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麻醉风暴 2》导演,现世或许没有完美制度,改变体制的想望还远,但当一世代决定投身,不放弃自我价值,这些努力定会在之后酝酿成改变的一股风向。


《麻醉风暴 2》导演萧力修(右)、洪伯豪(摄影:李昆翰)

萧力修执导的《麻醉风暴》是2015年台湾小萤幕最大的惊喜之一,这部短小精悍的迷你影集,把医护人员过劳、医疗人球等议题,揉合进悬疑推理类型的故事架构里,剧中的医疗场面也写实到连真正的医生都信服,后来它在第50届金钟奖的迷你影集/电视电影类别中,拿下最佳迷你影集/电视电影、最佳导演等四项大奖,成为该届获奖最多的作品。

两年后的今天,《麻醉风暴2》要播出了,第二季的集数更多、拍摄规模也更大,为了应付比上一季更艰钜的挑战,萧力修邀请曾参与第一季前期讨论的导演洪伯豪加入,一同担任本剧的导演,现在来听听两人怎么谈这部戏吧!

预料之外的第二季

“我是从新闻上知道要拍第二季的。”萧力修笑道。

萧力修坦言,他本身并没有拍第二季的念头,对他而言《麻醉风暴》的故事在第一季就已经讲完了。在得知有投资人愿意继续做这个题材时,萧力修觉得他们很勇敢,因为《麻醉风暴》虽然评价很好,但收视表现没有很突出,显示它并不是一个很大众化的作品,不过既然有人觉得能够往下进行的话,他认为可以来做做看。

萧力修表示,不论是从戏剧面或议题面来看,《麻醉风暴》都是一个很有标志性的案例,他希望第二季能够做到像第一季一样,把严肃的议题放到一个观众容易阅读的语法里,让他们可以在生活中做讨论,同时感受到社会的变化,这是萧力修对这部剧最主要的期许。

因为第一季已经是很完整的故事,要怎么在它既有的元素中挖掘出更多东西,成了编导这次最大的挑战。不论是萧力修或洪伯豪,都希望第二季能比第一季有突破,在题材和格局方面都要比前作更大更深。(推荐阅读:活着就为了拍电影!三位创下电影里程碑的国际女导演

不能抛弃品牌的核心价值

洪伯豪透露,在他加入剧组时,已经有一部完整的第二季剧本,但是大家看完后都觉得:它没有延伸第一季原有的东西。虽然故事是延续自第一季,但是主题却转向医院里的情感纠葛,甚至还有三角恋的情节出现,他们觉得这跟《麻醉风暴》本来的形象完全不一样了。

洪伯豪说:“瀚贤(编按:本剧制作人)他们本来的想法是,第二季要朝更大众去、要让大家愿意看,所以情感戏一直是他们想要着重的面向,我觉得它不会冲突,但是你如果把整个戏的重点放在那边,它就不像《麻醉风暴》了。”

这时距离正式开拍只剩下两个月,编导们赶紧开始重新调整剧本,放进更多他们想讲的议题,并让这些东西与医院内的风暴相呼应。但因为时间真的不够,所以最后只好一面拍、一面继续修改剧本,在非常紧迫的情况下把戏拍完。

“希望能维持那个品牌对观众的核心价值,他们原先阅读的时候觉得核心价值是什么,如果你把这个东西抛弃掉了,那就感觉好像有点借壳上市。”萧力修说。


萧力修希望能维持《麻醉风暴》对观众的核心价值(摄影:李昆翰)

编导如何与医疗顾问互动

《麻醉风暴》之所以能够呈现出写实的医疗场面,关键就在于专业的医疗顾问。由于第二季故事规模扩大,第一季的医疗顾问另外找了四个不同科别的医师组成团队,来替剧组解决医学方面的问题。而没有医学背景的编剧和导演们,是如何跟他们进行合作的呢?

