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可能曾是性别盲,囧星人的自我告白,学会尊重与体谅是接触性别后学会的成长。

文|囧星人 出处:《囧星人的人生百想妙答》

以前的我愚蠢又幼稚,总会无意识说了些话伤害到人,但在意识到他们的感受,试着去了解后发现,这真的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性向、性别认同、性别气质⋯⋯

LGBT 指的就是女同性恋(LESBIAN)、男同性恋(GAY)、双性恋(BISEXUAL)、跨性别(TRANSGENDER)。发影片聊自己的 LGBT 朋友,活像出柜一样。不过请放心,今天只是想跟各位分享几个故事。(推荐阅读:专访吴伊婷:“跨性别”的政治正确,不代表歧视消失

无知混蛋的蠢蛋回答

第一个故事,我成长于基督徒家庭,从小上教会。讲真的,我对圣经还挺熟的,家长的教育也都很传统保守。所以我从小就认为,同性恋是病。我想大多数人的父母可能也是这样教的。我高中时的好朋友总是开玩笑说喜欢我,起码我一直以为她是开玩笑。直到有一天,她很认真地跟我说:“我没有开玩笑,我是真的喜欢妳。”

而当时的我就是无知的混蛋,所以我这样回答她:“妳是变态吗?妳也想把我变成变态吗?不要再开这种玩笑了。”

当时,我的朋友脸上出现一种我从来没有见过的表情。她愣了好几秒钟,然后笑着跟我说:“对,我是在开玩笑。好大的一个玩笑。我再也不会跟妳开这种玩笑了。”然后她就走了。我们还是跟平时一样,可是我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图片|来源

过几天后,我问她:“妳那时候不是在开玩笑吧?”

“没有啊,我就是在开玩笑啊。”

“OK,那我就当没这回事了。”

但是我心里有点介意、有点不舒服,加上我是个无知的混蛋,所以过不久,班上的男生说要跟我交往,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这件事我的好朋友当然看在眼里,我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应该不太好受吧。

毕业前,她跑来问我:“哎,妳要考哪所大学啊?”

“我?我应该会去北京吧!”

“喔,那我也去北京。”

然后她努力翻着那本大学名录的小册子,挑了一所北京的学校。结果我没去北京,去了上海。而她就一个人去了北京。我知道我很混帐,已经在反省了。

第二个故事,上了大学以后我又交了一个男朋友。第二个男朋友,他很特别,讲话轻声细语,很在意外表,不喜欢让自己满身汗地运动。他一直跟我说:他想做个女生、他想要穿女装,做个斯文可爱的女生。(推荐阅读:为什么我们爱《丹麦女孩》,却不爱身边的跨性别?

我对他说:“等等,你把我当什么了?”

他马上解释:“不,妳别误解,我很喜欢妳。”

我跟他说:“你喜欢女生,可是你又想当女生,所以你是想变性去跟同性搞同性恋?你是吃饱了撑着吗?”他很严肃地跟我说:“我知道其他人很难理解,可是我内心想当什么样的人,跟我的性向本来就是分开的事。”

那时我毕竟还年轻,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觉得耐人寻味。那是我第一次察觉到一个人的性别气质原来可以跟性向分开对待,家长不会跟我们谈这些事,而学校不仅不会教,我读的大学选修课甚至把这类倾向指为一种精神疾病。

有些事得说出来才能解脱

第三个故事发生在大二的时候,我高中时交往的男友,心血来潮跑来问我最近好不好,顺便八卦八卦感情状况。我们在 MSN 上聊着,他突然冷不防跟我说:“其实我是 GAY,我喜欢男人。”

当时我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喔,这样啊!”

几秒钟后,他回我:“我开玩笑的啦!”

“开玩笑”,何等熟悉的“开玩笑”,怎么大家都爱出柜了又说开玩笑呢?我想起过去高中好友的表情,话都说到这分上,还能当没听到吗?于是回他:“少来这套,你就承认吧!你是不是 GAY 关我屁事。”

又沉默了几秒,他回答:“对,我是 GAY。”

“很好,我们还是朋友,谢谢你告诉我。”

后来他告诉我,他很谢谢我用这么粗犷的态度逼他说出实话。他从未对人出柜,性向虽然是私密的事,他觉得那是他很重要的部分,说不出口、无人能倾听,就好像自己的真实面没有被别人接受过。他总是觉得孤独和哀伤,直到有一天能和某人分享祕密,才突然有解脱的感觉。

三个故事说完了,好几年以后我才发现,以前的所作所为有多差劲。我高中的好朋友喜欢上同性,但是她又没有做错事,如果我当时知道她是认真的,我肯定不会用那么难听的话说她,因为她是我的好朋友,我一定会接受她。(推荐阅读:蔡康永谈演艺圈出柜的孤独:“我得努力证明,我们并不是妖怪”


图片|来源

我前男友的情况更加复杂。以前的我愚蠢又幼稚,所以我说了那些话伤到他们,但是因为他们是我的朋友,我意识到他们的感受,渐渐愿意去了解他们这样的人。随着越来越了解,我也越来越发现,这真的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性向、性别认同、性别气质等等。如果你不去好好了解的话,真的很容易有一些自以为是的解读。

进一步去想,我发现那些我不认识的同性恋者、跨性别者,我似乎也能够渐渐地理解了,试图去谅解朋友的第一步,往往是体谅弱势族群的第一步。

如果你没有机会接触到这种朋友,我想听听别人的故事也许会有帮助。大多数 LGBT 人士把自己藏在柜子里,因为知道社会是如何看待他们的。他们隐藏这个祕密很苦闷,有时他们说出来跟你分享这个祕密,是因为他们信任你,希望从你这里得到认同和救赎。

我们从小被灌输了很多偏见,所以不能理解这样那样的事,好在当我们有机会与某些人发生连结的时候,会主动意识到过去一些不经意的、以为是理所当然的观点,其实是偏颇的,会伤害到别人的,而这样的伤害真的可以避免、真的可以再少一些。我想为我过去伤害过的人表示深深的歉意。

今天分享三个故事,希望你到时候不要跟我犯一样的错误,不要让他们退缩回去。因为你的支持,会成为他们的力量。

向前去谅解,是体谅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