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科技尚未发达的世代,女巫怎么形成的?带你看欧洲大陆的残酷女巫史,看女人在当时的社会困境。


▲ 切尔姆斯福德的女巫审判纪录,1589 年

在英国切尔姆斯福德被处刑的三名女巫。她们脚下的青蛙等生物,便是从死去的宿主身上跑出来的“小鬼”。

人们相信,女巫的身体某处会有“与魔鬼签约的印记”。如前章所述,堕落天使是因天使与人类女性交合而堕落的;那人类的女性若与魔鬼发生性行为,就会变成女巫了。且来看看教会博士汤玛斯· 阿奎那(St. Thomas Aquinas)对“魔鬼”(Demon)的定义—魔鬼原本就是灵,不像人类一样有肉体,也没有精子。

因此,魔鬼有几种方法来孳生,例如:梦魇(单数:incubus/复数:incubi,在上面的恶魔)及媚魔(单数:succubus/复数:succubi,在下面的恶魔),便是各以拥有男女性别的一种“梦魔”形式来繁衍子孙。它们以梦魇的样子与女人交媾,也化为媚魔偷取男人的精液。如此生出的孩子,在接受洗礼之前,便是邪恶的产物。

一旦与恶魔发生关系,身体的某处就会出现“签约的印记”。人们相信,这个印记是输送血液给恶魔,或是给为了行恶养的“小鬼”(多为青蛙或蛇)如水蛭般吸血的洞。因为这个迷信,被告发为女巫的嫌疑犯会被迫裸身,接受各部位的检查。任谁或多或少都有一两个痣或斑点,只要被找到这类的痕迹,就会如前述般用针戳刺。若为签约的洞,就不会感觉疼痛,也不会流血。他们认为大部分的洞都在大腿某处。如果实在找不到,还会仔细查找阴部附近或里面。(推荐你看:召唤纯真的女巫:行为艺术家赤裸一身通往世界的道路

女巫审判本身的背景,依然是对女性“性”的憎恶及不信任,这点在对寻找“签约印记”的冥顽执着上显露无遗。当然,也有纪录显示他们也用针刺“男巫”。

1611 年,在马赛的嫌疑犯高弗里迪(Gaufridi)身上,便被检查出有三处斑点,用针刺下去也没有流血。

被梦魇诱惑成为女巫,或是出生前便成为女巫的人,会干尽一切坏事。她们会让别人生不出小孩,或抢走孩子加以杀害、参加诡异的“聚会”(巫魔会)、耽溺行淫、呼风唤雨,导致农作歉收等。有调查结果指出,持续的歉收若使谷物价格上涨,女巫的检举人数也会增加。与迫害犹太人相同,女巫们也是天灾或意外的代罪羔羊。

女巫手册的妄想

虽然有不少女巫审判的纪录流传于世,但恶行或巫魔会的内容皆大同小异。供词中虽会出现召开巫魔会的恶魔名字,但当时的一般平民教育水准低落,应该不会拥有这样的神学知识。也就是说,这些无非是审判者灌输的知识。审判是一边参考手册一边进行的,其过程不过是质问:“有没有与某某恶魔相交?”嫌犯回答“有”,如此而已。(推荐你看:【汪绮专文】“我就是女巫”为什么让社会焦虑?

猎巫的指导书很多, 其中最有名的, 是一四八六年在德国科隆出版的《女巫之槌》(Malleus Maleficarum),字首“maleficus”指的是“邪恶”的意思。作者是雅各布· 斯普伦格(Jacob Sprenger)及海因里希· 克雷默(Heinrich Kramer)这两位道明会的修道士。内容大致分为三部分,基本上是以各“命题”为单元及对其持续的考察所组成。

文体并不是很难理解,但为证明女巫的存在,必须从哲学性的思想着手,故内容并不明快易解,令人不耐。证明的部分也一定要举出教科书名作为证据。很多是圣经或教宗诏书,但也会引用圣依西多禄(San Isidro)的《词源》(Etymologiae),或亚略巴古的丢尼修(Dionysius the Areopagite,伪狄奥尼修斯)的《论圣名》(Divine Names)等基督教教父们所写的畅销书、奈德(Johann Nider)的异端审问指导书《蚁丘》(Formicarius)等前人文献。其中,他们作为理论基础的是圣经《出埃及记》的这一节:

行邪术的女人,不可容他存活。
─旧约圣经《出埃及记》第二十二章

摩西虽然在西奈山上从神领受了详细的诫命,但其中“致死”的,只有犯下兽交或敬拜异教神只者,还有就是这种“行邪术的女人(女巫)”了。因为圣经上的记载,这一节也成了女巫实际存在的证明,因此,也成了他们纠举女巫时的正当性证据了。(邪恶推荐: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做个自在恶女:“我爱你,关你什么事”

为何女性比较容易相信巫术呢?……女性与生俱来的性欲就比男性强。……
这个弱点,源自于女性被创造的方法。因为女性是从一根弯曲的骨头,也就是胸中的肋骨造成的,它会弯向与男性相反的方向。
─摘自《女巫之槌》第一部,命题六

《女巫之槌》一书并非一开始就为人所接受,刚发行时也曾遭受批评。海因里希· 克雷默曾在因斯布鲁克(Innsbruck)举行宗教审判,但后来却收到该市宗教裁判所发出的除名信,对手的方济会修士卡西尼也出书加以反驳。不过,教宗英诺森八世(Innocent VIII)表明支持,其后,尤利乌斯二世(Julius II)及利奥十世(Leo X)等支持文艺复兴的教宗们,也出版了女巫教科书,对猎巫的兴盛有所贡献。


出自约翰内斯· 廷克托(Johannes Tinctor)着作《反驳瓦勒度派》(Invectives Against the Sect of Waldensians),1469年

信仰异教神只的信徒聚会。参加者正亲吻着公山羊的肛门。画面上方有骑着扫帚的女巫们及恶魔在空中飞舞。以崇拜动物为构图的背后,是对兽交的轻蔑,以及受到异教多神教中,神只多为带有动物头部的形象所影响。(女巫阅读:为自己起舞,为爱痴狂:九部女影女巫系片单


罗萨(Salvator Rosa),《女巫及魔法师》(Witches at their Incantations),1646 年,伦敦国家美术馆

罗萨是一位深受奇怪图像及俗恶主题所吸引的画家。本作品以丰富的想像力描绘出女巫的恶行,及恶魔的种种姿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