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胡晴舫新作《无名者》,爱情的开始与结束总是同时发生,爱你让我成了无名者,甘心为你颠倒。

我尚未开口,你已经知道我要说什么了。

世间情话千篇一律,所有人生的结局皆一模一样,死亡既然无法避免,誓言终究无法实现,依然,你等待。等待我开口。

清风吹,山下大海翻滚。金黄秋日午后的岛屿,彷佛一艘船,搁浅在时间大海之中,蔚蓝无边无际,吞噬了历史感,道德罗盘无效,指针不具意义,过去早已远扬,未来还未离岸,现在只有我们,我们只有现在。不久,风也会停止,我们将如两只静止在岩壁上的羊,不晓得自己当初怎么傻呼呼爬上那片嶙峋山坡,每块岩石都锐利如刀,走在上头每一步都割破一个伤口,然而我们毕竟已来到此时此地,就算想要离开,一时也找不出法子。我们卡在遍山石峦,眼巴巴看着自己脚掌不断流注鲜血,宛如红花绽放岩缝,竟不觉得痛。(推荐阅读:【单身日记】一辈子太短,我们何必蹉跎?


图片|来源

因为秋光灿烂。天气美好得像这个世界仍值得活下去。

我该说什么了。我能说什么呢。如果一个单字就完成一个句子,我早说了。如果一个句子就能翻转全局,我早吐露了。我的迟疑,不正是我的绝望拖住我的舌头。

你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眸,像两盏灼灼明灯朝我照来。你不着急,不催促,不显露任何期盼,你只是静静望着我,连呼吸也那么轻。你甚至收起等待的表情,好像你其实没在等我开口。但你知道我会开口,你明白我终要诉说,你准备好了你听见我声音的反应,装在口袋里,只等适当的时刻,你就会掏出来戴上你的脸。此时此地,你像一名懂得天意的农民,纵使闻到了空气中的潮湿,那般浓重,彷佛正站在滂沱瀑帘之下,水气扑人,很快浑身都湿透了,你依旧不发一语。(推荐阅读:【关系日记】王牌冤家的爱情,连你的不可爱我也想去爱

我在你的深深凝视下,就要开口。我知道我不得不说。我必定得说。

人们痛恨我写什么都用爱情比喻,怨叹我不肯正正经经谈政治,嘲笑我没有能力讨论严肃艺术,总是这样闪闪躲躲,躲在庸俗词语临时搭建的街垒之后,从来不敢光明正大战斗。如果我表现得懦弱了,请原谅我。没法老老实实信奉一套主义是我终生难以根治的毛病。路上,我闻到了意识型态的气味便会转弯,听见激情口号就闪身墙角,让游行队伍从我面前过去,然后我执意反向而行。

我不相信什么,亦相信着什么。

我不相信宗教经典的预言,不相信政治传单的承诺,不相信政客的微笑也不相信革命家的高贵。我不相信天堂因此也不相信地狱,因为我相信善良亦可能犯错,而邪恶也有机会变得无私。我但愿我相信孩童的纯真,然而我彻底不相信人性,即使是刚刚冒芽的稚嫩人性。我也想学别人对明月起誓,但我心中明白,明日,月亮就会宛如狗咬的缺一角。

如果我真能用一句话改变这个世界,我毫不迟疑立刻就会说了。

但是,话未出口,我已经不相信那句话。包括我现在要告诉你的这句话。

我羡慕那些斩钉截铁的信仰,嫉妒那些立场坚定的演说,他们骂起人来是那么头头是道,砍人头颅的刀势那般俐落神气,指向前方的指头是如此突出刚硬。不像我,他们从不怀疑自己会摘错脑袋、判错刑罚或指错方向。对他们来说,一切事物都黑白分明,像生死那般严明清晰,非生即死,非死即生。不生不死,那就是僵尸了,还是该死。(推荐阅读:【单身日记】致拼命爱过的摆渡人,最好的爱是不抱期望

什么都不确定,立场摇摆,时时摇晃得像暴风雨中的船,也就难以捍卫。这艘破船,就让它沉了吧。

但你的眼神,却让我想续浮海上,等待天晴,所以我能航向你。

这一点点渴望,已经好久不曾在我心中出现。一个目标,一个目的地,一个前方,朦胧的世界突然聚了焦,像在赤道无风带搧起一道风,船动了,心动了。汪洋之中,升起了一座绿岛。

我该动身往那里去吗,我问我自己。我居然还在怀疑。

我明明白白,此刻,此生,海上吹来的风,与你的眼神,是唯一确定的东西。其余都是可笑的,荒谬的,无聊的,虚幻的,真真无需理会。

而我应该告诉你。用最平庸的锁住最不平庸的,好像这样就能直接抵达永恒。声音大一点,就能推翻生活的暴政,旗子摇得力气大一些,就能减轻人生总是无奈的辛酸。


图片|来源

你明白我要开口,你也明白我一旦开口,这一切终将结束。再伟大的革命理念终要融入日常,再不平凡的爱情终将落入平凡,那句话是邱比特的箭,划破寂静空气、射中一颗心的同时令它停止跳动。因为一切都将确定了,安心了,便难以改变。不该改变。接下来就是尽力维护。哪里都不该去。未来远方再度起风了,亦不能航行。爱情中,必得搁浅,为了成全。

我的堕落于是开始。爱情的开始与结束总是同时发生。所有我珍惜的,以为是我的,像是你,像是在陌生城市也能寻到你脸孔的把握,像是白日将尽之际在你怀里沉沉睡去的特权,像是现在只是互相凝视的一分钟,我终将背叛。就算我坚持到最后,死亡也会逼我背叛。(推荐阅读:【关系日记】花慧与常辉:爱过你,生命便有了归途

或者,我什么不必说。只要好好看着你。这一秒,它不是开始,所以不必担心结束,因为它没打算去哪里,它只是在时间恒流之中取了一滴水, 在蒸发积云落雨重新回到时间队伍之前,它就在我们的舌间,看似寻常,无色无味,尝出细细甜蜜。

就坐在彼此身旁,牵着手,海浪慵懒,秋叶缓缓飘落,凝视对方。沉默中,我们已经相爱很久很久,确认彼此忠贞不渝,死亡亦非我们的敌手。

一秒,一生。一秒过完,而后,已是下辈子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