萧力修说,通常是先由编剧写出剧情需要什么样的状况、要医治的对象是谁,然后再交给医疗顾问找出适合的案例,接着再由导演和编剧确认案例有没有解决他们的戏剧需求。洪伯豪说,有时候内容太过专业的话,观众会看不懂,所以他们会跟医疗顾问来回讨论很多次,以找出观众最容易理解的形式。

另外,洪伯豪表示,因为医疗顾问他本身很喜欢看美剧,所以有时候也会跳脱医学领域,直接给他们戏剧方面的意见,他觉得这对剧组也很有帮助。


《麻醉风暴 2》工作照(图片取自公视-麻醉风暴脸书)

重新回归的老班底

对第一季的粉丝而言,第二季最惊喜的应该是原班人马几乎都回来了,不只有男女主角萧政勋(黄健玮饰)和杨惟愉(许玮甯饰),甚至连在结尾伏法的叶建徳(吴慷仁饰)也再度现身。


《麻醉风暴2》剧照(图片取自公视-麻醉风暴脸书)

萧力修坦言,因为一开始剧本还没有完成,所以要把这些老班底叫回来很难,他们会纳闷自己到底要演什么,非常没有安全感,导演只好亲自一个一个他们谈,试着说服他们,同时也把老班底对故事的意见融入当时还在重整的剧本里。

吴慷仁饰演的叶建德在第二季是个刚出狱的更生人,吴慷仁针对更生人的身份给出很多细节,比如他认为他应该要增胖、而且还要剃光头,这些都是导演原本没有要求的。“所以我觉得慷仁在这方面还真的蛮令人佩服的,他愿意为了这个角色去做到他该有的样子。”洪伯豪说。(推荐阅读:被好戏虐待的幸运!专访吴慷仁:“圆融是途径,缺角才让你成功”


吴慷仁在《麻醉风暴2》中的扮相(图片取自公视-麻醉风暴脸书)

萧力修表示,他不是学戏剧出身的,所以他其实不能教演员演技,对他来讲最重要的是演员融入这个故事的程度有多少,他的任务只是把他们引导到故事里面,让他觉得很幸运的是,这次的演员都很愿意这么做。

叶建德作为第一季的大反派,背景故事早已全部说完。萧力修笑道,这个角色会保留是因为“大数据”,大家都希望卡司里能有吴慷仁,为了让叶建德合情合理的回来,编导们绞尽脑汁,甚至还想过让他出来竞选立法委员,最后决定让他以更生人的身份登场。

饶舌医生与正义记者

除了第一季的老班底外,第二季还新增了两位重要的角色:李国毅饰演的医生“熊森”以及孟耿如饰演的记者“沈柔伊”。

熊森这个角色平时是医生,下班后就化身成为饶舌歌手,这样的双面生活听起来很不可思议,然而却是从现实世界取材的。萧力修说,当时还不确定第二季会不会开拍,他在思考有什么新的东西可以引起观众的好奇心时,刚好看到一个新闻,有一个医生平时会写饶舌歌曲,然后把它录音放到 Youtube 上。


李国毅在《麻醉风暴2》中的扮相(图片取自公视-麻醉风暴脸书)

萧力修说:“我觉得这个蛮新奇的,而且以 Rap 来讲,它就是比较直接的去批判事情 ,跟我们故事的题材是蛮接近的,所以后来想说,创造这个角色看看。”萧力修表示,自己习惯创造像熊森这种很漫画式的角色,虽然角色设定很特殊,但他希望观众相信真的有这样的人存在,这时洪伯豪对于人物真实性的要求,就对他很有帮助。(推荐阅读:从危险心灵蜕变的谢政杰!黄河:“每个角色都是我的一部份”

在第二季中引进记者的剧情线,除了是希望故事不要只局限在医院里面之外,萧力修说,现在大家对记者的印象好像就是很无脑、只会扒粪,但其实还是有很多认真的记者,只是受制于大环境而有志难伸,他们想要把这样的记者呈现出来。

洪伯豪补充道,另外记者这个身分也比较容易追查事情,她在剧中要追查的不只是医院内的东西,而是整个体制的东西。


孟耿如在《麻醉风暴2》中的扮相(图片取自公视-麻醉风暴脸书)

不认输的李国毅和孟耿如

洪伯豪表示,李国毅和孟耿如加入《麻醉》的压力非常大,特别是要面对黄健玮或吴慷仁这种等级的演员。“可是我觉得他们有一个很好的态度,是他们不认输。”

这两人过去都有许多演出偶像剧的经验,要怎么做出差别是他们最大的挑战。洪伯豪说,黄健玮或吴慷仁对这些新成员其实很有帮助,因为他们不会只顾自己的戏,会跟导演讨论怎么演对方才不会被吃掉。“所以我觉得麻醉对我最感人的是,大家,尤其演员们,虽然状况乱、剧本乱,但是每个人都愿意在自己的角色上扛更多。”


