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而已】摄下每个女生自成一格的独特与灵魂,关于未来,插画家金质灵这样说:“我成为自己,就很快乐了!”

树影婆娑,光影交错,那是一个金黄色的午后,我坐在二楼靠窗的位置,远远地就看见金质灵穿着一身白衣走了过来,一恍恍的阳光交叠在她的身上,褐色的头发在阳光的照射下,像是一缕缕的金丝散在空中,我看着她消失在我的视线里,然后出现在面前。

记得第一次看到金质灵的画作,是在当时仍以“猫灵”为笔名的系列画展“月亮在抽菸”,停下脚步是因为那彷佛是个和我完全不同的内心世界,我以为那些黑白线条背后,必定是个暗黑冷酷系的画家,没想到搜寻了之后却发现,金质灵就像是她名字中的“灵”字,似乎不与这尘世有所沾染。金质灵是为自由艺术家,除了画作之外,也常见到他在文字上的创作,三岁拿起画笔,至今二十余年,金瓜石孕育了她的成长,而那里的风中也有着她骑哈雷的身影,细腻的外表下,内心仿佛仍存有一丝调皮。前阵子她将笔名从“猫灵”改为“金质灵”,回到本名继续创作,这让我对于她有了更深的一层好奇,发了讯息,邀请她参加了这次的系列访谈。(推荐阅读:打破社会对女性角色的期待!“女生而已”计画:妳只需要做妳自己

金质灵认为名字十分重要,它代表了整个人的状态,会和自己本身有所连结,之所以更换名字,是代表着她决定开始走向另一个自己,一个全新的状态。一开始她一直担心大家都已经记得了猫灵,放不下已经建立起来的形象,是到了她 30 岁的时候,才真正的放下这一切,回到真实的自己,回归本名对她来说,就像是回归金色品质的灵魂,将灵魂活出金色的状态。而又是什么让她在这中间找到自己的呢?

 

金质灵说:“小的时候经常觉得我的内心是处在没有饱满的状态,我很想追求什么,但我不知道我在做什么。很多人都说我很虚无飘渺,没有落地,不踏实,我知道我的灵魂和生活是分开的,但我一直不知道该如何去做结合,是一直到了最近一两年才明白,原来你经历过的这一切,他们的拼凑,成就现在的你。”

“你是因为经历了什么而明白这些的?”

“以前我很习惯会去骗自己,我不想要做这件事情,就会去找很多很棒的理由来美化不去做的原因,不断重复,而这样的欺骗是会埋得很深的。一直以来我觉得我很幸运遇到了很多的贵人,他们会让我回到比较真实的状态,我就会开始自我去拨掉虚假的自己,一层一层,不断地回归自己,才会发现自己的内在,是有那么多的狡猾和偷懒,才会知道原来很多事情走捷径反而是浪费时间,这不是否定自己,而是你终于知道要谦卑,从那之后才会知道要去尊重很多很多的事情。”

听到这里,我想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个切口,会有一个连结点,发现更里层的自己。金质灵从小在父母离异的过程游走在两个家庭之间,不同的家庭有不同的经济状况,而这些都在那时对她造成了金钱上的错乱和恐惧,她变得的虚假和不踏实。她明白很多人出了社会自然就会打工,在社会上一步一脚印的工作,但在当时她的心里,却一直认为自己应该跳过这些,到达另一个位置去做其他的工作。

这就是她当时开始往更深层的自己去探索的窗口,而现在她终于回到属于自己的位置上,在金钱方面也有了新的体会,她不再害怕失去金钱,这并不是要去赚更多钱,而是去体验一无所有,信任自己可以被土地给接住。就像金质灵说的:“有一天我走在路上,我就突然想到说,为什么大家都被这些物质的生活影响到说需要什么样的东西,才有被满足的价值,但其实我们生活需要的东西真的很少,衣服,保暖就可以;屋子,遮风避雨就行,回想到最原始最原始的状态会发现,这些能量其实最终就回归到了土地。我知道我可以把欲望减到很低,我不害怕一无所有,我成为我自己,就很快乐了。”(推荐阅读:这不是你想像的励志故事,单亲告白:“不完整的家庭,完整了我自己”

虽然这是一个切入的窗口,但面对家庭的离异,当时的金质灵其实根本没有准备好面对这一切,是一直到有一天,她的爸爸告诉她说,她一直去怪罪自己的原生家庭,觉得她的人生遇到的问题,都是因为小时候父母离异所造成,但是不是其实是自己不想为自己的人生去负责呢?不断地在心里放大这件事情。

金质灵说:“我爸告诉我,这样我就只会一直卡在那边无法前进。虽然那个当下我没办法醒过来,因为小时候把父母神格化了,长大后才会越来越清楚,他们也是人,我有过多的期待,但这个不代表伤口不会痛,我的目标就是要自己把这个伤口照顾好,把所有事情回到自己,这是一种灵魂上清洁的过程,是螺旋状的成长,会越来越好,不是瞬间的。”

“如果可以的话,你会想要跟那些一样父母离异的孩子说些什么吗? ”

“不论经历了什么样的伤痛,要记得你的人生是你自己的,也许父母会很抱歉造成了这些伤害,也许不会,但你最终还是要站稳站好拿回疗愈自己的责任,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唯有这样的认知,疗愈的道路才可以开始启程。”

在这样的成长过程里,我很好奇金质灵对于自己是怎么认定的?会认为自己是一位什么样的女生呢?

“我到国中的时候一直都是小短发,在 23 岁之前,我都是用无性别的眼光在看自己,我很晚才开始进行自我的性别探索,在我读了奥修之后,23 岁时我才觉察,24 岁的时候我才开始整个过程。我曾经用非常强烈的方式去物化自己,去经验身为一个女性被物化的过程,但到最后我自己却很困扰,我本来是不化妆的,为什么成为女性就应该要浓妆艳抹?现在的我不追求皮肤要白,非常享受阳光,穿着棉质轻松的胸衣就出门,让我的胸膛呼吸。当整个探索过程结束之后,我觉得我的本质还是无性别的,我有女生的身体,但灵魂是自由的。

“以前因为妈妈是在演艺圈工作的关系,相对的一定会将物化自己这部分带入她的工作,自然而然也会影响我和姐姐,我们潜移默化的认为我们的目标就是要白白净净,要有气质。但时间一久,我发现这不是我自己所要的。有一次我开始邀请我母亲,一起把这些内心的束缚放下,虽然有时候母亲还是惯性的担心,觉得我太胖,我现在都会跟他说,可是我很健康啊。我不会再为了形象这种事情去做物化自己的工作。我很健康,很快乐。”(推荐阅读:【女生而已】柴:女同志不需要复制异性恋的感情

金质灵睁着大大的眼睛,充满活力,阳光正好掉到了她的发梢之际,微微刺着我的眼睛,我想当她能够如此坦诚的说出以前的慌乱和不安,并在那些过程里面寻找自己最合适的位置,这就像她名字的意思,将灵魂活出金色的状态。而我有幸能坐在她的对面,享受这些人和人之间的流动,我好喜欢她说的,“我成为自己,就很快乐了”,在台湾的成长环境里面我想一直少有着这方面的鼓励,希望大家也都能在年轻的时候,寻找属于自己的金色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