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是她对世界第一眼的印痕,从此就不可自拔爱上。专访 A-Lin,她反覆用歌声吟唱初衷,去世界兜转一圈,她带着简单的快乐回来,让你在歌里听见勇气,长成自己的模样。

“海是我的第一个歌迷。”——A-Lin

她面朝大海,唱出渴望,那时台东的风飒飒掠过脸庞,海风和着家乡民谣,是她初见音乐的模样,简单快乐,无所拘束;后来一直想飞上去遥望的海,成了每次归途的信念,离家太远了就看海,知道自己不论走得再远,最终都会回山谷里风声回荡、碧海蓝天包围的家乡。

2006 年呐喊《失恋无罪》,唱出现代人在情爱里的孤独与寂寞,夜里飘来这样的低音总能引爆你将溃堤的情绪边界,后来谁没去 KTV 唱过几句“给我一个理由忘记”,总在她歌里看见自己身影,嘴里唱着对爱的洒脱,眼眶却噙着泪,不知是不舍还是不甘心。

我们知道的 A-Lin,低沉嗓音里有女子的坚毅,歌里有撩拨情绪的澎湃,那天她穿着简单黑色 T 恤,脚踩紫色高跟,一头酷劲性感短发踏进乐园,跟我印象中的 A-Lin 很是不同,她出去世界绕了一圈,历时三年带回的歌里有更多人生体悟,忠于自己歌唱的初衷:歌不必撕心裂肺,只要简单快乐做自己。(推荐阅读:敬这时代的人!专访李志:“即使生在缝里,也要继续活下去”

音乐刻印生命,领我看见世界广袤

谈起音乐,家一直是孕育 A-Lin 初衷的地方,宛若初出母体,她抬眼所见皆是歌唱与欢笑,家是充满音乐的场域,这成了她对世界第一眼的印痕,从此嵌入她的生命。

“家人一直是影响我很深的人,只要有家族聚会就有音乐,对我来他们是我的启蒙老师,不只音乐,对生活的态度他们也影响我很深,既然快乐是一天不快乐也是一天,那为什么不选择开心地过呢?”看着眼前的 A-Lin 谈家人,眼眸里有温柔,偶尔闪过少女般顽皮笑意,同家人成长的生命里,生活背景音,随手敲打便成曲,人生如海浪,有起有落是正常现象。

从小星梦深根,对着海唱出热爱歌唱的渴望,海是她人生第一且永远的歌迷,逐梦路上,母亲不似海,更像那稳固耸立大地的山,支撑着她勇敢做自己,“其实母亲一直是默默给我自信的推手,有次她在我的日记本写下:‘亲爱的女儿,有梦筑踏实,每一步都要稳稳地’,这句话对我来说是很大的鼓励,她永远是在背后支持我的人。”(推荐阅读:终有一天,我们并不是得到梦想,而是成为自己的梦想

A-Lin 追梦路上总有跌宕,曾耗费许多长夜驻唱的晚上,一个客人嫌她丑,暗夜里丢来的酒瓶差点击溃信心;各大歌唱比赛奔走,满腔热血上台,探照灯直勾勾地照着理想,灯灭了理想似乎又黯淡了些;怀疑自己时,也想过找个学校报考,看见报名表上的兴趣栏,除了“唱歌”,怎样也没有别的想法。

外公的一句话撑起她的坚强,让她明白自己为何而唱,“阿公病危的时候我很无助不知道该做些甚么,他很痛苦也似乎不再记得我,最后我决定就唱歌吧!”A-Lin 在阿公病榻旁悠悠唱起古调,“奇妙的是一唱完,阿公的眼睛突然变得温柔,温暖且泪汪汪的看着我,他把手伸来抓住我手的温度,我依旧记得。”歌有魔力,牵起每个生命连结,“那时外公告诉我,他知道我很喜欢唱歌,但他要走了,以后会在天上保护我,要我坚持唱下去。”

至此 A-Lin 懂了歌唱的意义,遇见再多困难,都没关系了,知道这世上有人因唱歌而与自己有所连结,就能一直一直唱下去。

回归简单快乐,勇敢经历生命

歌很神奇,同首歌曲在不同时空牵起素昧平生的人的生命,歌里故事是每人各自的诠释,因着生命经历不同,而有不同感受。

藉着歌曲与自己对话、和他人连结的过程,我疑惑 A-Lin 如何给出情感,唱的每句都直达人心,“唱情歌总让我又爱又恨,我唱歌都需要闭眼睛去感受情绪,睁开眼后要拉回情绪的过程其实很难受,但一张开眼看见有人同你一起唱一起哭,这时,我们的生命经历好像有了一段交错,一起共享这些情绪时,我们并不孤单。”(推荐阅读:做一个对世界提问的人!温郁芳X柯淑勤:人生,痛过哭过才知道

后来才懂这些透过歌曲交叠的一期一会,一直是 A-Lin 唱下去的动力。

这次历时三年,带回《A-LIN》同名专辑,她希望可以藉音乐传递给正面能量与乐观的态度,凸显 A-Lin 的个性,用歌里的简单快乐,让听者找到伤口可以宣泄的地方,最重要的是活在当下,用珍惜的心态去面对每天的生命经历。

