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吴宥蓁给父亲的一封情书:我们有各自的远路要走,但家永远在我心中。或许成长过程里我们各自过活,唯有家人安好,才能放心地好好生活。

Yahoo 信箱突然跳了通知出来,不知道为什么,顺手就点开了这累积了两万多封未读信件的帐号,我敲了密码进去,自从父母离婚后,我就再也不想打开这个信箱,我知道里面有什么,这么多年了,没想到我还是哭了。这是 5 年前,一样的九月,爸妈离婚后半年,我写给父亲的一封信:

Dear dad,

还记得很久以前,你和妈妈曾经告诉过我,关于我的一个小故事,那时候我才没几岁吧,一次带我去打针,你们说那次针头刺进去了以后,我一直很勇敢的没哭,直到针头都拔出来了,我才莫名其妙的开始大哭。也许很多时候我就像那个小小女孩一样,等到事情都结束了才开始意识到疼痛。

今天是 2012 年 9 月 23 日,星期日,下午 2 点,天气晴。妈妈出门聚会,爸爸不知道在哪,弟弟在房间用电脑。

这几个月来,想得很多,改变也很多。

还记得前一阵子你跟我说过,“我不是最穷最糟的那个人”,这不重要,我一点都不在乎,我想说的是,打从出生开始就拥有的东西,我一点都不懂得珍惜,视为理所当然,就像是爸爸接送我上下学,妈妈煮饭给我们吃⋯⋯。对于那时候的我,这些都是无庸置疑的。(推荐阅读:父亲温柔的不只有背影:别怕,爸爸一直都在

很久之后的我,知道我错了,没有什么是理所当然,没有什么是无庸置疑。自从事情发生了改变之后,到现在也好几个月了,我不知道那时候的我,为什么会说“离婚是可以接受的”,我真的懂什么?知道些什么?什么也没有。

那天在整理房间,翻到了以前的照片,打下了这封信,也许是一时感性细胞作祟也许不是,我只希望从今天起,我都能开开心心的向前看,努力过好日子,我还有美好的 18 岁耶,哈哈。

最近好多人生日,看着周围的同学们一个一个的许愿,我也曾经是那个被大家为在中间许愿的人。愿望?我从来没有思考过我有什么真正的愿望。可是从今天起,我知道了下一次当我看见流星或是生日时要许什么愿望了。我只是想要有个简单幸福的家庭,放学回家时能看见爸爸妈妈在客厅看电视,弟弟在旁边嘻闹,电视的声音很欢乐,客厅的颜色是温暖明亮的。我知道很多事都回不去了,我也知道有一天我会向前看,放下这些烦恼,但是爸爸,你一直都没告诉我,如果有那么一个晚上,我真的很想你很想你很想你那我要怎么办。(推荐阅读:写在父亲节快乐之前:多希望你真的是,一个快乐的父亲

我爱我的爸爸,不管他做过什么,他都是我的爸爸,所以我爱他。
我爱我的妈妈,不管他做过什么,他都是我的妈妈,所以我爱他。
我爱我的弟弟,因为他是我弟。

还记得小的时候,都会拿着彩色笔在白纸上大大的写上“爸爸今天要早点回家噢”的字样贴在你的房门口,如果可以重新再来过,我愿意贴十张,一百张,一千张,一万张。

中秋节快乐

爸爸常说,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路要走,他也有他想追求的人生,我们约定每周六见面,所以我每个周末都一定会回老家。

我常常在想,如果我有机会能够写点什么关于家庭的文字,我一定要把这些想法写出来。我们常常因为习以为常,忘了其实所有人和人之间的关系都是需要维系和培养的,抱括家人在内。中学时期的我总是对自己的朋友宽容,却对自己的家人斤斤计较;见到朋友就笑,见到父母就想关房门躲回房间。这很奇怪,为什么我的不耐烦总是丢在了离自己最近的家人身上?

因为我知道他们永远不会离开也不会放弃,他们对我爱的额度是无限,所以我总是敢随意发泄这些情绪,就像是如果这个房租包水电,我一定会每天恣意泡澡吹冷气。但他们明明是我这么亲爱的人,可为什么我总是只有在他们生日或是父亲节母亲节时,才想起来要给予他们关心和爱。小的时候,他们可以天天陪伴我们,但长大后的我却从来没有想过,其实我也可以陪父母去做他们喜欢的事情。(推荐阅读:致总在身后的家人:是你们让我放手一搏,追寻自己的人生

后来的我,一直不断地提醒自己,永远不要忘记自己是从哪里来的,在不断成长地忙碌之余,也一定要记得回头去看看,那个当初生根的地方是否一切安好,因为只有他们都好,我才能真正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