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创业家程昀仪,性别从来无法定义她,关于人生她说:“我享受,身为女性的不同角色。”

文|吴湘蓉

摄影|杨筑亘

2006 年 7 月至今,掌生谷粒已经走过 11 多年的历程了。从一包米渐渐发展到如今,在仁爱路的展示空间里,货架上已经陈列着多种多样精心包装的台湾本土农产品。暖黄的灯光照耀着牛皮纸包成的米粒、罐装的新鲜蜂蜜和纯净的米酒,配上别具一格的古早设计风格,都让它成为充满农家风味的生活小角落。掌生谷粒的创办人程昀仪也在用她的生活态度,给消费者践行着专属台湾的生活风格。


图片出处|台湾国际女性影展提供

“性别对我来说,不会是阻碍,也不会是特权。”

在程昀仪的生命历程中,历经几个身为女性的不同阶段,从女儿、妻子、媳妇到母亲;从广告公司员工到创业成为老板,并成为行销台湾精致谷物最成功的女创业家,她谦和的表示自己很幸运,至少在女性这个身份上她未曾因此吃亏过。抱持着自重的做人道理,从不认为身为女性的自己和男性有什麽差别,性别对她来说既不是阻碍、也不是特权。她也会在需要的时候进行呼救,因为她知道自己并不万能:“我觉得女生要懂得呼救,当我需要帮忙时,我会跟姊妹、家人求助,这很重要。”(推荐阅读:【女力创业专栏】创业是条天堂路,我们只和自己比赛

以自身为例,程昀仪很喜欢自己身为女性的不同角色,并能用智慧将这些角色之间的分界拿捏得宜,又能互相帮助,但也不讳言自己在几年前曾遇到的阻碍。“40 岁是我最喜欢的年纪,而 45 岁我发现我很想摧毁自己。”说到这里,程昀仪陷入了沉思。她回忆道,曾经她是个很自信自在的人,可在 45 岁那年,就像天体运行到某个阶段,仿佛受到宇宙无形的影响,忽然之间,她变得对自己非常不满意、甚至非常愤怒。在持续彷徨迷惘的两年时间内,亲姐妹和女性朋友成为了她最温暖的避风港。直到有天,自然界再度点醒了她——那是一个讲述老鹰的生命历程的纪录片。

老鹰是能活到 80 岁的长寿鸟类,然而当它们进入在 40 不惑之年时,老鹰会痛苦地拔掉陪伴自己四十年的羽毛、甚至飞上高处再俯冲撞断自己的鸟喙和爪子,藉此让自己的身体能获得重生。从这部纪录片中,程昀仪形容自己就如同老鹰一般,应当把自己过去的一切先归零,这样的启发给她的心智状态带来了很大改变。(推荐阅读:【邓九云专文】让自己归零:找到生活平衡的启动仪式


图片出处|台湾国际女性影展提供

过了这道关卡后,程昀仪看待事情完全不同于过去了。曾经困扰她的的问题也霎时豁然开朗:“如果一个孩子已经长到了 180 公分,你会希望他长到 200 公分吗?”究竟品牌(事业)成长的定义是什么,长大不是无限制的,成熟才是一种长大,从这次挫折中,她也看见掌生谷粒就到了成熟的时候。

对于前仆后继想创业的女性,程昀仪也有独到的建议和想法。她认为不需过早定义创业的成功或失败,重点是要能确信自己的抉择,并且能扛起责任,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做到问心无愧。谈到许多创业女性会面临的困境,不仅来自于外在环境因素,很多时候牵制自己的可能是身边最亲的人,比如家庭、小孩、先生。程昀仪以自己身为母亲与妻子的角色分享,女生先不要被自己限制住,如果这份工作没有办法让你兼顾家庭,你可以选择呼救、选择自己要什麽,或者跟另一半讨论如何一同承担责任。“女生一定要懂得爱自己,不是把自己打扮漂亮的那种爱,而是要好好思考怎么做才是最好的,清楚自己的定位在哪。”

透过女性创业家角度,如何看待女性影展

因为发展精致农业文化成了台湾之光,掌生谷粒近几年来也跟许多文化产业结盟,今年受台湾国际女性影展邀约,程昀仪也分享自己对于女性影展的看法。她认为女性影展最大的特色就是搜集世界各地女导演细腻的角度诉说不同文化与脉络的故事,让身为女性的她在倾听时产生很大共鸣,尤其是今年台湾竞赛单元中的影片:《学数学的女孩们》和《拟音》更是她最期待的影片之一。(推荐阅读:【女影影评】《布卡下的唇唇欲动》为什么人们如此惧怕女人的自由?

《学数学的女孩们》记录了两位成长在台湾六零年代青梅竹马的女生一生追逐数学梦的故事。程昀仪还将这部影片类比为前不久描述 NASA 中三位黑人女性的电影《关键少数》——这些女性将自己的目标放到更远的地方,并做出成熟的选择,尤其在更早期的闭锁年代中,女孩要坚持梦想需要多大的勇气去冲撞体制。程昀仪特别把这部影片推荐给年轻女性:“不是谁阻止你或制定你去做什麽,而是你自己选择做什麽比较重要。”

另一部影片《拟音》则是记录台湾资深音效师胡定一先生的故事,述说电影中除去影像之外的所有声音部门是如何制作并演进的。程昀仪从这部影片中感受到导演有一颗温柔的心,能够细腻地设想听者的感受,品味音效师想传递出去的想法进而引导别人情绪的共鸣,而这正是拥有温柔性格的人所天生具备的观察能力,让她非常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