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看哈维·韦恩斯坦性骚扰好莱坞女星事件,正视因权力而产生的性别暴力,女星透过亲身告白,期待翻转性别不平等之现况!


Source: The Guardian 

在深受欧美文化影响的台湾,好莱坞电影几乎陪着我们每一个人一起长大,因此在 10 月 5 日,看见哈维·韦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 骚扰好莱坞女明星的新闻时,相当震惊。这些女明星有多少是我们从小看到大,对着电影萤幕崇拜的明星偶像,又怎么知道,为了站到萤幕前,她们必须经历这些侮辱。(推荐阅读:【性别观察】好莱坞电影大亨为何能性骚扰三十年?社会总期待女人洁身自好

看着一篇篇报导,想到她们在比我年纪还小的时候,就必须面对如此强大的权力关系胁迫,必须面对性别暴力,面对不服从,20 几岁初就可能丧失事业的恐惧与害怕,心头的愤怒与难过便久久难以释怀。

从纽约时报的第一篇报导到今天,短短的一个礼拜,已经有超过 30 位好莱坞明星出面指控曾遭影业大亨哈维·韦恩斯坦骚扰。

而曾被骚扰的女明星都经历类似的遭遇,通常她们会被韦恩斯坦的助手,甚至自己的经纪公司通知,邀请她们去找韦恩斯坦讨论剧本,或一个可能争取到的电影角色。赴约地点不乏饭店套房,韦恩斯坦的私人住所等隐密空间,而且多半必须只身前往。当她们打开房门后,韦恩斯坦要不穿着浴袍,要不半裸全裸的躺在椅子上或浴缸里,

一开始他会请女明星为他按摩,接着会开始伸出咸猪手,强迫女明星触摸他,甚至逼女明星为他口交,拒绝的女明星则会被威胁说:“ 这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你的事业很有可能受影响。”

葛妮斯·派特洛:当时我才 22 岁,以为不可能担任女主角了!


Source: NYT

葛妮斯·派特洛现在是成功的女性企业家,拥有自己的品牌,不再需要讨好谁来获得一个电影角色,然而 23 年前,她还是好莱坞的新人时,实在没办法像现在那么坚强。“ 那时我才 22 岁,还是个小孩,虽然已经签约,但还是吓傻了。”那年派特洛 22 岁,她透过制片人韦恩斯坦,得到简·奥斯汀同名小说《爱玛》影片女主角角色后,韦恩斯坦便邀请她到套房开工作会议,会议一开始都平静无事,然而到了最后,韦恩斯坦竟然开始对她毛手毛脚,甚至建议两人到卧室按摩。

派特洛向纽约时报说,当韦恩斯坦试图带她进入卧室时,她马上就离开了,事后也和当时的男友,布莱德·彼特述说当天遭遇。“ 我以为他是我的哈维叔叔,我把他当导师。”派特洛坦承当时毫无戒心,会议通知甚至是自己的经纪公司发的,她怎么也没想到会沦落到被骚扰的下场。(推荐阅读:【性别观察】权势性侵,别用“我爱你”强暴我

事后,韦恩斯坦得知帕特洛曾与别人谈起这场“卧室会议”时,相当生气,愤怒的打给她,对着她大吼大叫好一阵子。“ 他的行为非常粗暴。”派特洛回忆说,当时真的很害怕自己会丧失女主角的角色,因此也不敢和太多人分享这件事,“有人希望我保密”,她说。

然而派特洛认为噤声的时代过了,她支持并希望更多好莱坞女星,更多曾遭哈维·韦恩斯骚扰的女性可以站出来,“ 现在是时候让女性好好发声,清楚地向大家宣告,过去对待女性的那些不合理方式该结束了。”

蕾雅·瑟杜:在好莱坞,哈维·韦恩斯坦这样的男性掌权者太多了


Source: The Guardian

蕾雅·瑟杜说第一次碰到哈维·韦恩斯坦时,就知道他不是一个简单的男人,当时他们在一场时装秀,瑟杜说韦恩斯坦确实是个有魅力,有趣而聪明的人,然而他也相当具侵略性,盛气凌人。“ 他像是在端详一块美味的肉一般看着我,并且坚持当天晚上要找我喝酒。”

当韦恩斯坦以会给她一个电影角色,邀请瑟杜上楼到房间喝酒时,

纵使瑟杜明白自己根本不可能得到什么角色,却因为韦恩斯坦在好莱坞电影圈拥有的强大权利与高阶地位而无法拒绝他。“我跟着他和助手上楼,很多女生都很怕他,我也一样,不敢拒绝他。”

上楼后不久,韦恩斯坦的助手就离开了房间,也是在那时,韦恩斯坦开始失控。

“ 我们本来在沙发上聊天,他却突然扑到我身上,试图强吻我,我必须捍卫自己,他非常大而肥胖,我必须使出全力阻止他,接着我逃出房间,感到非常恶心。”

