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X海苔熊为你点歌】单元,周三七点,准时为你放歌!矛盾型依恋者在爱里的模样,为避免伤害,我们只能绕着远路去爱

其实“演员”是我这一年左右才听到的歌,但歌词完美摹写了我与他之间的关系。我是歌词中的那个“妳”。

一开始在一起的时候,他承诺要给我快乐、不让我难过,看到我落泪的时候他会跟着心疼,他是一个真诚的男孩子,真诚到某些话语从他口中说出就像是从 8 点档的剧到真的亲子皆宜的卡通一样。如果说有什么事他身上一定具有的特质,我想是诚恳吧。

但我却最“看不到”他的诚恳,又或说,我始终不相信他。

我发现在这段关系里,我是焦虑型依附,可能这段关系给我的处境是复杂的,又加上先天不良(喔我们的爸妈啊)(熊按:Sorry 我看到这句噗哧笑了出来),在他追求我的时间里,我不断抗拒、拒绝,说出伤人的话,他一样对我好,某一天晚上他又再问我,要不要跟他在一起,我隔天早上说我们再一起,他突然回我:他不确定了。

他跟我说因为这段时间的相处有些摩擦,让他认真地去思考他是不是真的可以给我幸福的人,而我似乎一夕之间,在他面前就变成一个钻牛角尖的人。

我不停地逼问他,后来他说出了一个连他自己都害怕面对的答案“我在想我有没有可能也同时喜欢另外一个人”

当时让我痛苦,我必须要反覆索取解释,不管是从他那里得到的,或是我自己脑补,我告诉自己这一切很合理,因为在他追求我、被我拒绝、无数个让他痛苦的夜晚时,我拒绝与他对话,而那个女生可以说是他生活中和我撑得上有连结的东西,他就会找他抒发他的情绪。(推荐阅读:【为你点歌】我们是正在磨合,还是根本不适合?

那段时间我们牵牵扯扯,中间我放下他好几次,但他其实所有的时间都拿来陪伴我,我却始终觉得他心里有别人。后来的后来,他跟我说,他真的从来没有喜欢过那个女生,他只是当时状况很差,想要找一个人讲话,他以为这样自己就会安定一点,我就会喜欢他,但没想到失去我只让他更慌乱。那段时间我跟他没话聊(废话我根本不敢跟他聊天),有些小争执时他不知道怎么跟我沟通,(他)只会默默地不讲话。或许是因为这样,他觉得会不会他跟这个有话聊的女生更适合?会不会他喜欢这个女生?他很害怕没办法给我幸福,不敢做出承诺。

最后最后,我们在一起了(熊按:这中间转折也太大 XD)。

但我的不安全感像我的影子一样,永远跟着我,我不知道是不是过去发生过这样的事情让我无法释怀。我知道焦虑型依附的人对于过往的背叛无法谅解,时常拿出来数落人。起先几个月我还是常因为这个女生焦虑起来(根本什么事都没发生),开始跟他吵架。他把他跟这个女生的对话纪录通通删掉,因为他知道无论我看到什么,我都会觉得有鬼,我都会焦虑,那不如删掉。但我就会觉得就是有鬼才删掉啊(熊按:那你到底要人家怎么做阿~阿熊真是猜不透你阿~)。

“什么时候我们开始,失去了底线”

我们很常吵架,就像歌词中的指控一样。第一次我对他提分手的时候,虽然不是在情绪的状况下提,是认真愧疚地和他说我真的这么难搞,你如果要跟我分手的话我可以接受。他就很严肃的跟我说,我觉得你想一想再说。(推荐阅读:【为你点歌】主动提分手的人,也会难过

后来几次很生气我就常把分手挂在嘴上。

再过一些时日,我不提分手了,换他一直提。我得了忧郁症,他很愿意照顾我,但压力也愈来愈大,有时候我们吵架,什么话都骂得出来。 我觉得我像歌词中说的演员,吵架的时候我不知道怎么处理,就是装哭跟装生气,甚至装昏倒(?)装生病,(因为)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别的方法。

我也感觉他在这段关系里似乎愈来愈倦怠,他常跟我说他很累了,他没有想要什么,我想要怎样就怎样。他说他爱我,但他可以分手。

但是转过身来我们不吵架的时候,他又会说他是真的想要跟我继续在一起,只是我不可以再这么任性了。

“其实说分不开的也不见得 其实感情最怕的就是拖着
越演到重场戏越哭不出了 是否还值得

大家都说我们感觉可以在一起很久,我们一开始也这么觉得。但现在我们的吵架愈演愈烈,像最狗血的八点档,说出最难听最伤人的话,愈来愈没有底线,他情绪激动、认真说要分手的那一刻,我却一点难过的感觉都没有,突然间我想问自己: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从头到尾,害怕失去、害怕被丢弃的感觉笼罩我。我觉得很矛盾,当我生病、无理取闹的时候,我一方面可以“接受他离开我”,因为我知道我很糟;另一方面又期待他留在我身边。

