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抚慰的心理学,连结记忆中曾被爱的味道,从心理学里的依存行为看见自己内心的渴望与依恋。

 

文|林仁廷

记忆中曾被爱的味道

她来谘询是想要戒菸。她其实不那么爱菸,但又不知为何戒不掉,她试过很多方式总功亏一篑,怀疑自己缺乏恒心、缺乏意志力,她越感觉低潮沮丧越戒不掉,怎么连一件事都控制不了。

心理师请她先缓着别下结论,不妨先谈谈她的第一根菸怎么来的。

她说,起初学前男友抽菸,呛到后只在旁边看。前男友比她大十一岁,是前公司上司,教她许多社会事,让独自来北部打拼的她感到安心。几年后分手,最初寂寞的日子里,她总是去买他爱的菸牌,点着横放菸灰缸,像是一种他还在的仪式。然上班不可能这样做,于是她开始学抽菸,直到现在。

“抽菸也是有故事的,听起来,抽菸对妳的意义似乎跟前男友有关?”心理师问。是啊,她终于想起,当她不安时菸才抽得特别凶,吞云吐雾让自己陷入回忆里,感受过去被人关爱的感觉。(推荐阅读:三种影响爱情的依恋型态!用心理学找回感情安全感


图片|来源

心理师当场找了一首歌,是歌手辛晓琪的“味道”:

我以为伤心可以很少 我以为我能 过得很好;
谁知道一想你 思念苦无药 无处可逃
想念你的笑 想念你的外套
想念你白色袜子 和你身上的味道
我想念你的吻 和手指淡淡菸草味道
记忆中曾被爱的味道

是啊,“‘手指淡淡菸草味道’就是‘记忆中曾被爱的味道’”,她这么说,“难道说,我还没有从前段感情走出来吗?”“也不是,怀念与过去的连结,是因为对此时此刻感到不安,又没有别的出口。向过去寻求慰藉,是很自然的事,也是一种自我照顾。”心理师如此说明。

与过去连结的自我抚慰

觉得无助、孤单及挫折时,脑袋就像一块负面磁铁,把过去种种失败、寂寞,类比式吸附,接着自我否定、向下沈沦。此时我们会回想过去,怀念它们,让熟悉而安心的感觉自我安慰,就像辛晓琪的歌词,味道不仅是味道,而是过去记忆的入口,让曾拥抱、温暖、亲密生活的画面历历在目。法国文学家普鲁斯特的经典《追忆逝水年华》也是如此,某个感官感觉触发他,以文字回忆童年,彷若真实。

小朋友也常这样,他们出生包裹的毛毯或布偶触感、味道,让他们舍不得丢,要一直带在身边或摆在看得见的地方。“怀旧”是一种有形的连结:童年毛毯、玩具玩偶、古厝老家、儿时卡通、食物味道、旅游照片或特殊纪念品;“怀念”则是无形的连结:美好回忆、习惯行为、旧有关系的角色位置⋯⋯当需要支持时,我也常想念照顾自己长大的曾祖母,我会看看照片、她的戒指(遗物),嗜吃像她手艺的食物,或者在床上回想童年依偎在她身边的那个午后,老人家的气味犹在气味。知道我与曾祖母的连结还在,才会安心安慰。(推荐阅读:【为你点歌】明明想爱你,却又推开你的矛盾依恋者

危险关系:依存他人才能重现的安全感

有些人由于种种原因,过去缺乏安全依附、缺乏稳定关系,也就没有适当回忆可以自我抚慰。例如疏于照顾的儿童,从未有过完整的亲密关系,创伤使他很难藉回忆自我抚慰,他只能从过去抓取微弱的线索,如父亲只会严厉处罚,唯一有的“顺从与屈服”便成为与过去连结的印记,那种感觉是负面的,但仍是连结的线索,唤起潜意识里渴望父亲的关爱。安全感与变形的关系配对后,长大的当事人可能会寻找与父亲相像的形象(外表、气味、年纪),并在关系里模塑出过去行为模式(顺从的、被掌控、被责罚⋯⋯),这种关系是危险的,当事人不计代价依存另一人才能重现他的安全感。


图片|来源

习惯在关系里楚楚可怜者也许与渴望安全感作了连结,习惯威权命令、情绪失控者也是。复刻过去负面的关系与连结,无法维持长期及稳定,互依存且不平等的关系最终会耗竭而断裂,迫使逃离,然后,再次无助、孤单及挫折时将重蹈覆辙再现另一段危险关系。

认识自己需要什么,并找到可行的满足方式

要改变一件事,通常要先认识自己对过去的留恋是什么。

“抽菸对妳内含一层重要的意义:寻求过去曾被爱的感受。那表示你现在有需要(need),也许此刻妳遇到了什么困境,感觉无助、孤单或挫折?先解开它们的相连,菸就只剩下菸,要改掉就会比较单纯些。”心理师说。“要不要说说看目前你感到压力或烦躁的其他事情呢?”

与过去连结,是为了回味记忆中曾被爱的感觉,自我抚慰。我们并不是真的爱那个开门钥匙,不管那是一根菸,或者变形的角色位置;我们也不是爱那个回忆,不管那是正向的被爱或负面的屈服。我们需要的,其实都是接纳自己,得到安慰,并从中得到力量再出发。(推荐阅读:贾伯斯的依恋障碍之路:重新找回与人相处的乐趣

最好的方式,是从认识自己开始,知道需要什么及害怕什么,并找到可行的满足方式。试着找个信任的人,勇敢叙说自己故事、经历与感受,情感彼此有了连结,就有力量面对自己隐藏内心的需要,并明确学习具体照顾自己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