然而令瑟杜感到最恶心的是,所有人都知道韦恩斯坦的行为,却没有人站出来说什么,大家就让这样的行为在好莱坞横行了几十年之久,甚至让他保有他的巨大影业帝国,相当然尔,可以知道他的权力有多庞大。

瑟杜也提到,我们今天看到的是韦恩斯坦透过实际行为,透过肢体强暴女性,却不知道这只是冰山的一角,在好莱坞,有太多跟韦恩斯坦一样,滥用权力的男人,他们可能透过语言侵害骚人女性。“在好莱坞,只要你是女生,你就必须随时处于备战状态,因为这是一个相当厌女的环境。”不然怎么会有同工不同酬的问题?

女性演员的收入不仅远低于男性,好莱坞对女性的要求也令人难以置信。“ 想想那些审美标准,所有的女演员 30 岁就必须打肉毒杆菌,她们必须完美,这些对女性完美形象的要求实在很莫名,莫名的控制着女性。”(推荐阅读:为什么性侵受害者无法反抗?这个世界正在告诉女人:你被性侵,你活该

瑟杜说,这整个产业都要求女性成为欲望客体,女明星必须是令人想拥有的,最好是受人喜爱并且令人想拥有的欲望客体。女明星的存在就是在满足欲望,因此产业中的男性理所当然地觉得,女明星就该满足他们的欲望与期待,

然而瑟杜想说的是,女性没有满足男性欲望的责任,“ 因此我希望,这样的情况终于可以被彻底改善,只有真理与正义能带我们前进。”

 托尼-安·罗伯特:哈维·韦恩斯坦要求我在他面前全裸


Source: NYT

今天站出来的女明星过去不敢发声,是因为她们必须保住工作,然而那些因为拒绝韦恩斯坦而没有工作的女性,却也因为没有工作,而没办法发声或带来改变。1984 年,现在是克罗拉多大学心理学者的托尼-安·罗伯特还是个刚满 20 岁的女大学生,那年暑假,她在纽约餐厅打工,期望能进入演艺产业。韦恩斯坦是她当时的一个客人,他告诉她,自己和兄弟正在执导一片戏剧,希望罗伯特可以来试镜,韦恩斯坦热心的将剧本传给罗伯特,并邀请她到当时的住所进行工作会议。

当罗伯特抵达韦恩斯坦的住所时,发现他全裸地躺在浴缸中,并对她说,如果想要进到下一阶段试镜,就必须“自在的在他面前全裸”,因为她即将担任的角色会有裸露上半身的镜头。韦恩斯坦还说,如果罗伯特没办法在他面前露出胸部,那怎么可能在镜头前裸上半身呢,因此这是个合理的试镜要求。

罗伯特回想当时是如何一边道歉一边落荒而逃,甚至对韦恩斯坦说对不起,是自己太保守,没办法完成全裸试镜。

然而,经过了三十多年,罗伯特觉得,当时根本是被陷害,韦恩斯坦假装对她有兴趣,其实只是想占她便宜,从来没有认真想给她电影角色。“ 我谁也不是,真不知道当时在想什么!”

今天,罗伯特是克罗拉多大学的心理学者,专攻性欲望客体的研究,一个自从她遇到韦恩斯坦后开始有兴趣并投入钻研的领域。

罗伯特说这些年来,她都没办法看韦恩斯坦的电影,每次一部新片出来,她都会问:“ 是韦恩斯坦的电影公司米拉麦克斯(Miramax)出品的吗?”


​Source: NYT

哈维·韦恩斯坦在好莱坞的性别暴力事件不是个案,它反应了整个好莱坞,甚至影视产业对女性工作者极度不平等,甚至厌女的环境,如此庞大的问题,不是用个人澄清,赔偿,甚至道歉可以解决的。近日站出来指控韦恩斯坦的诸多女明星,包含拿到三百万“抚慰金”的艾希莉贾德都不只是希望补偿,不只是希望单一个体的澄清。(推荐阅读:骗炮与权势性侵:“嘴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的谬误

她们之所以愿意勇敢说出过去惨痛的经历,是希望看到整个产业的改变,就如同蕾雅·瑟杜所说的,唯有真理与正义,才能带动产业的变革。

她们希望,好莱坞的女性工作者可以在安全自在的环境下,自信的展现她们真实的才能,不在受到权利与性别暴力的迫害。

也唯有如此,我们才能继续全心全意的支持好莱坞影业,才能安心的知道伴随我们长大,那些我们所崇拜的女性演员们,是在一个性别平等,崇尚职业道德的产业,单纯的,好好的做一个专业的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