《麻醉风暴2》工作照(图片取自公视-麻醉风暴脸书)

萧力修坦言,其实李国毅和孟耿如都不是当初这两个角色的首选,像李国毅本身并不会Rap,而在当时的海选名单中有两三个演员是真的会Rap的。李国毅让萧力修觉得很厉害的是,他是真的很想挑战,他觉得如果这些事情都克服了,那他应该会往上升一级。

洪伯豪透露,李国毅在演完《麻醉风暴2》后,去接另一部偶像剧,结果到现场发现完全没办法适应,因为跟他想要的表演方式落差很大,后来他在那部戏的演出颇获好评。“我觉得是有把那些层次做出来,而不只是一般的偶像剧演法,所以这真的可以看到他的进步。”(推荐阅读:我不是小鲜肉!李国毅:“运气我没有,我只懂全力以赴”


《麻醉风暴2》剧照(图片取自公视-麻醉风暴脸书)

怎么藏拙是关键

《麻醉风暴》第一季只有短短六集,等到开始传出口碑时已经播到第四集、第五集,再过没多久就要结束了。它的长度是很多电视台不愿意播放的原因,因为不太能够获得广告收益,于是第二季将长度拉到十三集。

第二季的预算虽然有增加,但是因为要操作的内容也变大了,所以实际上并没有那么充裕。因此,洪伯豪认为,怎么藏拙就变成了最重要的事情之一,比如剧中的捷运站爆炸戏,看起来好像场面很大,但实际上只用了三十名临演,是靠调度来营造气氛。


洪伯豪(左)认为怎么藏拙是拍第二季最重要的事情之一(摄影:李昆翰)

为了安定军心,刚开始洪伯豪会跟萧力修待在同一个拍摄现场,剧组看到第一季的导演出现会比较安心,后来拍摄进度延迟,萧力修必须自己另外拆出一组,变成两组同时在拍,而他本人还要协助修改剧本,最后连两组一起拍都来不及了,只好再请另一名导演林志儒来支援。

洪伯豪说,一般偶像剧一天可以拍掉二十页,但他们怎么拍都只有八九页。萧力修表示,最大的问题是这部戏有太多技术含量了,尤其是手术戏的部份,等到他们排练完确定没问题,通常都已经过中午了。最后《麻醉风暴2》花了四个月才杀青。

捷运站大爆炸

捷运站大爆炸是《麻醉风暴 2》开场的重头戏,这一段在最早的剧本里面就有。萧力修表示,他们最初希望能创造一场大型灾难,来呈现医院面对这种紧急状况时的处境,而他们不想直接用真的出现过的事故,刚好近期国外经常发生恐怖份子的爆破案,于是他们设计让人去炸捷运站,结果没想到剧本写完没多久,真的有人到台铁松山车站炸区间车。

捷运站大爆炸是在当时尚未通车的桃园机场捷运拍摄的,台北捷运和高雄捷运都因为担心公安问题而婉拒了剧组的取景要求,除了死伤惨重的主场景外,其余没有被爆炸波及的车站场景,则是用台北捷运的多个车站所拼接而成的。


《麻醉风暴2》剧照(图片取自公视-麻醉风暴脸书)

远赴约旦取景

《麻醉风暴 2》的一大创举就是远赴约旦取景,滚滚黄沙的中东战地景致,是以往在台湾电视剧里比较少见的景象。

萧力修说,他们在剧情上设定萧政勋和杨惟愉的感情出了问题,所以萧政勋要暂时远离这个伤心地,后来想到干脆让他到中东难民营当战地医生。“那时候其实也没有想说要去(约旦)那边拍,只是如果这一次能有这个突破去到那里拍,在整个格局上会变得比较不一样。”


《麻醉风暴2》剧照(图片取自公视-麻醉风暴脸书)

洪伯豪坦言,因为不确定约旦到底去不去得了,加上预算有限,过程中他们也一直在讨论备案,有没有可能在台湾就把这些戏拍掉,后来在制作人曾瀚贤的坚持和努力下,终于成功让剧组前往约旦拍摄。

