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各位前阵子有没有看见一些报导,里头提到一个人大脑的杏仁体越大,社交网络也越大,朋友越多?如果没有的话,我先给各位几个连结看看

大脑杏仁体大小可反映人的社交情况

想知道一个人大概有多少朋友,也许简单地做一个大脑磁共振扫描就可以了。一项最新研究说,大脑中与社交能力有关的杏仁体的 大小,可以反映出一个人社交圈子的大小。新一期英国《自然·神经科学》杂志刊登报告说,美国东北大学等机构的研究人员利用磁共振成像技术测量了58名志愿 者大脑中杏仁体的大小,并通过问卷调查的方式询问了他们的社交情况。结果显示,杏仁体越大的人,通常具有更大的社交圈子,两者之间存在明显关联。

研究:朋友太少?怪你的杏仁核太小

朋友太少吗?先别怪自己,怪你的大脑结构。研究显示,大脑颞叶(temporal lobe)内的杏仁核(amygdala)左右着你的朋友数量。杏仁核位于颞叶的深处,通常与“同情”、“害怕”的感知有关联,但最新的研究发现,一个人 的杏仁核越大,他的朋友越多,社交群也越复杂。

研究:交友广阔 脑杏仁核也大

你常花时间和很多朋友共处吗?这可能代表你脑中有个特殊部分较大。那就是位于脑部深处的“杏仁核”。

一项初步研究,对58名志愿者脑部进行扫描发现,杏仁核愈大,志愿者的朋友及家人就越多。


这些报导都来自于这篇去年12月26号刊登在自然 神经科学(nature neuroscience)上Bickart等人(2010)的新研究。你可以发现,虽然大部分的报导都正确地以“相关”来描述杏仁体大小跟社交网络复杂度跟大小的关系,但也有新闻报导直接错误且武断地说杏仁体可以“左右”朋友数量。更有报导把杏仁体(主管情绪)跟海马体(主管记忆)混在一起谈,错很大。

部落客神经批评(The Neurocritic)也对于许多英文媒体的错误诠释感到很无奈(而台湾的媒体又都重复了这些错误),尤其是很多报导刻意把脸书朋友有多少跟这篇研究连在一起谈,因此写了一篇文章来解释杏仁体相关研究,以及这篇研究到底告诉了我们什么,以正视听。我们来看看他怎么说:
首先,Bickart等人(2010)这篇研究引用了Dunbar(1998)提出的“社交大脑假设”,以佐证“越会社交的动物,大脑越大”,然而神经批评认为Dunbar的假设并没有学术证据支持。

再者,这篇研究用的社交网络定义来自Cohen等人1997年的定义,而Cohen等人的研究又是引用自1991年出版的一本书,在那个时候并没有脸书这玩意,那时候可以称得上社交网络的大概是最早的BBS The Well(1985)或是后来的Geocities (1994) 跟 Tripod.com (1995)。然而这些刚出现的大众网站Cohen等人当时研究时也没有算进去,他们是以“跟另一个人是否每两周起码通一次电话”来作为判断指标。同时, 研究也没有发现杏仁体大小跟生活满意度以及社交关系品质有任何相关,而且这篇研究也没有区别“很多同事、很多家人、很多爱串门子的邻居,但是没有朋友的人”,跟“过着群居生活,每晚都在混派对的人”之间的差异性。

那大脑中还有其他区块与社交网路大小有关吗?Bickart等人的研究说“没有”,但神经批评不太相信。他也指出这篇研究中的次团体(特征为年纪大的女性)中有发现海马体尺寸跟社交行为特征是有关联的,这可以推论为记忆力越好,能记住更多人,而且若说掌握社交的脑区块只有杏仁体,那也太难以置信了。

那大脑皮质中含有纺锤体神经元的其他区块呢?难道跟社交没有关系吗?这种特殊的细胞只有人类、灵长目人科动物座头鲸、海豚跟大象有,而这些都是被视为社交活动最显着的动物。其他例如带回大脑皮层岛叶眼窝额皮质呢?Bickart等人的研究表示这些都跟社交网络大小无关,但不少过去的研究却都发现过这些部位与社交行为的关联性。

再问:那没有杏仁体的人难道就没有朋友了吗?例如CASE这里报导过的“大无畏女性”,难道她的朋友很少吗?还有很多其他人的大脑杏仁体受过伤,这些人的社交网络会变小吗?

换个方向问:杏仁体越大,是一件好事吗?不少研究指出自闭症患者的杏仁体都比较大,也有研究发现杏仁体大跟焦虑症有正相关,例如老鼠在经历长期慢性压力后,杏仁体的基底外侧核(basolateral nucleus)锥状跟星状神经元都有肥大现象。

神经批评更指出,还有很多情况跟杏仁体大小有关联,包括持偏保守派政治意见者的杏仁体也比较大,这又要怎么解释呢?

总而言之,“关联不等于因果”,我们还是不知道是因为社交网络比较大(所以产生焦虑)才让人有比较大的杏仁体,还是有个较大杏仁体的人会比较努力去建立社交网络…真要这样说的话,那脸书创办人马克查博格大概有个大到不可思议的杏仁体吧。

 

更多相关文章:

开始快速解读心爱的‘他’所说的话!
原来真是”谈” 恋爱



本文作家:Portnoy郑国威

中正大学电讯传播研究所硕士,部落客,公民新闻推动者,现在是PanSci.tw泛科学网与全球之声中文版的编辑

文章出处:http://pansci.tw/archives/468

如欲转载本文,请来信通知,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