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林北小舞》导演陈玫君,从拍片的初衷与动机聊到对自己的期许:“先成为一个导演,再是女性导演。”

于今年三月在台湾院线上映的《林北小舞》因刻画了充满柔情的黑帮老大与特立独行的个性女儿之间的特殊亲情而大获好评,并入围了今年第二十四届台湾国际女性影展的台湾竞赛奖单元。这次,就让我们一同随着导演陈玫君感受她这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

每个女孩心中都有一个溪哥,每个男生心中都有一个小舞

充满台湾本土怀旧气息的黑帮电影,再加上父女间温馨可爱的互动,让每位观众在看《林北小舞》的时候都不禁会心一笑。从最初的灵感发展到成片的过程中,这一段历程并非一帆风顺,陈导不仅进行细致的田野调查、在选角上做足了考量,还为了更贴近“金门风味”,请老师专门前来片场指导。(推荐阅读:专访《四时过境》女导演陈蔚尔“电影,最难突破的是自己”


图|作者提供

Q:可否谈谈创作《林北小舞》的初衷和灵感是什麽?

A:这次编剧花柏容是我大学时代的好友,我们都很喜欢的类型片是帮派电影。我们大学时代很喜欢骑着重机上山下海,有一天晚上车在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抛锚,正当我们觉得很绝望的时候,突然远处开来一辆凯迪拉克,下来个很强壮、浑身都是刺青的台式男子汉。在瞭解情况后,他居然载我们到下一个村子修车。一路上他和坐在他国中生的女儿说说笑笑,这位阳刚的父亲在女儿前面充满着柔情,也让我们觉得非常感动。这个画面就留到了三十年后,在讨论剧本的时候,我们就从这对父女发想成;额《林北小舞》。

Q:《林北小舞》中那种江湖义气、家庭伦理和导演您的日常生活有什麽样的联结?

A:我家里有一位长辈就是混过帮派的,尽管他是一个“帮派分子”,但他是个很好的舅舅,他会坐下来跟我讲一些故事,结论都是“歹路不可行”(笑)。所以溪哥就是我这个舅舅,片中很多剧情都是是真实发生的事情,他和他的小弟们提供了非常多的生活经验。例如KTV的那场戏,歌都是他们提供的。

Q:片中的角色都很有特点和在地性,在选角的时候是怎麽考虑的?

A:很多导演都知道,选对演员片子就成功了一半以上。溪哥的饰演者高捷就是不二人选——台式男子汉、举手投足和气质都像是不怒而威的黑帮老大。但是他也察觉出,溪哥和他以前演过的大哥不太一样,是个比较细腻、愿意呈现内心温柔的黑帮角色。小舞是花了很大的时间和精神去精挑细选找到的邱偲琹,她也很认真地跟着老师学金门腔的台语。

Q:可以分享一下拍摄《林北小舞》最难忘以及最困难的部分?

A:金门腔的台语在拍摄的时候其实对我们来讲是一大挑战。金门腔的台语听起来是很典雅、亲昵的一种声调,在拍片前我们就邀请了老师来片场指导,捷哥因为曾经在金门当过兵,一开口就有很纯正的金门腔,把我们都吓了一跳(笑)。如果稍微不标准就重来一遍,所以拍摄过程中工作人员很辛苦,但在片子放映的时候,观众们都发出会心的笑声,就觉得很值得。(推荐阅读:【张希慈专栏】我到金门,与青年一起在废墟说故事


图|作者提供

虽然《林北小舞》的外表看上去是黑帮片,但其实是在讲父女的情感。陈导还坦言,她的父亲是一个不苟言笑的爸爸,尽管他们之间的距离让他们无法很好地沟通,但是他们都深知彼此相爱,只是说不出口,就如同片中的溪哥和小舞。溪哥代表了很多女孩子心目中一个的坏男孩的形象,可能是父亲,或者是坏坏的男生;而男人心目中都有一个小舞,不管她是小时候的梦中情人、或者是妹妹,都会触动心中很柔软的地方。他们的角色和人物塑造就是这麽产生的。

其实有点小叛逆

陈导表示,在空闲下来的时间她喜欢看电影、运动、看书和去旅行,这些兴趣爱好也都会转换成她创作的灵感。大学的时候,高达的《断了气》就是让她想要拍电影的一股力量。

Q:聊完了您的作品,我们希望能瞭解一下导演您生长的背景,以及这是如何影响您进入创作的?

