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特务二:机密对决》评论,男特务色诱,小鲜肉欢迎欲望投射,反派的黄金圈如婚戒意象,谁也不能真正的套牢谁。(内文有雷)

《金牌特务二:机密对决》热映,柯林佛斯复活,伊格西长大,60 年代风格小镇住着全新反派罂粟,这一集一样抛出关键的讨论问题:毒品该不该合法?绅士西装依旧,花式武打撩人,但更多人开始讨论,剧中“指险套追踪器”的情节设计,我们该如何看待?


图片来源:《金牌特务二:机密对决》 剧照

电影上映一周,许多朋友私讯我,劝我快进电影院看,他们想跟我聊聊那一幕。我像背负某种女性主义者的期待进了电影院,出了戏院,却一直在想,伊格西为何在色诱时必须打那一通电话?为什么罂粟的黄金圈意象这么像一只婚戒?为什么金牌特务的最后一幕得是婚礼?(推荐阅读:为何结婚?结什么婚?周董与昆凌婚礼反映的“崩世代”困境

这么一想,这电影显得有趣起来。

男特务出任务:色诱是一种能力,我不见得每次都是赚到

首先说那幕戏,新世代科技,美国特务拿出指险套,原来是黏膜触发追踪器,得送入追踪者体内,怎么送进体内,他露出一抹暧昧的笑。男特务出任务,任务代号是色诱,愿者上钩。


图片来源:《金牌特务二:机密对决》 剧照

伊格西以小鲜肉的青春肉身,证明色诱没有性别限定,也证明自己比美国特务还行,是了,说穿了,调情是一种策略,色诱是一种能力,还要学习。反派女友吃饵,欲火焚身,拉伊格西进帐棚,想立刻剥了他。(同场加映:女性主义坏教欲:第三波女性主义的情欲书写

欲望是特务电影常见的筹码,金牌特务里,色诱不是女角专利,男角也行,其中一位牛仔特务大方承认“色诱是我最爱出的任务类型”,另一牛仔特务查宁坦图出场可以只为了短暂卖肉,割破 T 恤露出胸肌,欢迎海量的欲望投射。


图片来源:《金牌特务二:机密对决》 剧照

回到现场,箭在弦上,伊格西自有挣扎,临门一脚,他选择进厕所打了电话给女朋友。

多数时候,男特务色诱,在性关系的“男赚女赔”逻辑下,都被视为“稳赚不赔”的行动,伊格西临阵怕了,恐怕也是第一次我们在镜头前,看到男特务色诱,心有挣扎——他们也不是随时随地都愿意,任何人都可以硬。这样的反转,其实很重要,若说人们总是避谈女性情欲,人们也总是将男性情欲视为太理所当然。(推荐阅读:杨雅晴的情欲书单:为什么处女在爱情市场上比较吃香?

电话接起,伊格西向公主女友坦白自己出任务的不安,“你是我想厮守一辈子的人,所以我想经过你同意,我才去做。”女方不能接受,却又回应,“如果你同意跟我结婚的话,我可能会答应,对我来说感受完全不同。”伊格西犹豫了,说自己需要五分钟思考,公主怒而挂电话,“别小看自己,你真要做爱绝对不只五分钟!”

伊格西挂掉电话,果断套上指险套,手指进入女体,送入追踪器,任务达成,旋即起身离开,留下刚准备要享受的女子,一脸错愕。

导演马修·范恩向来有许多恶趣味,知道这幕必然争议,接受采访时说,“就我而言,电影里总要有剧情是让观众不舒服的,我可不想拍一部没有记忆点的片。”演员泰隆说,那幕让他同样不舒服,他于是出借了手模演出。

欲望是真的,性是合意的,但是否代表我无条件接受你放进来的任何物件,这得要打个问号。

黄金圈与婚戒:浪子若要回头,结一场婚就够了

对我而言,那场戏更值得讨论的或许是那通电话。

公主传递的讯息很清楚,来自婚家的温情呼唤,只要你娶我,只要你给我婚姻的承诺,婚前你为所欲为我都不介意,因为最后你是我的。这幕有个很老套的意涵:浪子若要回头,婚姻是一个人洗白最快又最好的方法。(推荐思考:【哲学家谈爱】婚姻不过是一场利益关系?

