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迷幻与破败的世代长出自己的华美,90 年代的经典摇滚人物 Courtney Love,看她如何一路为爱痴狂,在摇滚路上用自己的方式颠覆这疯狂世界。

那是绝美与破败并存的 90 年代,二次世界大战后,文化发展与快速变迁的社会改革,人们试图从制度下反刍出自我思绪,急着用呐喊与反叛,要长出属于自己的另个世代。

Courtney Love——90 年代为人称道的摇滚乐团主唱, 长于那破碎与灿烂的一代,不甩社会压迫,她只愿用自己的方式表态,生命该怎么活,自己说了算;厌倦世人加诸女性定义,她偏要离经叛道,闯无人之境,替女性的气质与身体样貌开拓更多想像。

你可以说她人生不羁甚至活得有些怪诞,但她赤诚热爱生命,一生不随波逐流,活得忠于自己,领你一起认识她一路走来如何狂野拥抱生命,在那迷幻年代里,摇摆出自己的姿态。

Courtney Love:摇滚让我得以颠覆这疯狂世界

不必涉及暴力,我意识到自己也可以做些完全颠覆性的事情。

她出生于一个支离破碎的家庭,父母离异,自小经历颠沛流离、自卑自怜的时光,生命的破败让她心底一直有股隐隐闷烧的愤慨,对父母、对世界、对生命有想深刻呐喊的疑问,不该是这样吧,她的人生。

在充满毒品与迷幻的嬉皮社区成长,13 岁时她曾因偷窃罪被送进少年教养院,却在这儿巧遇改变她一生的音乐,Courtney Love 首次在少年教养院听见并接触到女子摇滚乐团 The Runaways,那歌里的深沉呐喊与撕心裂肺的怒吼,与她的灵魂共振,她终于发现这世上有股声音,能同理她的悲伤,能接纳她的异质,甚至,她找到了一群同她一般极欲颠覆世界的同类,自此音乐与摇滚成了她生命之必须,给了她管道宣泄心底的愤怒,也让她发现,她可以在音乐里重建一个她欲看见的世界,只愿那里有更多元、自由、狂野不羁的灵魂流窜。(推荐阅读:永恒的爱与和平!色彩斑斓的胡士托音乐节

不做被二分法定义的女人:我能温柔也能狂野地欲望性

内衣外穿、透肤薄纱、神色迷茫, Courtney Love 用衣着开启她前卫不羁形象,背后却有她欲传递的意念,身为女人,你可以同时温柔暴烈,你可以迷茫狂欢,你可以穿你想穿的、做你想做的、成为你想成为的那种人。不愿让社会框架定义女人形象,女人不该被二分法定义,你可以在爱人面前软弱却在欲望面前强大,你可以坦露你的性感,直勾勾地欲望他人,这是情欲——再自然不过的东西。

我在某种程度上一直是徒劳的。所有的女人都在社会的二分法底下,有一个美丽的,感性的,被动的一面,一个怪物,放荡的,侵略的一面。——Courtney Love

她也多次在自己的歌曲中探讨社会对女性身体的期待,以及自己如何跳脱欲望与被欲望的凝视,期待长成更自由的个体。

她曾提及自己是女权主义者,但她不喜女性主义于 90 年代急欲突破社会规范却又设下教条给女性,她仅抱持男女都该平等的信念,去活成她想成为的女性主义者。而她这样的立场亦在歌里呼应,她大胆且直接地唱出许多人生的挫折与世人不敢谈的议题。(推荐阅读:【性别观察】泰勒丝“够格”做一个女性主义者吗?

“我打开我的疤痕,吮吸我的伤疤,”她暧昧地描述性爱。“别担心宝贝,你永远不会再发臭了,”她这样写着流产与堕胎。在她《Doll Parts》的歌中,她内省:“我想成为最美丽的女孩,他只喜欢这些东西,我以为这是真的 。”写那些女孩的傻与渴望被男孩认可的悲伤。

在歌里直指自己欲望男性,亦对社会上物化女性的各种行为做出批判,名人光鲜皮肤下用金钱堆叠起的美丽、女孩被期待像洋娃娃般纯洁干净⋯⋯这些意象穿插在她每首歌里,她瞅着社会的黑暗面,嘶吼地唱出她认为的正义。

 

人生就该沉溺在美好事物里:爱与摇滚乐

成瘾是我们的一部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假装不是

在爱里,她也爱得直率轰烈,Courtney Love 与已故的油渍摇滚乐团 Nirvana 主唱 Kurt Cobain 有过短暂的两年婚姻,两人在 90 年代皆是经典的指标性人物,各自在音乐领域里有划时代的成就,面对欣赏的人,Courtney Love 不改洒脱个性,主动追求 Kurt Cobain,最后两人在夏威夷的小岛完婚,有过两年璀璨糜烂的爱恋时光,直到 Kurt Cobain 有天留下遗书,举枪自尽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他俩明亮却倏忽即逝的爱恋也跟着划下句点。(推荐阅读:从佩蒂史密斯到小野洋子,摇滚乐的灵魂爱侣

Courtney Love 在爱里成瘾,Kurt Cobain 死后谣言四起,各种八卦甚嚣而上,但她不在乎外界怎说,始终如一,深爱着他也用自己的方式,在歌里永久地缅怀这段让她戒不掉的爱恋。

一路走来,Courtney Love 在 90 年代活出了她看似支离破碎却无怨无悔的灿烂,在歌里,她用自己信念的价值贯穿,社会给的标准从来无法定义她;在爱里,她爱得竭力、爱得强悍,在能爱的时候就全然地给出自己。

生命满布前卫争议,她让自己耽溺在这些她钟爱的事物,坦白地成瘾,对她来说,旁人看似多舛乖戾的人生,已是她无悔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