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看性侵受害者,当面对危险时,少有人能聪明地立即反抗。一起细看社会学里的“公正世界理论”,为何世界总爱指责性侵受害者?

最近,网友曝出朋友阿廖沙在北京电影学院求学期间,曾被班主任的父亲性侵。

部分网友质疑对方不保护自己、不知道保留证据。

每次网上出现女性遭遇性侵害的新闻,底下的留言大致可以分为两类。

一类是同情受害者的遭遇,谴责犯罪行为,希望严惩罪犯。另一类则是对受害者求全责备,轻一些的就是拿着放大镜去看受害者的陈述,会说你当时应该如何如何机智应对,以及可以怎么怎么努力反抗,重一点的则直接说“你活该,谁叫你衣着暴露”,“谁让你太晚出门”再或者“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之类的。

后一类言论概括起来就是“受害者有罪”,“受害者要为自己受伤害承担责任”,而这使得受害者二次受伤。

在我们的昨天的文章:快递员上门.avi |我竟然被申通派件员袭胸了  中,被袭胸的女孩说自己当时第一反应是懵逼了,但也有评论说作者为什么没有马上反击,还给了快递员第二次骚扰的时间。

今天这篇文章想从心理学的角度,分析那些建议性侵受害者当时应该如何如何应对的言论是多么的不合理。


图|橙雨伞公益提供

当一位女性遭遇性侵害时,她处在一个极端危险的情境中,往往会出现“战斗”、“逃跑”或者“冻僵”三种状态。

大脑中的杏仁核因遇到危险而被激活,会向大脑各个部分发出求救信号,促使身体分泌出“战斗或逃跑”的荷尔蒙,调动身体各个部分参与行动,从而身体迅速做出反应,保护自己。

“战或逃”当然是比较好的保护自己的行为,但分析数据显示,只有不到 20% 的人能够做出这两种理智的行动。而大部分人的身体则处在第三种状态——“冻僵”,即僵硬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无法做出任何身体反应。

我相信很多人都有过这样的体会。比如你在看篮球比赛时,一个球忽然朝你飞过来,你通常会一动不动,既不会伸手接球,也不会躲避,好像就等着球砸到你。

再比如你在台上演讲,非常紧张,压力过大,大脑会一片空白,整个人处在麻木的状态,导致你站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事后想起来,你后悔不已,觉得自己当时如果能怎样怎样反应就好了。

但“冻僵”状态是人遇到危险时的一种本能反应。

这一点在动物界表现得特别明显,即“装死”。比如穿山甲,一遇到危险,它们就会装死,缩成一个球一动不动,你怎么碰它都没有反应,你对它做出攻击行为,它也不反抗。

其他动物看到这种情况就会离开,但若遇到猎捕它的人类,则轻轻松松地抱走它们,将其杀害、贩卖。

当一名女性遭遇性侵时,由于恐惧而产生的压力过大时,她的本能只能让自己“冻僵”。所以,有不少被强暴的女性在回忆受害的情景时,描述自己的状态是“无法动弹,感觉身体不受自己的控制”。(推荐阅读:2000个被强暴后的勇敢故事

我在心理谘询中接触过两个性侵受害者,询问她们当时的感受。

一个告诉我,“一切似乎都太快了,等我反应过来,事情已经发生。”另一个则说,“我的身体僵硬,感觉自己好像是抽离的状态,看着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又觉得和自己无关。”

冻僵状态是所有的生命体在遭遇无法处理的压力时的本能反应,而我们往往无法控制自己本能反应。当性侵这样的突发危险来临时,受害者大多数情况下是无法做出战斗或逃跑的行为的,而是处在一个大脑空白,不知所措的懵逼状态。

这是非常正常的,她们并没有错!


图|橙雨伞公益提供

如果不能理解这一点,性侵事件发生后,公众就很容易去苛责受害人,受害者也容易陷入自责、自我攻击中,觉得“自己错了”,这一切会让被性侵的灾难雪上加霜。

拿着放大镜去看受害者的陈述,建议当时要怎样怎样做的人,都是事后诸葛亮,也有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嫌疑,他们忽视了危急情况下人的本能反应,如果他们不幸遇到那样危急的情景,他们同样反应不过来。(推荐阅读:【性别观察】权势性侵,别用“我爱你”强暴我

而那些责怪性侵受害者穿着暴露、性感的公众在事实面前更会被啪啪打脸。

我曾看过一组照片,是美国阿卡迪亚大学的摄影师 Katherine Cambareri 拍摄了众多女性在遭遇性侵时穿着的衣物,这些衣服一点也不暴露和性感,都是非常普通的T恤、牛仔裤⋯⋯有的还显得脏兮兮或者破旧。

但这些穿着普通的姑娘并没有逃离施暴者的伤害。

大量案例和调查报告已经显示,遭遇性侵与穿着暴露无关。

虽然事实如此,可为什么性暴力发生后,很多人总会找出受害者应该被性侵的理由,持“受害者有罪论”呢?

这是因为他们内心持有一个“公正世界理论”,这是社会心理学中一个臭名昭着的理论。

“它假定人们生活在一个绝对公正的世界里,得到的都是他们理应得到的。不幸的人所遇到的不幸都是‘咎由自取

’,而幸运的人则收获着他们的奖励。”

那些喜欢站出来责备受害者的人,通过谴责受害者维持内心“公正世界信念”,活在“自己能够掌控一切”的幻觉中,幻想着“如果我做到这些,不幸就不会发生在我身上,那样我就是安全的,你们之所以发生不幸,都是你们没有做到这些。”(推荐阅读:参与拍摄 Lady Gaga 控诉校园性侵新曲的告白:“社会请停止怪罪性侵受害者”

他们面对自己越是无力改变的事情时,对受害者的责难就越刻薄。


图|橙雨伞公益提供

说到底,是因为他们不敢面对“没有人是安全的,不幸同样会降临到自己身上”这一真相,他们的内心其实非常脆弱无力,不敢面对现实世界的不安全感。

为了减少性暴力事件对人们的伤害,让女性活得更安全,我们可以做的事情有很多。

比如推动国家建立针对性侵的更加完善的司法体系,严格执法,严惩施暴者,比如建立社会心理救助体系,疗愈受害者因性暴力带来的心理创伤,再比如遇到他人遭遇性暴力或者性骚扰事件时可以出手相助。

相比做到这些,停止谴责受害者则是最最简单的事情。

世界上的黑暗很多,也许我们无法做到完全地驱赶黑暗,但是我们可以努力散播光明。

散播光明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我们自己,因为人活在这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