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系日记】,世上没有理想爱情,只有属于自己的亲密关系。海安与马蒂,我们爱的辽阔爱得自由,爱过的当下就是永恒,我们谁也不必把谁拥有。

马蒂,在实践理想与现实中拔河的失业失婚女人,看似平凡的外表下,藏着一颗渴望飞翔,勇于冒险的叛逆心。海安,貌美俊秀的天之骄子,集世间美好及金钱于一身,却拥有一颗孤独,寂寞,冰冷的心。他们都在寻找温存,寻找挚爱,寻找一个能完整他们的生命的人,马蒂与海安,一段关于爱,关于欲望,暧昧激情的关系。

就如同海是蓝的,雪是冰的,这些马蒂闭着眼睛也不用怀疑,眼前的这个人,一定是海安。 ——《 伤心咖啡店之歌》

马蒂对海安的爱太强烈,在还没见到他之前,就已经开始迷恋。她在广告页中写下海安的名,无意识的写下,或许是出于好奇,又或许是听了太多海安的传奇。那些黏贴在伤心咖啡店墙上,女人笑得灿烂的照片,那股弥漫在伤心咖啡店中,颓废而自由的氛围,甚至是围绕在伤心咖啡店,优秀美丽的人们,都像是为了海安而活,那股魅力,不必亲眼目睹,都让马蒂不由自主向往。(推荐阅读:【关系日记】孟克柔与张士豪:你是我的青春,但不必成为爱情

马蒂第一次见到海安,是透过伤心咖啡店的窗,他的容貌超乎马蒂对一个东方男子的想像,上帝捏造这形体时一定耗尽了他对人间的眷恋。海安的美,海安的不平凡,撩起马蒂的幻想,却也同时撩起她太过复杂的情感与思想,是激动是失望,抑或自卑的欣羡与嫉妒,马蒂并不清楚,却隐约知道,对海安的迷恋在这一眼后,只得栽得更重。

“他的心智或灵魂一定相对的不够强壮”马蒂这样想,哪怕是给疯狂的心停下的理由,给迷恋的情感合理的出口。

原来碰上过于强烈的爱慕,随之而来的不是欢喜,而是担心,担心太强烈的爱,会使自己无法控制自己,担心太完美的存在,会令人身不由己。

马蒂清楚,海安的双眼比南极更冰冷,比沙漠更荒凉,却仍跨上重机,跟着海安来到台北最南端;马蒂清楚,海安的自恋与自信,让他成了世界最无情的人,却仍相信,自信只是海安的保护色,在他内心深处,是多么的孤独;马蒂清楚,纵使今天拥有了海安,也不代表什么,因为海安不属于任何人,海安只属于自己,属于自由,属于他所相信的那些自我主义,那些潇洒而脱离社会的生活价值;海安超然,看破世间,却又因为唯我独尊,展露了内心无限的荒芜。(推荐阅读:【关系日记】林夕:对爱情要抱着失去也无所谓的态度

冬日晚上,海安湿淋淋的站在马蒂家门口。海安一拉马蒂的手,马蒂跌进他的胸膛,海安俯过来给她一个深深的,充满肉欲的吻,吻完后,海安说:

“ 你是半人,你们身上背满了文明礼教的负荷,变得不知道怎么活。你想要我,跟其他人ㄧ样,但你不敢承受这欲望。今天你得到我的吻,但你的心想着明天,在应该感受的时候你却想着拥有。”

然而马蒂想说的却是,她太想要海安,这意欲太巨大,太强烈,就连在梦里,马蒂也不愿戳穿,因为她不敢在梦里头,面对梦里的感受。是什么样的爱,连在梦里头都不敢承受?马蒂对海安,怎么能既想占有却不敢拥有?她吸引海安的又是什么?是心灵的契合,文学的相投,抑或肉体的短暂享有?

马蒂与海安的关系太复杂太暧昧太过自由,却又同时美得令人向往令人沈醉其中。

马蒂在海安身上找到她一辈子都在追寻的温存与自由,那么的浪漫不羁,那么的自恋自在,却又美得使人甘愿堕落。而海安教会马蒂的,不是自由,而是坦诚面对欲望的需求。

或许爱不是拥有,而是面对欲望之时,学会坦然享受。或许爱追求的不是天长地久,而是当下真情真意的感受,又或许吊诡的来说,爱如果能超越占有,在应该享受时,不想着拥有,认真感受每一个激情拥吻,每一刻肉欲交融,才能真真切切体会爱的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