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甜灵魂手帐,写影剧中的关系学,以身心灵出发,让我们抵达新的终点。写在金钟后,今年不可错过的好戏《花甲男孩转大人》,无论男孩女孩,都有该回头修复的伤口。无视过去,只会让你的坚强变成逞强。

灵魂来世界上,或多或少都带着学习的使命。他们在人间的感情中跌跌撞撞、在事业中面临磨难、在世俗价值观中茫然无措,可能攀到高峰、也可能跌到谷底。

柚子甜的女人迷新单元,带妳翻阅灵魂的学习手帐,带亲爱的妳用灵魂的角度看爱情。


〈花甲男孩转大人〉这部小说改编的电视剧,在网路掀起了一阵旋风。无论是卢广仲与蔡振南互飙台语国骂的桥段、亦或是长辈之间的明争暗斗、晚辈间彼此的爱恨纠缠,都在当时成了影迷们津津乐道的对象。(推荐阅读:致爱里的疮疤!《花甲男孩转大人》:就算会受伤,也要去爱

花甲这部戏,道出了许多佳偶怨偶的无奈与喜悲。而〈灵魂的学习手帐〉这次要解析的,正是一对从“怨偶”最终转为“佳偶”的情侣:霸道台客“郑花明”、以及乡村女孩“李雅婷”。


图片摘自〈花甲男孩转大人〉剧照

李雅婷的灵魂学习手帐:接纳过去,才能拥抱幸福

雅婷这个天真烂漫的乡下女孩,打从一出场,就明显地对卢广仲饰演的郑花甲情有独钟。即使花明一个劲儿地追求(纠缠)雅婷,甚至想尽办法要拆散她和花甲,这段三角恋的顺序却还是极其牢固──花明爱着雅婷、雅婷爱着花甲,而花甲,一时之间很难说他是喜欢雅婷,还是把他当成妹妹在疼。

然而,雅婷会盲目的迷恋花甲不是没有原因的。她过去曾和一位有暴力倾向的男人交往。本来她把对方当真命天子,却发现对方后来喝了酒就会打她、甚至拿热水烫她,还曾经有一次她半夜满头是血的去医院挂急诊,缝了好几针。

从那之后,雅婷就对喜欢她的人很害怕,尤其像花明这种狠角色猛烈的追求她,都会勾起她对那段记忆的恐惧。她不愿面对这样的过去,转而亲近看起来木讷、不善言辞的花甲,因为那样的情感,让她觉得“很安全”。


图片摘自〈花甲男孩转大人〉剧照

然而,创伤这种东西,却不会因为逃避而消失的。当花甲拒绝了她的追求,说把她当“很好的妹妹”时,雅婷的心也跟着碎了一地。她的感情没有退路了,藉着酒醉,她终于也隔着墙跟花甲坦承了这段惨痛的过去。那是她生平第一次揭露自己不堪的往事,却也是雅婷第一次好好面对心理的伤。

她脆弱地承认了、哭着面对了;隔着墙的花甲听到了,正好跟花甲在一起的花明也听到了,也一起隔着墙,跟着雅婷一起哭了。

我们的人生,不也常在咬啮我们的阴影下逃亡吗?那些午夜里经常让我们惊醒的恶梦,我们总以为睡久了就会忘记,疤痕久了就回遗忘。谁知道,少了面对的遗忘,永远不是招来幸福的良药,只是把溃烂的伤口缝起来,假以为好了。


图片摘自〈花甲男孩转大人〉剧照

总要逃到无路可走了,想要的幸福都碎了,伤口才在某个时刻溃堤。即使当下如此脆弱不堪,却让一切都终于释然,那些无法原谅的终于过去了,那些不谅解我们的终于明白了,那些想要懂我们的,终于能够走进我们的心。

那次酒醉后的“告解”,最后成为一个奇迹的催化剂:雅婷终于对花甲死了心,也让花明终于看见了雅婷的脆弱,从而从一个盲目追求她、让她害怕的小混混,洗心革面成为会乖乖跑去洗牙,发誓以后绝对不会再让她害怕的好男人。

