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寂寥有人懂,在分手博物馆里,放着每位捐赠者的物件,每件物件代表着一段故事,在这里你不再感到孤单,有人分享着你的伤心心事。

当一段亲密关系结束时,任何一个再平常不过的物品都会变成充满酸楚,有时想丢掉又舍不得、要返还也不太可能,更别提留下来这个选项,如果你也有这个困扰,那就交给这座分手博物馆吧!


图片|路透社

图为发想出“分手博物馆”的维斯蒂卡(右)和格鲁比斯克(左),现在分手博物馆除了在克罗埃西亚、美国设有常态博物馆,有些展品也会被送到世界各国进行短期展览。

这里有一堆不平凡的日常小物

如果没有经过任何解说,你可能会觉得这间博物馆只是展览了一堆不明所以的日常物品,像是罐装小黄瓜、快用完的牙膏、充满使用痕迹的打火机等等,然而,只要仔细阅读旁边的小卡,你就会发现每件物品都有着一段特别的小故事,诉说这些东西背后可能有着引人发噱的小趣事、囊括了另一半不忠的痛苦回忆、或是承载了未能圆满的遗憾——欢迎来到洛杉矶的分手博物馆。


在美国洛杉矶的一座分手博物馆,专门搜集大家既恨又舍不得丢掉的回忆小物。|Photo: Museum of Broken Relationships

来自一对分手情侣的突发奇想

其实这间博物馆的灵感来自克罗埃西亚的两位艺术家,维斯蒂卡(Olinka Vistica)和格鲁比斯克(Drazen Grubisic)在结束他们 4 年的关系后,面对先前一起生活所留下来的物品,他们决定开座博物馆来保管他们关系中剩下的“残骸”,结果这个想法意外地大受欢迎,甚至让“分手博物馆”成为克罗埃西亚的着名景点之一。(推荐阅读:相爱容易分手难!练习面对分手的艺术

向全世界下订单  搜集分手物品

几年后,一名律师造访了克罗埃西亚的分手博物馆,便决定把这样的概念带回美国洛杉矶,他们向全世界募集各式各样的物品,唯一的例外是为了维持匿名性,任何可能暴露身份的物品(如照片、信件)都不收。

摆在腌黄瓜罐的结婚礼服

在展场角落,你可以看到来自旧金山的女子贡献了一件塞在腌黄瓜罐的结婚礼服,旁边的字卡指出,这是她和前夫结婚时所穿的礼服,虽然这件裙子具有一定的实穿性,但是她离婚后就不想再穿它了,却又没办法忍受自己把它捐出去,看着别人穿着那件“曾经美丽现在却充满伤愁的裙子”。(推荐阅读:《分手旅行》:书写遗失的美好,找寻下一段怦然

图即为腌黄瓜罐里的结婚礼服,捐赠者解释到,她会把礼服塞在玻璃罐里,是因为她的前夫当时说自己感觉被这段婚姻卡住了。

庆祝偷腥成功的红酒

另一个角落则摆着一瓶昂贵的红酒,这是来自一对偷腥的伴侣,他们本来打算等双方都离开自己的配偶后就开瓶庆祝一番,但这瓶红酒最终被原封不动地送到博物馆。

天人永隔的遗憾

有件裙子则是一名女孩本来想穿来让她的另一半印象深刻,他却早一步自杀了,让女孩永远失去了展示裙子的机会。

一把钥匙则是写着:“你转过头,不想跟我共枕。一直到你因为爱滋病去世后,我才知道你有多爱我。”(推荐阅读:同性婚姻通过,爱滋人数激增?五个常见的爱滋谣言破解

被取出的矽胶乳

而博物馆内展示的一对矽胶乳堪称馆内最不寻常的收藏之一,捐赠者自述她当年出于前男友的压力去做了丰胸手术,却因为排斥反应,又转而做了好几次手术才把矽胶乳取出。她选择把矽胶乳捐出来,是希望能提醒自己、提醒任何看到的人拥抱自己的模样,不要轻易的因为另一个人而改变。


摆在日记旁的,是分手博物馆的热门商品“糟糕回忆橡皮擦”,象征着要大家把糟糕回忆擦个精光。|Photo: Museum of Broken Relationships

不限于恋爱关系的分手

虽然博物馆内的展示品大多和一段恋爱关系有关,不过馆长海德(Alexis Hyde)强调,他们接受任何关系的收藏品,这可能是与家人、朋友、职场、国家、甚至是与过去的自己分手,像他们曾收到一名中年男子的彼得潘娃娃,代表着他和童年告别;一位爱尔兰捐赠者则捐出一尊宗教小雕像,象征自己放弃了基督教信仰。

在物理和心理上走出伤痛

“这肯定是一举数得的事情,”海德说:“我认为透过给我们物品,你就能在物理上切断与这段感情的关系,这不仅能带给你情绪上的宣泄、也可以为你提供前进的动力。”


Photo: Museum of Broken Relationships

图为分手博物馆收到的其中一项捐赠品。有些人会为他们的捐赠品写上几句简短的介绍,有些人则会写上数百字的自述。基于匿名原则,博物馆的介绍卡上只会标注捐赠者的姓氏。(推荐阅读:分手以后,不用强迫自己不再想念

家人藉机谈论“爱情”

在各种游客组成中,最令海德意外的是许多父母会特别带他们的孩子来参观,并藉机跟孩子们谈论“爱情”这件事。

海德说:“这里变成一个可以安全谈论性爱、谈论情爱的地方,不会让小孩子觉得‘唉呦,妈你不要跟我说这个啦!’的地方。”

让人们不再孤单

当然,这里也是许多心碎的人们前来宣泄情绪的地方,海德指出,博物馆的东西总会让人们有所共鸣,毕竟“人总会有心碎的时候,而这很平常”。

她说:“我想这(座博物馆)会让人们不再觉得如此孤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