金牌特务里,婚姻的意象不少。例如,明明全片对伊格西与公主的情感着墨很淡,却安排最后一幕,伊格西入赘皇室豪门,对镜调领带,阶级流动,像是在说,婚姻是一个绅士最后该有的必要配件,比牛津鞋更潮,更有地位,更有象征意义。

同样有趣的,还有罂粟集团的标志,黄金圈。Golden circle,比承诺更保值的纯 24 K 金,烙烫身上,从此你是我的人,为我服务,向我输诚,不得背叛,仔细一想,黄金圈像不像巨大婚戒的套牢意象?


图片来源:《金牌特务二:机密对决》 剧照

反派罂粟高学历,脑子聪明,反社会人格,欠缺安全感,经常想家,只好把柬埔寨深山打造成美国六零年代小镇,名为 Poppy Land。她淘气也狂傲,金牌特务第一幕,她穿着主妇围裙,洗手作羹汤,眼都不眨,挂着微笑,把叛逃者做成人肉汉堡,笑吟吟地对同夥说,“你吃了才准走。”有许多幕,她看起来倒也像个母亲,替部署准备最强的机械手臂,如为孩子买最新的后背书包,她不够快乐的待在自己建起来的家。(推荐给你:持家、假高潮、微笑服务:情感劳动不是女人的天赋

反派生猛,那幕洗手下厨,我想起家庭主妇内心是否都有近似的疯狂,微笑的情绪劳动后没人问她真正的感受是什么。黄金圈 24 K 金够纯了吧,可是谁也不能真正的套牢谁,谁也没有真正的属于过谁。实际管事的家庭主妇如罂粟,握有生杀实权,却坐困一地,哪里也去不了,连死的时候,都没有离开过这个困着她的地方。主妇明明在家,却经常在想,家在哪里,家又是什么。

《金牌特务二:机密对决》之于我,疑点许多,矛盾许多,很多环节搔不到痒处,我却也看见一个又个导演刻意抛出来的情景与问题,明摆着叫你不舒服,要你去想,这些场景,究竟触发了我们哪条神经?


图片来源:《金牌特务二:机密对决》 剧照

作为被期待写点评论的女性主义者,我确实有我的答案。小鲜肉站上被欲望投射的位置,欲遮还休替下集铺梗,女反派写自己的游戏规则,笑嘻嘻地干着坏事,让人感觉新鲜。如果问我真正感到反感的是什么,我说,不是戴着指险套追踪器的金手指,不是伊格西达成任务后转身离去,而是那万分温情的婚家召唤,以一通电话开始,以一场婚礼作结,伊格西给了承诺,人们感叹他有肩膀,终于历经千辛,成为男人。(推荐阅读:在一起十八年后的分手:承诺不是婚姻给的!谢谢你,不娶我

为什么成长旅程常以结婚为分水岭,婚前是男孩,婚后是男人?为什么结婚是一个男人能给伴侣最有力的承诺呢?为什么套牢是我们对亲密关系的终极想像?为什么公主有了结婚承诺以后,就感受不同?爱远远不够,要婚姻与盛大婚礼见证,才算真正圆满。如果我们期待着结婚是终点,那么终点后头的日子,要怎么过呢?是不是就如罂粟,心里有恨的煎一煎汉堡排?

《金牌特务二:机密对决》那一幕,我有我的答案,但女性主义没有标准答案。

有人愤怒“指险套入侵”情节宛如性侵,不够尊重;有人觉得你情我愿,那是女性自主身体权的极佳展现;有人喜欢圆满的婚礼结局,觉得承诺因而有了形体;有人说倒不必煽情,何必一定要有婚姻,才显得承诺贵重?我们对剧情的反感或护航,正巧提醒了我们对关系的想像与追寻各自不同。(同场加映:《金牌特务:机密对决》惹恼谁?当女人成为复仇的性容器

不同也没什么,交换就是,像哈利在飞机上对伊格西说,“你知道我死前那刻脑海闪过什么画面吗?没有画面,我没有牵挂,我没有情感投射,我有的只是一片空白。”没有牵挂,因此死去的时候不觉可惜。哈利有他的活法,伊格西也有,而你,应该也要有你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