那是“面对”的力量,也是灵魂课题过关之后,真的让她抓得住的幸福。(你会喜欢:你不需要总是坚强:五个面对脆弱的方法

郑花明的灵魂学习手帐:逞强不是坚强,面对才是

“我知道我一辈子没出息,给人看不起,所以才在你身边,为你跟前顾后的。”花明在剧中最让我印象深刻的,就是他声泪俱下的跟爸爸呛声,简简单单的控诉,道尽了他一辈子的自卑与辛酸。


图片摘自〈花甲男孩转大人〉剧照

他爸爸是人面极广的地方要角、弟弟是人帅又成功的人生胜利组,只有他什么也不是,还早早就带了一个小孩,但小孩也跟着他学坏。有一次雅婷教训他小孩怎么可以说谎骗人的时候,花明还躲在角落哭了。

花明的本性是柔软的,他的霸道和强势,是掩盖他对过去的自卑。他的自卑也造就了他孤注一掷的专情,痴心地认为只要追到梦中情人雅婷,那么过去的挫折都不算什么,人生也就圆满了。

他像只扑火的飞蛾,不惜浑身是伤,也想要追求心中的光。但过度盲目的积极,反而有一次让雅婷误以为花明要侵犯她。她疯狂的抵抗,并且跟花明完全决裂,也让花明重新坠入自暴自弃的深渊。

花明的前半生,是自卑造成的逞强。也因为这样的逞强,让他误以为这样下去,迟早有一天会让他得到属于自己的幸福。我们很多人的人生,不也是这样的吗?在千疮百孔之中,早已遗失了自尊,最后只剩横冲直撞,期待总有一天会有人会看见我们,让我们的灵魂终于可以安歇。殊不知正是这样的莽撞,才伤害了我们自己,也让我们错过了我们爱的人。(延伸阅读:关于错过:我们相爱得太早,明白得太迟


图片摘自〈花甲男孩转大人〉剧照

人因伤害而觉醒,也因为觉醒而终于看清。花明最后终于看见,自己的“爱”如何伤害了人,也终于迫使他去重整自己不堪回首的人生。

他最后在儿子洋洋的“命令”下,被拖去处理一口长年吃槟榔的烂牙,也一改原本吊儿郎当的追求态度,对雅婷慎重的道歉与忏悔,甚至还在墓地里发毒誓:“我如果违背誓言,就被这里的好兄弟都附身”。

雅婷最后赶紧叫他闭嘴原谅他了,不是因为他下跪、不是因为他发毒誓──那只是灵魂表面上的戏。

真正的原因,是因为他们的灵魂在那一刻都过关了:花明勇于放下自己的逞强,重新整顿过去的人生;而雅婷勇敢面对过去的创伤,从而值得一个真心爱她的人。


图片摘自〈花甲男孩转大人〉剧照

后记:灵魂的课题吸引

灵魂的引力是很神奇的,李雅婷的灵魂课题,要学习的是“面对”,而郑花明的人生课题中,学习的也是“处理”。

课题相近的灵魂会互相吸引,然而“吸引”的结果有可能是佳偶、也有可能是成为怨偶。在这部戏里面,未过关的灵魂可能根本不会在一起,雅婷只会继续逃避闪躲,而花明也只会一个劲儿地盲目地追求。

只有当他们终于在因缘际会下面对创伤了,也放下了。而原本无缘的两个人,才有变成“佳偶”的可能。

但无论是佳偶还是怨偶、错过还是终成眷属,灵魂都不会以“在一起”为唯一圆满结局。只要最后课题能够过关,从灵魂的角度来看,那段关系就是最好的安排。

我是柚子甜,是两性作家,心灵工作者,特别喜欢用灵魂的角度看爱情。欢迎追踪我的脸书《柚子甜剥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