我以前相信他够喜欢我,以为他理解我的焦虑、我的忧郁症他会愿意陪伴我,他当时也这么说,但现在我却害怕一切都只是一种“拖着”。

我不相信爱情,就算不爱了,他其实可以直接离我而去。

大家都告诉我,他爱我,我还是害怕。而在这些害怕之外我有问过我自己:我真的爱他吗?这问题更让我害怕。我好想要回到我们最开始的样子,我愿意好好爱他,我不会那么任性了。

“其实台下的观众就我一个 其实我也看出你有点不舍
场景也习惯我们来回拉扯 还计较着什么”

他曾经问过我:“妳不觉得我很可怜吗”

他说他所有的生活都绕着我转,我好难过,因为在一起之前,我们都不是那样的人,也以为各自的自由感可以带彼此走很久很远。我还很喜欢他,但我不知道怎么控制我自己,我计较着谁比较爱谁的功课。(推荐阅读:【单身日记】爱是互相远离的宇宙里,两颗星球的靠近

一开始争吵时,的确,他会愿意先低头:

“我爱妳。”他说。

“是对不起,不是我爱你”我说。

“对我来说,是一样的意思”他说。

我才发现,我计较的尊严,对他来说反而只是最纯粹的爱。而就在我们计较拉扯的时候,爱是不是正在流失呢?亲爱的,我好害怕,我还爱着你,我们还在一起,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我想要努力,我也希望你可以继续爱我⋯⋯。

海苔熊,我好怕、好怕被丢弃的感觉,真的好害怕,但我发现这些感觉最后只能回到我身上,改变是一条长远的路(真讨厌),我又是个性很急的人,谢谢你让我慢下来,慢下来的同时看见更多可能。

女人迷是很棒的网站!!给人支持的力量~虽然大家都说是鸡汤,可是我真的需要,我想要长出一些自信,是这个社会从未教过我的。

by 若水(点播时间:2017 / 8 / 21 上午 12 : 37 : 29)

亲爱的若水:

谢谢你跟大家分享你的故事。谢谢你跟大家分享你的故事,虽然你没有写到剧情的细节,不过完全可以想像,两个人之间的互动是如何的像歌词一样,让彼此辛苦却又反覆拉扯。

“当爱情成了依赖,很容易就会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对方身上,于是容易感到不足、感到失望、甚至无法看清自己的模样”Pia Mellody(2017)说。

我觉得很棒的是,你有发现自己是焦虑依恋,但在我看来,这段感情里面除了焦虑的成分之外,还有逃避的成分——换句话说,我的感觉是你比较像是“又把对方推开,但又在心里面希望对方留下来”的矛盾依恋。

你说,两个人争吵常常失去了底线,他跟你提分手的时候,你很愧疚地跟他说:“我知道我很难搞,你要跟我分手的话我可以接受”可是实际上你是很矛盾的,一方面接受“他可以离开我”另外一方面又觉得很期待他能够留在自己身边。

你把他推开的同时,手却紧紧的抓住他的衣服,表面上叫他走,心里是希望他不要走(不愧是演员、演员阿!)。

你说,因为你不知道如何处理吵架,虽然装哭、装生气、装昏倒,你只是希望他能够多重视你一点、不要丢下你。一般来说,矛盾依恋的人内心可能会有几种复杂的声音(Bartholomew,1990Hazan、Shaver,1987),我把它写成表面和深层的句子(Fanget,2017):

1. 自我验证预言

表面句子:“如果你要跟我分手的话,我可以接受”

深层句子:“我知道我很不好,可是你可不可以不要丢下我?”

如果你提分手之后,他欣然同意的答应了,你就会觉得“果然!果然我是很糟糕的,你看连你都不要我了。”然后验证自己内心的鬼 (Lemay、Clark,2008)——那个“总而言之,被我说中了吧!”有某种程度的爽,却有另外一种程度的哀伤。

2. 搞得对方怎么做都不对

表面句子:“那个女生的照片呢?”

深层句子:“如果你跟那个女生真的没有鬼的话,为什么要把你跟他的照片删掉?”

其实,不论有没有删掉,你都会觉得有鬼(海苔熊,2012)。你会觉得担心、焦虑、想很多,因为就像你说的,不安全感就像的影子一样。然后你会发现,那只“鬼”并不是存在于他们两个之间,而是在你心里面。(推荐阅读:三种影响爱情的依恋型态!用心理学找回感情安全感

3. 分裂的感觉

表面句子:“你真的爱我吗?”

