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男同志看独立与平权,当民主倒退,言论自由与同志平权被共同撕毁,独立与性别自由亦成了纸上谈兵。

文|五仔

身为同志,笔者时常于民主墙张贴挺同标语,希望更多人得知现今同志的纳喊。民主墙不大,却容纳百川。它是表达政治宣言的渠道,它就是言论自由的体现。

香港言论自由来得珍贵,多年风风雨雨。虽节节败退,港人仍然努力捍卫。它始终成功植根于香港,成为港人口中的“核心价值”。

直到上周,威权政治势力终于仆杀到一道墙上。民主墙只是仅仅出现“香港独立”四大字,当中完全不涵盖有关“独立”的问题:如何独立?何时独立?如何达至独立?。运用常理都明白,空有四大字“香港独立”,完全不能够启动独立的状态。它最终只会是民主墙上一张 A4 白纸。(推荐阅读:香港占中两个月落幕?民主,永不退场

人民言论自由是实现公民权利的先决条件,是理解自我想法和探求知识的机会。容许表达信息,人民才能根据资讯做出合理判断。言论自由同时是社会进步的根源。通过辩论,让人民修正或引发新想法和政策,达至真理。不论港人同意与否,健康的公民社会能够借此引发讨论,例如举办论坛,研究政策,分析地方政治等,从而判断香港前途,这才是成熟的公民意识、民主机制。另外,尽管“恭喜蔡若莲”等字眼不适当,但根据民主墙上的守则和负责管理的学生会亦可以处理,如同过去的处理方式。

本来香港应要向自由、民主的道路迈进。偏偏威权政府就是要拉起撕裂,斗争的旗帜,加上议员、校长、与一众无关的牛鬼蛇神外围组织批斗学生,恐吓对方取消学席,被控煽动罪,甚至连坐法,拖垮其他无关学生实习机会等各种政治追杀,消灭任何一丝丝讨论的空间。最终,学园只会变成人人自危、互相敌视的白色恐怖境地。(推荐阅读:香港人声援!台湾加油,别做第二个香港

笔者看着被埋葬的四大字——“不再恐同”,如同看到我城现况。尽管过去面对主权移交问题,但香港政治稳定,公民有空间和机会去游说议员为小众争取权利。当年只要再争取民协四位议员的支持,使通过性倾向反歧视法。过去,我们有能力逆转未来,为民主和人权打拼。

现在,墙上出现无数复印的“香港独立”标语,与大陆学生“捍卫言论自由”而撕毁的纸碎。墙上只余下政治斗争的战况。笔者不但不可能逼使保守港府为小众平权,社会还要倒退到为一小道墙保卫真正言论自由。正正香港政府亲手埋葬同志平权,以及其他一众民生议题进入政治议程的机会。此时此刻,何谈民主,何谈平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