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比小姐写独身女子的百态心事,去活得像旁若无人一般,尽情欢笑,竭力地取悦自己,过场无悔人生。

像无人观看那样起舞,像不缺钱那样工作,像从未受伤那样爱着。

我们活在一个第一人称叙事的世代,但往往只用第三人称来看事情,自以为永远全能全知、洞悉万物,前因后果全在掌心;但其实有些事情要别人提醒才察觉得到,譬如肥瘦变化、神采、小动作。

谁没有小动作呢,我却非常讨厌别人的小动作,尤其是多年不变的朋友叙旧,发觉对方的身份、地位、收入、谈吐、职业、婚恋状况甚么都变了,唯独走路的外八字,坐着抖腿的幅度,和十三年前一模一样。听音乐会,前后左右总有人在间奏中弹弄着手腕上辟邪的佛珠和招桃花的水晶手链,在台下一整晚弄得哒哒响;沉闷的会议中,也必定有人和圆珠笔过不去,誓要狂按一百次开关,直至把它和我折磨至快要崩溃。行人也不好好走路,喜欢边走边踢响街上的空罐和空酒瓶,喜欢沿途用手指尖敲铁栏和墙壁⋯⋯所有和我约会过的男生,都喜欢在词不达意或无法一下子说服我时,从口腔挤出“啧啧”的讨厌声响。(推荐阅读:比时时刻刻相恋更重要的事:在爱情里练习一个人


图片|来源

别人以貌取人,我以小动作取人,因此枪毙了许多男人,得罪了许多女人。然而对于情人,就算是个咬指甲的怪胎我也照单全收。攻击别人的小动作是真正的人身攻击,比直面指出对方的缺点还要狠毒;因为帮助一个人改善缺点,是救了全人类;要求对方为你戒掉小动作,只是为了自己的偏执狂。(推荐阅读:《你过的,是谁的人生?》与自己诚实面对面,就不必讨好世界

当然,有些小动作是用来加分的,像《格雷的五十道阴影》里女主角的可爱咬唇,就迷得霸道总裁头昏脑胀;一旦被道破,整天为挑逗对方而咬,就成套路了。说小动作构成自我也不为过。

世界那么大,我们又那么喜欢人挤人地活着,就只能彼此忍耐。人们常常说要“像无人观看那样起舞,像不缺钱那样工作,像从未受伤那样爱着”,但培养或戒掉小动作的经验告诉我,旁若无人地活着是一件过于容易又过于艰难的事,唯一的法门就是不要老是在想别人或如何呈现自己,一刻意,一努力,就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