在约旦拍戏,萧力修觉得当地人对于影视拍摄这件事没有那么的熟悉,常常发生对方答应好要来参加演出,结果两三个小时后才出现,剧组经常要对这种突发状况做出反应。另外,他们每天都是早上四点出班,下午六点收工,工时是固定的,萧力修笑称,他们会这么准时,其实是担心外国人跟他们要求加班费。

医护人员过劳 影视工作者也过劳

不过,萧力修觉得在约旦的工作模式对剧组成员是比较好的,在台湾拍片,为了节省时间和成本,超时工作已经变成一种常态。要怎么在时间内把东西拍出来,然后还维持着不错的品质,是萧力修接下来想要努力的方向。他希望台湾的拍摄环境能变得比较健康。

萧力修感慨道,第一季讲到医护人员过劳,而现场的工作人员可能就面临着一样的问题。“那你讲完了这个故事,是不是也该好好重视我们自己的工作?”


要怎么在时间内把东西拍出来,然后还维持着不错的品质,是萧力修(右)接下来想要努力的方向(摄影:李昆翰)

郑有杰导演曾在专访中提到,如何让工作人员保有良好的生活品质,是他现在拍片时最在意的重点。洪伯豪表示很认同他,也很开心有另一个导演这样想。“因为除了制片方以外,导演也是控制时间很重要的因素之一,所以如果我们自己意识到这件事,我们就应该想办法,让我们需要的拍摄量在时间内被完成,创作是一件事,但是怎么让它健康的执行是另外一件事。”

萧力修又说:“该怎么去安排这些可行性,应该拿来当做我们自己(导演)的专业。”

这次《麻醉风暴2》在约旦的戏原本预计用十天拍掉,但后来四天就拍完了,为什么可以节省这么多时间?洪伯豪说,那是因为在开拍前,剧组花了一个月规划每天要拍的东西,以及所有突发状况的备案。“因为我们台湾(拍片)的准备期太短了,大家变成现场打仗,你有时候就得等这个、等那个,时间就会浪费掉。”


洪伯豪认为准备期太短是造成台湾拍片超时的原因之一(摄影:李昆翰)

在《麻醉风暴》爆红后

萧力修早在 2003 年就推出短片处女作《神的孩子》,接着在 2007 年拍了第一部电影长片《神选者》,后来又在《阿嬷的梦中情人》、《想飞》等片担任共同导演,直到《麻醉风暴》大受欢迎,他也拿下金钟奖最佳导演后,萧力修的名字才真正被普罗大众注意到。

问起《麻醉风暴》的爆红是否有为生活带来任何改变?萧力修先是回应没有,但是洪伯豪笑着说:“有啦,安心的生了个女儿。”在《麻醉风暴2》拍完的同时,萧力修的第一个女儿也出生了。

萧力修表示,最大的改变应该是开始有很多人想找他拍片,其中电影、电视剧和网路剧都有,他前后一共推掉了十几部,最主要的原因是准备时间不够。那些案子里的角色有各种职业,有跳舞的、有厨师、有律师,萧力修认为应该要给演员充分的时间训练,达到专业技能可以说服他人的程度。“我并不是说这是唯一拍的方法,但是我会的是这个,那如果你看完《麻醉》你喜欢这个形式找我的话,我只能用这个方法来拍。”

萧力修认为,只要画面能说服观众,什么戏都能拍。“超人可以拍、侦探可以拍、神怪的也可以拍,但是你要在画面上先说服他,我看到了、我觉得你这个说服我了,这个是我的方法啦。”


萧力修认为,只要画面能说服观众,什么戏都能拍(摄影:李昆翰)

希望观众可以得到什么

谈到希望《麻醉风暴 2》可以带给观众什么,萧力修表示,第一季要说的是:世上没有完美的制度,你要等到制度变得非常完美才投身进去,这是不可能的事,第二季则延续着第一季的主题,希望能告诉大家:不要放弃,改变不一定会在我们这一代发生,但是你把对的事做完,后面还会有人继续下去。(推荐阅读:致大人心中的少年!他们在毕业前一天爆炸:我的正义是怀有善良

洪伯豪则认为,第一季要讲的是觉醒,但是如果只有一个人觉醒的话,状况并不会改变。我们都是环境里面的一员,改变需要大家一起努力,当我们都意识到自己要改变,达到这样的共识后,大环境的改变才真的有可能会发生,他希望第二季能够传递出这样的讯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