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Nick Hsu 在瑞典学会的人生哲理,在匆忙的日子里逐渐明白,人生的意义有时不在于你能完成多少事情,在于你能否把一件事做得完满。

来到瑞典工作以后,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改变——工作是一样的内容,生活还是充满挑战,社交活动也依然非常的丰富,但这里独特的上下班时间,却让我的生活逐渐地踏实,甚至学会如何放慢脚步。

还记得以前在纽约,公司规定每天早上 点上班,同事们大多等到 点半到公司.喝杯咖啡收个信箱邮件,真正开始工作大概是 10 点以后的事情。午餐时间大多是自由意志,公司规定是一个小时,可大多数的人都匆匆忙忙地在餐厅外带,然后把午餐带回办公桌上食用。

到了下午,工作之余跟同事聊聊天,时间缓慢地前进,公司规定 5 到 6 点可以下班,可大多数的人都待到 点,忙季时甚至待到半夜;回到家,洗个澡上床睡觉,然后继续日复一日地循环下去。(推荐阅读:很努力还是做不完?七个颠覆工作效率的新观点

所以很多人说纽约客活像个丧尸,因为他们每天除了工作之外,彷佛没有别的生活,就算你有别的生活——像我还有写文章这份工作,就成了普通生活之外的负担。我常常回到家后开始写稿,交稿时往往已经超过半夜;隔天拖着疲惫的身躯前往公司,虽然事情看似完成了很多,可总对品质充满了莫名的疑虑,自己的身体也逐渐虚弱,到了假日常常一觉不醒,又失去了珍贵的自由时间。

可是在瑞典,工作开始的时间往前调到了早上 点。在这里说的上班时间 点,就是 点。我刚到这里时,还保有着纽约客迟到的习惯,可是几天后下来,我发现每次我几乎都是最后一位进公司的员工,而瑞典同事则每个都精神奕奕,在 点左右就直挺挺地坐在办公桌上工作。


图片|来源

这里的午餐时间也很固定,每天 11 : 30 到 12 : 30,下午 3 到 4 点还有点心Fika或者散步时间。每次时间一到,办公室绝对清空,成群结队的同事往往一起在厨房用餐,或者一起绕着公司大楼散步一圈,除了让自己的头脑清静充电,这些时间也是瑞典人重要的社交时段。

而这里一般非忙季的下班时间是 点,就跟午餐时间一样,点一到,绝大多数的人都匆忙地阖上电脑,去享受自己的家庭时光。

虽然上班的时间跟纽约相去不远,甚至少了一些,但在这里做起事来却更有效率。我每天 点半起床,为自己准备一顿丰盛的早餐,看看报纸,然后散步去上班;工作也异常地有效率,因为人人都赶着在 点钟离开公司。而下班后的生活,更让我体悟更多。

因为要早起,所以我已经习惯了晚上 10 点到 11 点上床就寝,在下班后到上床就寝前的几个小时,就成为了我一天当中最重要的自我成长时段。刚搬来瑞典的前几个礼拜,我依然保有着过去的习惯,总是尝试在这段时间内塞进太多的活动,导致我又常常不小心忙到深夜才睡着。(推荐阅读:你为何工作?把工作意义还给自己

后来我决定把在瑞典职场的优雅习惯搬进自己的生活里——我不要想着完成很多目标,我只要专注每天完成一件事情就好。

今天下班,我只专注在写一篇文章;隔天,我除了运动,就不再做其他事情;在其他天,我一样专注在只完成一件事情,不管大至去跟朋友聚餐,小至到楼下洗衣服或者买食材,我每天晚上的目标,就是好好地慢慢地,雕琢自己想要做的那件事情,然后悠闲地去洗澡睡觉。

我发现,就跟工作一样,当我选择了静下心来切割自己的生活,然后给自己足够的空间和时间去细细品尝生命中的每一秒,我似乎完成了更多事情,心态也更加满足,生活也更有自信和目标。

慢,但是满;少,但是好。人生有时候不是在于你能够完成多少事情,而是在于你是否能够把一件事情做好。

瑞典,让我上了一堂好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