深层句子:“我真的爱他吗?我们这样子,还算是爱吗?”

真正的深层句子:“我真的爱我吗?我真的觉得自己是一个值得被爱的人吗?”

因为不想要再受伤了,所以有些时候你学会把情绪区隔(胡展诰,2017),当他认真激动说要分手的那一刻,你一点难过的感觉都没有。你害怕被丢弃的感觉,可是当他真正说出这些“要丢弃”的句子的时候,你又可以把这个感觉隔绝在外,以避免自己真正受到伤害。

因为躲在壳里面就不会痛。

从理性上面思考起来,你也知道再这样下去只是拖着,你也知道你不喜欢这样“都让他围绕着自己”的生活,但是你无法改变,因为你仍然是扮演那个“需要被照顾”的角色,他仍然是扮演照顾者的角色,这是目前这个关系里面,最稳固的一种组合。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为什么没有办法回到一开始的样子?

心理学 OK 绷

国外着名的成瘾症督导 Pia Mellody(2017)说,这样的一个剧本其实是一种“病态互依”(codependence)的过程,你的角色比较像是依赖者(p.033):

  1. 很难感受到适当程度的自尊心、很难喜爱自己
  2. 很难对旁人设适当的界线,不懂得保护自己。
  3. 很难认清自我、不知道如何与他人分享自己的感觉。(也因为这样很难处理冲突)
  4. 无法顾及自我和他人的需求,不懂得自我照顾,也不知道该如何照顾别人。
  5. 无法体会而且适度的表达自己的感觉,表达需求的方式,有些时候会被人觉得很幼稚(甚至你事后回想起来也觉得自己很幼稚)。

而通常会和依赖者在一起的是所谓的“避爱者”(p.017),他们心里往往有这些信念:

  1. 照顾有需要的人,能带给我自我价值。
  2. 保护需要的人,是我的工作。
  3. 亲近别人,我会感到窒息和受人控制,所以我避免太亲近人。

尽管上述可能不完全雷同你和她的关系,不过我觉得那个“命运的锁链”是很像的。这种互相依赖的样子就像是一个齿轮牵动着另外一个齿轮,你的不安全感驱动着你,而他又不知道该如何来面对你,你很害怕他倦怠,因为这意味着他会丢下你,于是你就用更多“病态”的方式,希望对方留下来;另一方面,对方因为责任感和爱“配合你的即兴表演”,可是久了也真的会觉得疲倦,彼此威胁分手,但却又分不开。(推荐阅读:“我爱你,但不能爱得太靠近”致逃避型依恋者:我们会爱,也会受伤

那么该怎么办呢?其实也没有什么厉害的方式,像你说的,和不安全感相处需要很长的时间,不过,你说希望“能回到一开始的样子”所以或许我们可以尝试这个方法:今昔数线。

在纸上面划一条数线,左边代表你所希望的“一开始的样子”,右边代表“现在的样子”。

在左边写下:当时可以很自由,是因为什么样的情境、人事因素产生的?

在右边写下:现在这种彼此互相拖着的情境,是受到什么样的因素影响而产生的?

中间的部分:详细地写下来,是发生了什么事,会产生这样的改变。

当然,这样的做法不太可能立刻改变你和他的关系,不过或许你可以更清楚知道自己的目标是什么,以及一直以来是什么困住了自己。

安全感的确是一条漫长的路,不过我经常担心在你还没有修炼好之前,对方就走了、不愿意再等了,我相信这也是你所担心的。所以其实我觉得可以同时做另外一件事情是:当我感到不安的时候,两个人可以如何沟通?有可能用比较好的方式来表达彼此的需求,而不要互相伤害吗?

伴侣治疗”是我非常推荐的一个方法,在治疗室里面你们可以学习而且练习适当的沟通方式(而不是用装病、分手威胁,来表达自己的需求),另外一个方法就是可以看下面的参考书籍  (许皓宜,2015赵文滔、许皓宜,2012),里面也有讲具体的沟通方式。

在一段稳定的“病态互依关系”里面,两个人都觉得很辛苦,常常都在分开的边缘,可是“拖着”这件事情本身,也给两个人带来某种程度的好处——你们可以不用面对真正的问题,用一直以来习惯的方式相处——直到有一个人再也受不了为止。

如果安全感是一条没有终点的路、如果爱自己对目前的你来说还是太高的山,或许可以先调整两个人说话的方式,用温和的方法来沟通,先停止互相伤害,才能迈向彼此相爱。

在空中和阿熊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