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史上第一位女总统哈莉玛,领你从新加坡的总统制度看起,反思这场选举里头隐含的性别议题。

新加坡原订于 9 月 23 日举行总统选举,然而 9 月 11 日新加坡选举局公布,五名总统参选人中,只有马来裔的前国会议长哈莉玛(Halimah Yacob)一人通过参选资格审核,获得总统选举合格候选人证书(Certificate of Eligibility)。

这也意味着哈莉玛作为唯一获本届总统参选资格的候选人,将自动当选成为新加坡史上第一位女总统。本届新加坡总统大选将不会出现选战。


图片来源|欧新社

奇妙的新加坡总统选举制度

其实,新加坡总统为不具实权的虚位元首,拥有拒绝总理解散国会、赦免死囚、否决政府提名的要职(如大法官或三军总长等)等部分否决权,但国家的最高行政权在总理手中。

总理由国会多数党领袖担任,总统则须经全民普选产生,例外情况为只有一位候选人时,可自动当选新加坡总统。

哈莉玛今年 63 岁,她从 2001 年开始投身政治,并多次当选国会议员, 2013 年获选为国会议长,上个月才宣布辞去议长及议员、退出新加坡独立至今唯一的执政党“人民行动党”,为参选总统铺路。(推荐阅读:第一任“女总统”上任,性别平权的路还很长

巧的是,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去年通过的宪法修正案加入“总统保留选举机制”,规定 30 年内若连续 5 届选举没有某种族的总统,第 6 届总统选举只能由该种族的候选人竞逐。前五届未有马来裔的总统,故本届保留总统席位予马来裔候选人竞争。

今年符合种族资格的候选人有三:退出执政党的前国会议长哈莉玛、地产大亨沙里马里肯(Mohamed Salleh Marican)和海事公司亚太区主席法立(Farid Khan)。

不过,根据香港 01 的报导,新加坡对来自商界的总统候选人的标准更为严格:必须拥有所在公司的最高执行权、并在此职位任职至少 6 年。除此以外,也需要保证离开公司前的 3 个财政年度,股东权益平均要有 5 亿新加坡元。相对而言,对政客的总统参选要求相对较低,哈莉玛因拥有超过 3 年的议长经验,可直接成为总统候选人。

亦有人批评,种族保障制度损及举人唯贤的公平价值,哈莉玛则有不同看法,她在宣布参选前接受《海峡时报》访问时指出,只限马来裔参选的政策,是证明新加坡致力于种族多元而非空谈。

哈莉玛会否成为政治正确的吉祥物?

不过就外界看来,这样的安排似乎过于刻意。毕竟种族或性别保障通常针对参选名额或席次,而非从一开始就排除特定种族参选。

亦有媒体评论,这只是李显龙以政治正确的宣称排除真正具威胁性的政敌。

真相如何不得而知,不过可确定习以家父长式政治治理国家的新加坡,已确实感受到性别与族裔政治的压力。

哈莉玛的当选将使新加坡成为全球第 22 个拥有女性元首的国家,也是该国 47 年来首位马来裔总统。她的女性身份、来自该国最贫穷少数族群的背景,对新加坡以及该国马来裔人士来说,具有一定的象征意义。

只是,当哈莉玛的总统之路愈是看似一片坦途,对比亚洲各国女性政治人物如何在竞选场域碰撞阳刚排他的政治氛围,愈难令人感受这位女性总统可能替新加坡带来的新气象。(推荐阅读:性别权益不是你的催票工具!2016 总统大选缺席的性别政策


Photo credit: Reuters / 达志影像

在新加坡对外释出的新闻中,哈莉玛亦有典型“靠自己力量从贫穷翻身、照顾家庭价值”的神话故事。

她八岁丧父,为帮忙家计一度成为“逃学少女、翘课女王”,后来被校长训话开导,发觉这样下去可能误入歧途成“坏学生、吸毒青年”,于是振作一路念到新加坡国立大学法律研究所,还“兼顾学业、家庭与工作”。

除了公关表态外,哈莉玛个人的政治主张全然在媒体上隐形。她的故事及媒体形象吻合儒家社会对女性参政“母仪天下”的温良恭俭让期待框架,我们总觉得这人太模板、太无瑕疵了,她更近似于一组家父长政治里的女性理想,而非一个真实有血肉、会痛会愤怒会挣扎会为人争取权利的人。(推荐阅读:【性别观察】希拉蕊・柯林顿的女总统之路有多远?

当“性别”与“种族”被家父长式政治体制干净摆盘上桌,当国家替你设定观看性别的方式,当性别仅供展示而非讨论,你以为看见了性别,事实上什么都没看见。

性别议题在阳刚父权政治场域不断进化,新加坡的总统“选举”其实也展示了性别议题如何为政治正确的公关宣传给收编,而非真正促进体制产生质变的触媒。

期待哈莉玛就任后,她的手脚施展可以更“不完美”一些,不必样样服膺国家机器下达的正确指令。期待她去扛起自己藉身分政治当选应负的责任:为马来裔人民的处境行动,至少,替新加坡女性打造更友善的公共参与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