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月 11 日是世界女孩日,也是台湾女孩日,希望藉由这天的纪念,让世界各地的女孩都能得到对等的权力和照顾。一起来看获选亚洲女孩人权大使的台湾女孩黄靖如的致词全文。

没想到真的得了亚洲女孩人权奖,很感谢一路以来的幸运、自己的努力还有身边认识或不认识的人的支持,往后的路还很长,我们还要一起努力建立公义平等的性别环境。

附上在颁奖典礼上的致词:

大家好,我是黄靖茹。关于我的故事已经说过不下百遍,但今天我想说的不只是我经历了什么以及我做到了什么,更想说的是在这个历程中我看见了什么。

在 10 岁和 15 岁的时候我分别受过一次性侵未遂以及一次性侵害,那之后我的人生开始剧烈转变。我没有办法再作为一个乖巧聪明的好女孩,因为我知道在社会的眼中我已经是“脏”的了,即使只要我不说,就没有人知道我的经历,但是强暴文化之中对受害者的噤声、羞辱、隔离,看在当时的我的眼里,就是在告诉我,我已经是个失格品。(推荐你看:【性别观察】Linkin Park 主唱自杀:儿时被性侵的阴影,跟着我长大

16 岁之后,我透过社群网路一字一句的纪录下发生在我身上的伤痛,以及创伤后压力症候群的反应,例如我的噩梦、幻觉,患精神疾病的过程,还有对暴力的叩问以及对自我的质疑。

如果我已经是个失格品,那我希望能够透过文字重新型塑自己,重新诠释我自己的伤痛。

在这个过程里我受到许多打压,人们唾弃和鄙视我,他们嘲弄和恶劣的谩骂,身边的人无法谅解我。

受到性暴力并遭受噤声,让我孤立无援,而“说出来”不一定让我得到帮助,这条路走起来是孤单的,是黑暗的,是看不到未来的。但是很庆幸有社群,有其他的幸存者连结到我,和我分享他们的故事,并且互相鼓励。(同场加映:为什么性侵受害者无法反抗?这个世界正在告诉女人:你被性侵,你活该

也因为如此,我意识到对于受过伤的人,无论是性暴力、家暴、霸凌、国家暴力等等,他们要说出来是何等困难,因为大众不愿意承认社会在制造伤害和暴力。所以我才创立了“为你的受伤而读”这个组织,我们为受到创伤与噤声的人,提供匿名书写与转化成艺术作品的桥梁,让他们可以安全的说,也让社会能够看见伤害与人的存在。


(图片来源:为你受伤而读

我希望有这个荣幸入围亚洲女孩人权大使的我,让大家看见的不是我的故事,而是受到性别/性暴力,或是其他受结构压迫的人们的样子。

在过去,我受人贬低,如今人们说我很勇敢,但其实我只是个平凡的女生,在我身上发生的性暴力也不是特例,是许许多多角落的人正在承受的,普遍的伤痛。

我们的社会必须停止贬低或是过度崇拜某个“勇敢”的人,学习去看见结构下每个人不同的处境与伤痛,理解个体的差异,并且与人权站在一起。

今年我入围了,但明年还有其他优秀的女性会入围,我们的出现只是提醒社会,不再回避问题,让我们一起做那个勇敢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