论在台湾还是出国,在现场一个人要担当好几个角色。

通常我们现在的孩子数学不好,就会放弃,老师和家长也觉得你可以放弃,所以我们的片子就切出这样的问题。我希望这部纪录片能够成为很好的教材,往高中、大学进行展演,启发老师、家长和学生们,数学不是那麽难的科目,女性也可以做非常多的事情。我希望藉由这样的影片,让社会去重新思考这样的问题。

  • 三年确实是不短的时光,所以资金是在拍摄这次作品过程中最困难的部分吗?

井:其实我们最大的困难是不懂数学(笑)。这些数学家所讲的专有名词,我们一概不懂,她们描写的数学抽象符号语言,我们必须设法装懂,然后事后去弄懂,让观众能够进入到她们所学的那个世界里。我们花很多精神在运用各样的软体或者资源来达成这个目的,这我觉得是我们在表达意念上面的困难。

  • 在拍摄过程中,是否有从拍摄的纪录片人物身上得到一些收获或在她们身上学习到什麽?

王:我从她们身上学到了很多教育的方法。藉由这样的片子,我有机会去观察是什么原因台湾可以创造这么优秀的女生。后来我得到一个答案,他们的父母都非常的了不起,开明并鼓励他们走这一条路,所以说在她们的身上没有社会的刻板印象,她们相信自己绝对可以学得很好。这种来自于父母的鼓励和认同,也就是家庭的力量,大过于整个社会的力量。(推荐阅读:从 1975 到现在,为什么奥迪还在歧视女人?

井:我对张圣容这个家庭有最深的感触。从我们在 UCLA 读书的时候开始拍关于她孩子的纪录片《双足立双天(two feet in two cultures)》开始,这三代的历程有 29 年之久。通过这部影片的拍摄,我发现她们的教育是始终如一而且非常和谐的。三代之间的理念是一致的,有一种非常温润和精益的精神。张圣容在家中扮演一个好的角色,是一个好女儿、好太太,又是一个好的妈妈,她在家中是一个关键的稳定的力量,就像她自己的母亲一样,也影响了下面两代。所以我可以看到一个成功的要素,就是一个女性在一个家庭之中真实的影响力。

关于一个华裔小孩杨瑞(张圣容与杨建平的小孩)在美国双语与多文化种族环境中生长的故事。以及,杨瑞父母如何在稳固他们本土语文能力之下,同时兼顾他们的母语及文化根源,使他们能兼具在两种文化能力的优势下,而有更佳的竞争力。

数学不仅仅是数字和公式,更是一种思维和逻辑的方式。再怎么逃也逃不了,与其与它避而远之,不如好好地正面迎战。王慰慈导演还坦言,在拍摄完之后,以前一直被她回避的 LINE 数学题,也都开始尝试着去解答。只要父母和教育环境的改变,孩子肯定就能改变——两位导演希望透过这部影片,传递给社会这样的一种价值。


图|作者提供

他是唯一相信我能拍电影的人

在《学数学的女孩》这部片中的两个家庭,张圣容和金芳蓉的先生同她们一样是相同领域的数学家,彼此合作与互补、相得益彰。不例外的是,王慰慈和井迎兆两位导演也走过了漫漫四十年的合作历程,彼此之间透露出的默契感在作品中体现的淋漓尽致。这次,王慰慈老师还不吝啬地分享了他们一路以来的浪漫故事。

  • 两位导演之间是如何分工合作呢?您们彼此是夫妻,是否在合作上会更加轻松容易一些呢?

