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影像书写二十岁的眼光,人生志愿从没想过要成为“摄影”或“书写者”,却误打误撞走到了这里,他是蔡杰曦,生于 1996 年,相信用自己的脚步留下温度,世界就会越来越好。

从散步开始的一段关系,总是浪漫的。李维菁在《老派约会之必要》说道:“我们要散步,我们要走很长很长的路。”杰曦说,散步就是走得很慢,而这样的“慢”并非指物理上的速度,而是在拍照的过程中,有足够的时间可以感知彼此的故事,藉由散步,欣赏、记录沿途的风景,慢慢地和读者一起成长。

幸运,是建立在努力之上

原本想念戏剧系的他,阴错阳差地进入了中文系,每天花大量的时间沉浸在文本里,然而那并不是他想要的生活,为了转系,他修了许多戏剧系的课,甚至实际参与剧团演练,长达五个月的经历却推翻了他之前的想法、打乱了原本的计画。“我第一次从头到尾参与一个剧场,从演员征选、技术排练、演出到收台,那段时间让我发现这项职业需要大量的热情和创作能量支撑才能走下去,然而我并不合适。”一直以来他的努力是为了进入戏剧系,但却发现那不适合自己,中文也读不下去,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因此有一段时间他感到很自卑。

在这样的日子里,摄影误打误撞地成了他的浮木,从系上活动开始着手尝试拍摄的他,渐渐地拍出了兴趣,但让他下定决心,想要持续拍摄下去的动机,是他的家人。离家北上念书后,一直都在帮别人拍照,直到某天回家才突然意识到弟弟、妹妹已经长这么大了,那时弟弟正要参加参加跳绳比赛,杰曦便替他拍照记录,并将照片放上网路分享,结果意外得到许多回响,让他发现这是他想做的事,因而转入了和传播、平面设计相关的生传系。(推荐阅读:拍下最亲密的样子:以色列女摄影师的裸体家庭摄影

大学不是一个职前培训所,不论就读哪个科系,都会培养那个领域的眼光。

摄影,用不同的视角去看他们的世界

为了用更好的器材拍摄,他开始了集资计画,并创立了“杰西散步”,希望为这些影像留下完整的记录。起初他对自己的影像并不是很有自信,总担心作品太过生涩,凭什么别人愿意花钱请他拍照?还能做些什么,才能和其他摄影师有所差别?于是他决定写下集资计画中所遇到的故事,并在被摄者同意的情况下,将这些故事放上社群与人分享。

就像日记一样,书写某方面来说是很私密的事,因为它包含了很多难受的情绪,但就像<脑筋急转弯>里的忧忧,有时候难过的力量也是很大的。

和被摄者相处,体会他们正在经历或是即将面对的事,或许无法全然地站在相同的角度,但至少能学习透过他人的眼光去看待这个世界。曾经有一位忧郁症的女孩请他拍摄“她还开心的模样”,杰曦说在见面以前,他曾先入为主地浮现“为什么不能正向一点?”的想法,然而相遇后他才明白,“被忧郁笼罩而感到厌世”并不是她能选择的,她就是属于这样的眼光。“我并没有要透过他人的故事,感知自己幸福,我们能做的是同理以及陪伴。因为摄影,让我看到这世上有很多事不是我们想像得那么美好。”(推荐阅读:

很多时候脑袋里一团糟,透过书写能够梳理情绪,让你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同时,书写也是一个放下的过程,当你把它写下来,就是把重量放在那边。

他的创作风格总令人感觉温暖,然而不论是文字或影像,我们看见的,其实是已在内心打完架、平衡过后的蔡杰曦,“温暖、正面并不是我特别想要传达出来的事,我不觉得每个人都要正向思考,只要找得到自己面对世界的方式,能够处理自己生活上的问题或情感就好,只是我倾向把它想得好一点,就像调色一样,我会把照片调得比较温暖,然后下一个好一点的标题或注解让它留在心中,这也是我面临问题时处理的方式。”

每个人都要学会找到排解难过的方式,偶而负面或厌世也是一种方式,但无论如何不能被自己的情绪困住,如果每个人都能把自己过好,那我们是不是就会一起越来越好?

谢谢你,曾经走进我的景深里

在采访的最后,我问他:“拍了那么多朋友和家人的照片,如果要以一组照片来分享你的故事,你会想要怎么呈现?”他笑笑地说,照片里不会有他的存在。因为在人生中陪着自己走过这段路的人有谁,往往比自己是谁而更重要。“走到现在,能够拥有别人的故事,或是从别人的生活里发现自己,是一件很幸运也很幸福的事。我曾经觉得自己很重要,但当把自己放得太大,反而让我看到许多自己的缺陷,因而令我感到自卑。透过摄影看到他人的经历,这些故事都在影响生命、影响我。”

景深是个从模糊到清晰的过程,不管是“渐近到渐远”或是“渐远到渐近”,它都是一个循序渐进的状态。在生命里会遇到很多人,不管交情是深是浅都带给他一些收获。“他们的影响成就了我是什么样的人。不管是好的或坏的,都要谢谢他们曾经出现过或是参与我的生活中的某一段。”(推荐阅读:家家的十句生命语录:你明白自己的定位,就不怕别人定义你

他说,谢谢你的潜台词是“谢谢你来(过)了,即便你有一天会走,我仍相信因你而来的每件事、每个影响,包含眼泪都是好的。”每一段相遇中必然的过程,就是走到最后一定是自己陪着自己,每一段路或是选择,不管家人或情人,我们每个人都会给彼此带来故事或学习。希望透过这本新书《谢谢你走进我的景深》能参与别人的生活,哪怕景深很浅,也能提供给读者另一种眼光看待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