A:我念书的时候也会有点小叛逆,譬如说从小学就翘课去看电影,甚至还在高中的时候爬墙出去遇到宪兵。不过我觉得我一直都是很边缘化的性格,因为从来都不是很投入学校的事物,拍的片子也是如此。像小舞也是很边缘的性格,和金门都是很边缘的地方,其实我拍的片子有一个很连贯的主题,就是边缘人如何在主流的世界里生存,还能保持自我。拍电影也是一件很边缘化的事情,例如父母周遭的人就无法理解,为什麽我会想做这麽没有安全感的事情。

Q:《林北小舞》应该是你第一次尝试剧情片的拍摄,什麽会想从纪录片转变到剧情片?相比起纪录片则是一个比较大规模的剧组。那除了在形式上有所不同以外,您认为纪录片和剧情片的不同是什麽?

A:我一直都很热爱电影,没有很清楚的分别纪录片和剧情片。纪录片是把现实生活中和研究的资料转化成故事,剧情片就是把纸本故事转变成电影。

纪录片是比较文青的世界,观众是小众甚至比较学术的,它和社会大众还是有着很大的距离。以前我拍纪录片都是拍我自己感兴趣的题材,直到有一天我爸爸忽然说,“你拍那些电影,到底是在拍什么”,这让我觉得花了这麽多年的时间和精神,但是我的父母却无缘,没有真正触动到他们的心灵深处。所以我想要拍一部能够感动到他们的电影。另外一方面,我也想要拍一个国际性的电影,并能够呈现台湾本土特色和美。所以我觉得最好的方式就是拍一个普世情感的电影,让大家都能感同身受。(推荐阅读:梦一般的岛屿!德国摄影师眼里的绝美台湾


图|作者提供

导演透露,她今后在纪录片和剧情片都有一些计画。她的纪录片想呈现真实,用不同的观点给大家揭示真相。剧情片的话则是想要拍爱情片,或者是比较特别的恐怖片。

先成为一个导演,再成为一个女导演

不止是台湾,《林北小舞》在各国的影展都能取得全球观众的共鸣。在接下来九月的芝加哥的亚洲影展和十月洛杉矶台湾电影节也都将作为开幕片亮相。作为一个女性从业人员,陈玫君在加入电影行业后遇到了不少困难。这次,她也分享了她自己的看法,希望能提供一些经验给有志想要从事电影工作的女性——如果被当成弱势反而是一种强项,那就要利用这个强项做出和主流不一样的东西,来彰显你不一样的特质。导演本身就是一条很艰难的路,身为女性也不要想太多,觉得自己难进入这个世界,一直裹足不前。也就是,“先成为一个导演,再是女性导演。”最重要的是有自信、坚持自己的初衷,尽全力把想要做的东西和团队一起把片子拍好。她还戏称导演特别像是带兵作战的将军,如果你是一个女将军,要怎麽领导一个阳刚的团体,就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推荐阅读:活着就为了拍电影!三位创下电影里程碑的国际女导演

陈玫君导演也坦言女性的管道和被关注的程度相较男性导演较少,有时更可能会受到质疑和偏见,而女性影展能够提供一个平台让她们的声音被听到。两年前陈玫君导演的纪录片作品《李香兰的世界》也入围了女性影展的台湾竞赛,提及此次入围,她表示“有种回到娘家的感觉”,并认同女性影展真的有做到想要为女导演出力的事情。在过往参加的历程中,她分享了和其他的女导演认识互相交流、分享经验,一起成长的美好回忆。那也让我们期待在华山光点戏院里,《林北小舞》会给我们带来什麽样的感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