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爱成为勒索,细看亲密关系里的问题,透过理解情绪勒索的背后因素,让关系回归更稳固的基础。

情绪勒索让我们能真正透视关系中的问题

我跟老公说,我准备每星期抽出一晚去上课,结果他马上就用那种看似平静的方式回应:“妳想做什么就去做吧,反正妳一直都这样,”他告诉我,“但别期望我会在家里等妳回来;每次都是我等妳,为什么不是妳在家等我回来?”我知道他说的话没什么道理,但却让我觉得自己好自私,所以我取消了原先的进修计画。——丽兹

我本来计画圣诞节假期和老婆一起去旅行,我们已经期待好几个月呢!我打电话告诉老妈我们总算排到机位的消息,她一听竟然哭了起来。“那圣诞晚餐怎么办,”她说,“每个人这天都要全家团圆的,如果你去旅行不回家,等于毁了大家的节日嘛!你怎么可以做这种事,我还剩下几个圣诞节好过啊?”所以,最后我们根本没去成,老婆简直想杀了我。但是在强烈罪恶感笼罩下,我实在不晓得怎么享受这趟旅行。——汤姆


图片|来源

我曾经试图告诉老板,现在进行的这个大案子非常需要人手帮忙,或是比较合理的工作期限,但只要我一提这件事,老板就会说:“我知道妳想要回去陪伴家人。即使他们现在很想念妳,将来他们会很高兴妳升官加薪的。我们需要一位完全奉献给工作的团队成员—我认为妳之前的表现正符合了这个要求,但如果妳想要多陪陪孩子,妳就去吧。不过妳得记住:假如妳这么做的话,我们就要再考虑考虑妳的升迁计画了。”我完全被搞糊涂了,现在我到底要怎么办啊!——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有些人总是让我们觉得:“我又失败了!”“我又半途而废了!”“我又没说出自己的想法!”“为什么我总是没办法清楚表明自己的立场,也无法坚定自我立场?”其实,每个人都遇过这种状况。我们会觉得挫折、会怨天尤人,我们放弃自己的梦想去取悦别人,却对这种情况束手无策。为什么有些人就是能在情感上轻易地宰制我们,让我们觉得挫败感油然而生?(推荐阅读:“至少,他对我很诚实?”放下情绪勒索换来的假性亲密

在这类毫无胜算的情境中,我们所面对的这些人全都是非常有技巧的主控者。在一种让我们觉得舒坦的亲密关系中,他们得到了想要的东西,但是为了达到目标,也常让我们觉得备受威胁。而且,即使最后未能逼我们就范,他们还是会让我们被罪恶感和自责压得喘不过气来。听起来好像这些人为了从我们身上取得想要的东西,已经挖好了洞等我们跳进去,但其实,有很多人对自己这种行为毫无自觉,有些人甚至看起来就是一副甜美可人或是可怜兮兮的样子,似乎一点威胁性也没有。

通常,这类主控者的地位会很特别—像是合夥人、父母、兄弟或是朋友—对我们生活的有力宰制,已经让我们失去了成人的能力。我们生活中的其他部分可能非常成功,但只要一面对这些人,就会感觉困惑、无力。就像孙悟空困在如来佛的手掌心一样,我们也遇到相同的困境。

拿我手上的个案为例吧!莎拉在法庭工作,和一位建筑师法兰克交往差不多一年了。他们俩大概都三十多岁,而且感情十分稳定,但一谈到结婚的话题,气氛就完全变了样。莎拉说:“他对我的态度会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似乎要我证明些什么。”有次周末,法兰克邀莎拉到他的山中小木屋度个浪漫的假日后,一切才真相大白。“当我们到达小木屋时,地上堆满了油漆罐,他顺手就递了把刷子给我。我不知道除了刷油漆外,我还能做什么,所以我开始漆了起来。”他们工作了一整天,大部分时间都是鸦雀无声。等到终于能坐下喘口气时,法兰克递了一枚订婚大钻戒给莎拉。

“我问他:‘这怎么回事?’他说,这全是为了要看看我是不是个有气度的人,是不是结婚后还是会努力做好分内的事,不会什么事都要他做。”当然,这个故事还没结束。

我们订了结婚日期,其他事情也都安排妥当,但我们的关系却像溜溜球一样忽上忽下。他还是会送我礼物,却也不断测试我。如果某个周末我不想带他姐姐的小孩,就会被指责没有家庭观念,干脆取消婚礼算了。或者,如果我想扩展业务的话,他就会觉得我根本没有将彼此的承诺放在心上,所以我当然将这事搁下了!这种事不断发生,而且最后都是我让步。我告诉自己,他是一名很棒的男人,也许他对结婚这件事有点恐惧,只是想从我这里获得多一点安全感吧!(推荐阅读:情绪勒索:遇到利用恐惧、责任、罪恶感控制你的人,该怎么办?


图片|来源

法兰克带来的威胁是无声的,影响力却十分巨大,因为它们往往遮蔽了真相。而且大多数人都像莎拉一样,会继续留在法兰克身边。

莎拉会不断遭受法兰克操控,因为在那个当下,让他开心似乎是必要的—但这样做却是危机重重。跟很多人的反应一样,莎拉在法兰克的威胁下也会感到忿恨和挫败,但她却认为这样低声下气地屈服,才能获得表面的平静。

在这种关系中,我们把焦点放在另一半的需求上,却牺牲了自我需要,而且以为这样的让步全是为了双方着想,自顾自地陶醉在这看似安全的幻境中。我们已经想办法避免冲突和对立了—这才是一段健全关系得以继续发展的契机,不是吗?

几乎在每段人际关系中,这类让人苦恼的互动情况常是造成双方磨擦的主要原因,但却很少人能仔细分辨并了解它们。这种一方意欲掌控另一方的状况,常被标示为“沟通不良”。我们会告诉自己:“我靠感觉,而他则靠理智行动。”或是“她只是想法和我不同罢了。”但事实上,磨擦的根源并不只是沟通方式不同,而是一方想要凡事都依自己的方式,却因此牺牲掉另一方的利益。这可不是单纯的沟通不良而已,而是双方力量的彼此较劲。

因此,我一直在找一种方式来描述这种彼此较劲的力量拉锯,以及因此导致的种种让人困扰的行为。我认为,这种行为就是“勒索”,是一种“情绪勒索”,但大家几乎都认为这成了一种指控。(推荐阅读:如何摆脱家人情绪勒索?真正的孝不是顺从,而是沟通

我知道“勒索”这个词夹杂了一些犯罪、恐惧及敲诈的邪恶意思,要把这种负面印象加在另一半、父母、上司、兄弟姊妹或子女身上,确实不太容易。但我发现它倒是唯一能精确描述这种状况的用语。这个词的尖锐性让我们能将笼罩在亲密关系上的负面特性,如否定和困惑等一针刺穿,真正透视彼此关系的问题所在。

我要跟各位读者保证:一段亲密关系中有情绪勒索的要素存在,并不代表这段关系已经被判定为失败,而是表示我们需要更诚实地面对,以及改正这种造成自身痛苦的行为模式,让所有的亲密关系都能回归到更稳固的基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