让自己成为生命的挑战者,每一天都重新检视自己,勇敢站起。

A-Lin

谈起专辑最想与歌迷分享的歌曲, A-Lin 偏头想了几秒,仍想用自己追梦的故事鼓励大家,勇敢做自己,“《光之海》是我自己的创作,希望藉这首歌鼓励追逐梦想的人们,歌词提到‘浮浮沉沉光之海,点点孤岛连起来’,当我们看地球仪,每个孤岛、分离的陆地皆因海而有了连接。”跟人的生命很像,宛若孤岛的人,最终会有如大海般温柔的人,包裹你悲伤,让你懂,这世上我们都不曾孤独。

如同 A-Lin 新专辑里头的《好不好》,歌词唱着:“有时候我们觉得自己渺小,需要有人提醒我们重要”,实践理想的过程,因不断有人支持着你,让你懂自己的重要,永远能在受挫时,回望歌唱初衷。“其实我们都是生命的挑战者,每天面对不一样的事物,都让你能够重新检视自己,勇敢站起。” A-Lin 的生活哲学,小事到大事,都是要正视的挑战,再简单若没有跨出开始那步,困难就永远横亘于你生命。

敢于做自己,别让他人定义你的生命

其实生命这一趟来,就是学习。

A-Lin 说着这些年的经历,看得越多也思考越多,“遇到很多人都会让我反思生命课题,”她看着别人的故事,思考自己,“我觉得人与人之间很似镜子,我喜欢听别人讲自己的故事,从他们身上我会得到生命的答案。”

说到这儿,A-Lin 语里有对生命疼惜的柔软,“我有个小歌迷,因脑瘤要剃头才能开刀,头发剃掉后,朋友见她样子都会笑她,但她说了句我觉得很棒的话,她说:‘谁说女生一定要长头发,我喜欢我自己,很帅耶!’听见这故事,我一直很想见她,她勇于大方爱着自己的举动,鼓舞了我。”A-Lin 这头短发,因她而剪,“后来我真的去见了她,唱歌给她听,跟她说:‘因为你我剪了这个短发,因为你,我要跟你一样勇敢,去做自己。’

你要活成甚么样子,都该由自己定义,这也体现到 A-Lin 看待性别的态度,身为本年度酷儿影展大使的她,对于性别也有一套自我看法,“我觉得教育很重要,大人无心的一句话可能影响小孩,我们不应去定义男生是怎样,女生应是怎么样,而是去接受这个生命“他”本身想活成甚么样子。”

其实性别不似教科书般生硬,它存在生活的日常里,只期待每个人都可自在地活成自己,“我对于婚姻平权的看法其实很简单,因为我结婚的时没有人阻止我,我喜欢别人、告白的时候,都没有人阻止我,我在生命里是备受祝福的,所以我希望每种爱都能被祝福。” 说的时候很是认真,A-Lin 定睛自己摊开的双手,像在心底告诉自己:张开是为接纳,用拥抱包容异质。(推荐阅读:【看见同志】大龟X周周:两个人若相爱,就能组成一个家

现代人的按赞学,让我们褪去表面回归初心

聊到接纳,我想起专访前我们与 A-Lin 录了只影片,谈人生、谈女人、谈不为人知的 A-Lin。

影片最后,我请 A-Lin 向下位受访者问出一题,她想知道的问题:“好呀,我的问题很简单,那就是:‘女生需不需要化妆?’”

话音一落,我想着这问题看似简单也不简单,专访时忍不住问了她提问的想法,“嗯⋯⋯其实我最近常思考一个问题,当现代科技发达,世代似乎变得表面,喜欢自拍按赞,却不知道按赞的目的为何?”这是一个按赞学充斥的世代,我们用赞表述自己,一个赞,背后囊括好多意义,也可能,毫无意义。

“如果活得比较表面,人跟人之间会变得很有距离,我们一直希望可以追求自然自由,却活得越来越表面,所以我好奇,美到底应该如何定义?女人应该化妆吗?” A-Lin 的字句,让我反思自己,当社会给出框架,你敢不敢背道而驰?所谓美的标准,让我们回归初心,自己定义。(推荐阅读:和自己赛跑的人 !专访岑宁儿:做音乐要能完整他人,也不吝啬成就自己

时不时地回望初心,A-Lin 不论是在面对社会现象或遭遇挫折,总不忘回头检视自己,像母亲教会她那般,要记得把自己看重,倾听内心的声音。

人生受挫时,音乐深深陪她走过,“刚出道三、四年的时候,因工作而觉得挫折,我自己一人在家放着《以前以后》,在厕所里开始化妆,不断重复这首歌 ,然后冲去淋着莲蓬头,边唱边哭。”她说自己学着辛晓琪唱《领悟》那般,把自己淋成妆全花的落汤鸡,“忽然觉得滑稽,看到镜里的自己觉得有够丑”她哈哈大笑想起过去,“其实人生就是这样,大肆放纵情绪,然后去面对事情。”用戏剧化的方式治愈自己,人不都说嘛,人生如戏,让我们幽默以待。

看着 A-Lin ,我脑海浮现台东的广阔,她的心像风,拂过每个人的生命缺口,因为成长过程中总被分享快乐,她一路走来都期待自己成为将快乐分享出去的人,不论是歌,抑或用良善接纳每个人的灵魂,始终一本初衷。

音乐对我来说,是我的灵魂、我的食物跟我的药,永远陪伴着我。

A-Lin

我想着 A-Lin 的歌声也在每个我们感到困顿的夜晚陪伴了我们的软弱,音乐交错,无意间她参与了许多人的生命,曾经她用《以前以后》教会我们思考爱在生命里的意义,现在,她轻声唱着《一直走》,生命从不该为谁停留,时间推移,一路向前,你会遇见那个颠倒世俗,勇于做自己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