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晶燕羽》创办人杨茜茹,关于她的创业过程,唯有坚持自己信念的选择,才能排除万难地做下去!

文|吴依芃、周艾伶

摄影|杨筑亘

外型亮眼的《晶燕羽》创办人杨茜茹是七年级前段班,在伦敦念完书回台湾后,对于自己的未来也有过茫然跟探索,后来因有亲戚在东南亚工作,进而接触到对许多人来说相当陌生的燕窝产业。起初只是因为好奇心驱使,所以对燕窝产生兴趣,但当自己亲身试吃并开始有身边亲友陆续分享经验后,杨茜茹意识到,如果创业是她的决定,那她理想的选择,将是能带给人益处的产业。


图片|台湾国际女性影展提供

不同于一般民生消费品的买卖,大部分民众对于燕窝的知识相对贫乏,造成市场价格混乱,再来,也因为少数不肖业者跟工厂求方便,在燕子还未离巢前就强摘燕窝,让该产业常摆脱不了环保污名,也因此,选择从燕窝入门作为创业敲门砖,对杨茜茹来说一开始就走得战战兢兢。(推荐阅读:创业,就是有勇气创造不同!创业必备的五项心法

杨茜茹笑称燕窝是大自然给人类的礼物,因为燕子透过唾液筑巢,在小燕子长大离开巢穴后,这个燕巢就不再有燕子居住,经过几道工序即可成为健康养生的滋补品。也因为来自大自然,所以该有的毛屑、灰尘、杂毛一样也不会少,虽然在东南亚的制造工厂已有专业挑毛处理,但难免有失误,所以刚进货时,杨茜茹比喻自己像是女工,每天只睡两三小时,工作就是在灯下拿着镊子挑毛、找灰尘,搞到后来颈椎都发炎。

但最累的不是挑燕窝杂毛,而是所有事情都得从零开始,因为只有一个人,就是校长兼撞钟,什么都要自己来。炖煮燕窝的设备是杨茜茹自己从国外扛回台湾的,除了摸索设立公司的繁琐行政流程外,不会做网站、不会画 logo 就去报名上课,燕窝的礼盒包装也是跑遍各大批发行看了大大小小的瓶罐包装后,自己摸索设计出来的。杨茜茹自认是个要求完美的人,但初期有太多的事物要学习,所以很多时候只能先求有再求好。


图片|台湾国际女性影展提供

因为是跟家人同住,初期为求省钱,杨茜茹把餐厅跟自己房间当仓库,还曾有近半年时间“霸占”厨房不准家人动火,就怕影响环境卫生。虽然出发点是好的,但因为与家人的生活日夜颠倒、争吵难免,入侵到父母亲的生活环境也埋下与后来争执的导火线。“印象最深刻是有一次,爸爸直接拿起燕窝往地上摔,斥责我:‘妳以为妳做这些很了不起吗?’”后来想起来觉得当时很不懂事,因为创业是自己的决定,父母也没有义务要支持你。杨茜茹坦言当时还没学会成熟处理自己的情绪。

近年来性别平等意识普遍提升,但杨茜茹自认在女性创业这条路上,还是有很多显性和隐性的问题存在,这不仅仅是社会对女性的压抑,甚至也有女性对个体自我的限制。也因为有类似经历,这次应女人迷与女性影展邀约,杨茜茹也想藉此表达对于女性创作者的支持:“我知道女生要单打独斗很辛苦,因为这一路走来有太多人想左右我,跟我说这是错的,但我才是做决定跟要承担后果的人,所以立场要很坚定。再来就是要好好照顾自己,因为生活过得好,才有心思专注在其他事情上。”(推荐阅读:谈创业成功,不如谈创业失败:人们真正在意的是产品的价值

透过女性创业家角度,如何看待女性影展

对于今年女性影展的主题【与羁绊/伴共舞】杨茜茹非常有感,因为从小跟家人感情就特别好,但也不自觉将这份美好的连结变成一种情感勒索,尤其在创业初期因为压力太大,任性的希望家人处处可配合她,却忽略父母亲也有自己的情绪要:“父母不是万能的、也是第一次遇到创业的儿女,需要给他们时间适应,但那时候却只觉得他们应该要懂我;在后来过程中体会,才渐渐觉得学习沟通是很重要的。”


图片|台湾国际女性影展提供

对今年女性影展的影片,杨茜茹最想推荐的是【女人 94 正典】单元中的《布卡下的唇唇欲动》以及《被窃取的故事》。这两部片也在目前销售排行榜上有不错表现。

《布卡下的唇唇欲动》描述四个印度女人,如何在保守又封闭的社会氛围下,大胆追求爱情、探索自身情欲、争取工作机会的精采刻划,本片在印度被列为禁片,却是国际间成为各大影展争相邀约的强片,甚至一度被考虑作为今年女影开幕片,对于不熟悉印度文化的台湾观众,会是很强烈的冲击。(推荐阅读:【女影影评】《布卡下的唇唇欲动》为什么男人害怕女人的情欲?

《被窃取的故事》由知名演员艾蜜莉芬凯普(Emily VanCamp)主演,她因影集《复仇》(Revenge)走红,在《美国队长2:酷寒战士》(Captain America: The Winter Soldier)也有演出,描述充满事业企图心的艾莉丝,在职场中巧遇过去的性启蒙对象也是父亲的朋友,并重新面对自己的过去、与自己和解的故事。《被窃取的故事》对于不常接触议题性影片但有兴趣的观众来说,是很好入门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