王:是的,我觉得夫妻合作是非常好的一种合作关系,太多人羡慕我们和谐的夫妻关系。由于他对科技的东西很感兴趣,所以他可以去研究怎么把画面和线条做的最好。但是他对制片、接洽这些一点兴趣都没有,他对管钱这些事情更是讨厌。但是在很短时间内,他可以很快决定场景内脚架、灯光、摄影的部分。我要是没有他,一个人绝对做不到,我所有的钱都要去雇人来做。

井:同样我没有她,我也不可能做出这件事情,所以我们其实是互补的,男性和女性没有一方是绝对的,一定是相辅相成。制片导演、后期和剪辑,还有拍摄过程中的访谈和录音,这些工作都是由她负责的。剩下的比如说导演、拍摄、现场的灯光等就是我负责。其实就是互补,最重要就是默契,不需要指挥,到现场就彼此应该做什么。尽管在工作的时候也会有争执和吵架,但是我们也磨了 40 年,会知道彼此需要什么,是一种默契。(推荐阅读:“互补”还是“相似”不重要,重要的是愿意为彼此改变

  • 感觉您们之间的情感非常好啊,是否可以谈谈您们之间相遇的故事?

王:这就让我来说吧(笑)。以前参加他们学校校友会两天一夜的露营,我就看到一个男生晚上都不睡觉,抱着吉他一首一首地唱西洋歌曲。第二天,我又看到他在球场上面打篮球跑全场。后来我才知道这一辈子原来他才打了这一次篮球,是打给我看的。从此以后我们就开始做笔友,通了两年信才开始交往。

刚认识的时候,我是学银行管理的。可是我的经济和微积分都不好,他就觉得,我可以去考关于影剧方面的东西。因为在那个年代摄影机非常笨重,我的家人、甚至我都怀疑自己是否可以学电影,但是他是唯一相信我能够做到的人。后来没想到我几乎不用念书,就考进去了,之后也念的非常顺利,我就觉得这就是我的天分。

  • 那今后还想要拍什麽样的影片呢?

井:我们两个人对人物故事都很有兴趣,只要是一个杰出的人才,或者他有一些杰出的贡献的想法,如果我们有预算和时间,我们都非常愿意去跟踪拍摄。


图|作者提供

不要让自己受限

《学数学的女孩》中探讨的女性们虽然在某个领域某个条件上受了限制,但她们身上特殊的特质能够在数学领域闯出一片天。那王慰慈导演也不例外,王慰慈除了导演的身份之外,还兼教师、优秀的传播学者等身份。她的身上不仅有教学的耐心和方法,还鼓励了非常多的女生去做得更多,让她们告诉自己,电影这个行业不是只有男人可以做的。速度可能会慢一点,但是只要有心,成就总会达到。

  • 导演是否可以分享一些经验给将来要从事这一行业的女性们?

王:我觉得两方面来讲。如果对影视行业非常感兴趣的女性的话,第一个是身体要非常好,第二个是要有非常有想法,不然声音就会被稀释掉。踏入社会,这是一个非常挑战的行业,譬如面临家庭和工作就是一个非常大的选择。现代社会告诉我们,因为我们有属于女性方面的生命成长历程,选择这条路就很可能就放弃了其他某些东西,因为社会没有给我们这么多好的条件。现在我非常有成就的学生们都是没有婚姻状态的,这点是让我觉得很惋惜的。我希望这些新的女影视工作者们可以瞭解,不要让自己受到限制,努力去寻找自己的未来、追逐自己的梦想。

在合作拍摄影片的时候,井迎兆认为他比较偏向从导演角度切入,关注在故事的层面,让它变得自然流畅且切合主题。而王慰慈则比较偏重女性观点,并使之在剪辑中细腻地呈现出来。经过常年累月的相伴和默契,两者彼此在合作上面盈亏互补,阴和阳就如同两个半圆,渐渐在漫漫行路上磨砺契合成最完美的圆形。(推荐阅读:活着就为了拍电影!三位创下电影里程碑的国际女导演

24 年以来,王慰慈导演也一直在陪着女影成长,每年都期待能找到好片和学生们从中讨论新的观点。现任女影常务监事的她表示:“影像加上性别,产生的力量非常大,因为影像让你看见、听见各国的女性在职场、家庭、学校中是怎么成长的。”而且她也认为,其中最宝贵的地方在于映后座谈——导演、专家来看影片,还有社会角度、学校老师的不同角度去讨论一部影片是非常有意思的,还能碰撞出不同的火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