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dsome Lady 带你看茱莉蝶儿蜕变,她裸露或穿衣都只为贴近自己真实模样,这是茱莉蝶儿式的性感。

说到茱莉蝶儿(Julie Delpy),人们第一时间总想起她在经典浪漫爱情电影《爱在黎明破晓时/日落巴黎时/午夜希腊时》系列的女主角模样,从二十几岁蔷薇般可人的聪明女子,演到与现实交手逐渐世故的三、四十代聪慧女性。


图片来源|电影海报

茱莉蝶儿一直是人们想像中的法式女子代表:聪慧性感、细腻也狂放、浑身带电更带才华。电影中的她亦常是男人欲望投射对象,可她绝不是“被动”的那一型款。

我很性感没错,但拒绝被单一方式欲望

年纪很轻的时候,她曾参与大导演奇士劳斯基《双面维若妮卡(The Double Life of Veronique)》的试镜甄选,第一道题要她扮出性感模样,她心里气恼,干脆伸长舌头朝耳垂方向舔,不论对方是谁,遇上这样的要求她本能都是挑衅。

“看到他脸上表情我就知道自己完了,奇士劳斯基一定不会邀我演出。”

不过这也使得奇士劳斯基狠狠记住她了,后来奇士劳斯基的经典《蓝白红》三部曲,她挑大梁演《白色情迷》主角,那年茱莉蝶儿 25 岁。


图片来源|《白色情迷》电影剧照


图片来源|奇士劳斯基经典《蓝白红》三部曲海报

茱莉蝶儿不只是演员、知名音乐人,亦是导演与编剧。

她与伊森霍克和导演理查・林尼特共同编写《爱在日落巴黎/午夜希腊时》的剧本,两次获得奥斯卡奖提名。《爱在》系列电影有她的影子、亦有她的反叛。她曾接受媒体专访,说她刻意要演个让观众讨厌的四十岁席琳,因那更贴近挣扎于现实中的女子。

同时,茱莉蝶儿也抗拒人们将电影形象投射至她真实生活。

她多次说自己不愿做充满“异国情调”的法式女子象征。茱莉蝶儿自编自导的电影或访谈里,她极爱直言戳破世人对法国情调与性感女人的幻想。

在好莱坞,茱莉蝶儿也一直是个异数。她是少数愿意开诚布公谈电影产业的女性困境、谈好莱坞审美框架外的身体。她的发言有时令人招架不住,更常令人拍手叫好。

我有宽大的法式屁股,更不在意 40 岁裸露胸部

《爱在午夜希腊时》电影海报上,四十岁的席琳穿着细肩圆点包臀洋装,有人说这显得她臀部宽大。茱莉蝶儿对自己身体形状很直率坦然,此时她拿起别人总爱贴给她的法式标签自我调侃,她说:“我就是有一颗很大的‘法式’屁股”。


图片来源|《爱在午夜希腊时》电影剧照

“我没时间节食,节食其实很耗心力,你必须不断担心自己的外表,然后持续上健身房。如果整天担心自己外表,就不会有时间写剧本或是照顾小孩。不太在意外表使我能专注于更重要的事。”

同一部电影中有场裸露乳房的性爱戏引发许多讨论,有人指责这不是女性主义者该有作为,因同戏的伊森霍克并没有裸露屁股,不公平。

大夥在她胸部上兜圈讨论,但那终究是她的身体,她觉得这件事很简单,就是关乎真实。

“我想要更贴近真实,当我看到女生在电影中的性爱场景穿着胸罩,我总会想,你到底来自哪个国家?”

在这部电影之前她从未这么大程度露出身体,但决定裸露,其实也并不需要特别理由。

“这部电影是给能够承受一对裸露乳房的人们看的。女性主义者们曾在七零年代积极争取上空权,真正的厌女者,难道不是那些想把女人藏在层层衣装后的人吗?”

“我是一个真实的人,所以我可以就自己的立场与经验来说‘好啦,我是个没进行整形手术的四十岁女人,这就是你会看到的,没什么好大惊小怪,我甚至不必扬起眉毛。’”

她的坦率来自于透彻理解,当好莱坞长期掩藏熟龄女性的身体与情欲,她偏要裸露不再坚挺的胸部。茱莉蝶儿意欲袒露的,是生命真确活着的模样。

Underdress:别当衣架子,让衣装成为你肌肤

茱莉蝶儿喜欢黑色。她常是一身黑色入镜拍照。


图片来源|beyondthesunrise.tublr.com


图片来源|photographed by Stephane Coutelle, 1990.

她亦喜爱以黑色长袖洋装出席各种盛典,看久了,令人错觉她有另一层神秘浓郁、俐落聪明的黑肌肤。

大片包覆身体的黑洋装,使她看来大方、不会过度打扮,她似乎永远知道怎么穿最刚好。

仔细想想,她的秘诀在透过低彩度单色 underdress,让本真气质跃现衣装之上。


图片来源|Violet Grey


图片来源|Getty Image

电影中的茱莉蝶儿亦常透过黑色 undertone 整体造型。《爱在》系列电影就是如此,三部曲都是一天内的事,整部影片往往仅靠一套服装,黑色是她除了金发之外,恒常穿上身的色彩。

第一集,她上身穿灰色素面 T-shirt,将黑色细肩带洋装外穿,腰上绑着法兰绒方格衬衫,傍晚转凉就披在身上。


图片来源|《爱在黎明破晓时》剧照


图片来源|《爱在黎明破晓时》剧照


图片来源|polyvore.com

第二集同样是从头到尾一套服装,黑色无袖上身、牛仔裤与白绣花铺棉夹克。两人关系陌生冷淡时,她穿着外套。走热了亲昵了,就脱下乳白外套,露出大片臂膀肌肤,她的原色。


图片来源|《爱在巴黎日落时》剧照


图片来源|《爱在巴黎日落时》剧照

第三集罕见地不只一套衣服登场,黑色转淡成了深蓝,不变的是一头金色长发。她穿深蓝细肩小圆点洋装与丈夫散步;与孩子在果园,穿方格纹衬衫配牛仔裤与第一集遥相呼应。

二十年经过,同款衬衫衬出不同女人形状:少女与母亲。不论哪种看着仍觉真美。


图片来源|《爱在午夜希腊时》剧照


图片来源|《爱在午夜希腊时》剧照

茱莉蝶儿穿衣,是让衣服消融于无形,见她本人模样。

仔细观察一个人的穿着,其实能了解许多对方言语不愿透露的部分。穿衣仅选择眼前最美最贵华服的人,缺乏对自我的理解,遂甘心让衣服与品牌将自己吞噬殆尽,远远看着,就只见衣衫与品牌在路上走。

茱莉蝶儿则相反,她风格清清淡淡,寥寥数笔让衣服成为她的肌肤,与身体交融、衬出她本来形状。


图片来源|Boston Phoenix

重看《爱在》电影三部曲,除了重温经典浪漫爱,也恍然大悟:人在穿衣之前,必先穿上自己。

成为人人称羡的“衣架子”其实不难、却无太大意义。

比起做衣架,最好的品味是把衣装穿成身体,首先必须最懂自己,对本真模样有自信。你便胆敢 under dress,让你的气质妆点你、代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