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比小姐写独身女子的百态心事,这世代患有的孤独症,总有人不能独处却又只顾自我感受。

凭甚么以为习惯独处的人,就不像孤单恐惧症的大众那样自我中心,不会只顾自己呢?

当全世界以为我伶牙俐齿,只有蚊子知我反应迟钝;当全部人认为我有一张刀子嘴,只有利亚明白我长了一颗豆腐心。

影院的灯暗下来,背后突然有女生拍我:“你能不能坐低一点?我看不到字幕。”我愣了,与其说不知道怎样在本来已狭窄顶脚、不能调校的座位上“坐低一点”,倒不如说我不知道原来可以叫陌生人迁就自己。影院票价划一,自由选座,我是全院最早到场的人,挑了倒数第三排中间的座位。

“不可以。”我在毫无准备下担当了拒人千里的坏人角色。

如果可以,那么这么多年我在外国看戏被高头大马的老外挡着视线,我就应该叫他们给我弯腰;如果可以,去户外音乐节时应该叫前面早到占位的群众蹲下,好让姐看清楚歌手的样子。我真希望可以像现在的小孩那样理直气壮,把这种“无理力争”美名为忠于自我。(推荐阅读:【一个人的派对】一个懂得安静倾听你的人,最是难得


图片|来源

第二天回去同一家影院看下半集,灯一暗,居然案件重演。我不明白她为何一再重复决定要坐我正后方。“前面不是有很多空位吗?你要不要坐我旁边的空位?”她无言以对。

她是和朋友来的。这些九○后的小孩在开场前,大声吹嘘自己有多文青。“啊,最近看了一本好像是阿根廷还是智利的那个谁写的小说《牧羊少年甚么之旅》,好看!”“我觉得波赫士《看不见的城巿》更牛。”听完这段乱扯,我本来就该先做好防御姿势。我太没有危机意识了。

我是孤身一人,就必须成全所有情侣档连体婴三五成群,把加钱换来的飞机座位免费换给普通经济舱的带着小孩的父母吗?凭甚么以为习惯独处的人,就不像孤单恐惧症的大众那样自我中心,不会只顾自己呢?(推荐阅读:【赌城单身女子周记】孤独是最新流行,自己吃饭是新的时尚

“不是叫你坐直一点吗?前几天给你推拿好的脖子腰椎又打回原形。”针灸师在我的背上插满痛苦的银针。是的,面对这个不能独处又只讲自我的世代,我屡屡在黑暗中面目可憎地狠心拒绝,然后一次又一次同情心软,默默为陌生人弯下了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