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七夕为你读诗,银色快手《暧昩来得刚刚好》,你不敢说的爱,让诗人为你告白。


图片来源:市桥织江

最初

写诗的时候耳畔彷佛有音乐

妳睡在我的身旁和缓地呼吸着

 

没有很多时间去回忆从前


我们比那时候的自己走得更远


 

写完最后一个句子我走到窗边


太阳尚未升起浓雾的早晨像千层派

我一直想着幸福是什么模样

 

而眼泪沿着脸颊滑落悄无声息


最末的爱恋犹如最初的誓言

 

幸福过了头

她说有时幸福过了头

感觉好不真实

是不是真心相信的一切

有天终成泡影

手中握的温度也会消逝

此刻像是活在他人的梦中

无比欢欣又感到心碎

云端与地狱彷佛一线间

但总是值得的

想实现的梦很多都实现了

这一分这一秒

再真实也不过了

我笑着安慰她

直到彻夜枕畔的对话

变得沉默,直到她睡去

我还在想忧郁的极限

以及幸福的可能

 

下雨总是好的

孤独的时候 下雨总是好的


假装有谁 陪伴着自己
 


 

悲伤的时候 下雨总是好的


也许沿着雨滴 就能找到你

 

脆弱的时候 下雨总是好的


彷佛听见什么 内心迸裂的声音

 

想你的时候 下雨总是好的


感觉你一直都在 从不曾放弃

你的吻像冰冻鱼

雪已经开始下了

在我没有防备的湖心

你的吻像冰冻鱼

在我灵魂深处暗涌呼吸

 

繁星

也许可以写首诗


把字句敲进天灵盖

吹起人骨做成的号角

用悬念串起五色旗

 

妳将不再感觉到温度

甚至没有孤独的渴望

一切因果都要走到

没有路的天涯为止

 

手捧着近乎灰烬的毛毡

曾经靠近脸颊静电摩擦

很想形容那样的呼吸

但我真的毫无头绪

 

生命总是经受各种磨难

像苦行僧匍匐于地面

卑微地忍耐暴风雪低空掠过

逐渐失去血色的黎明啊

 

妳彷佛天使般轻盈


飘进我不设防的梦境

路途也许并没有那么遥远

我正赶往约束的场所

想起诗人低吟着


四月是残酷的月份

而妳浅浅的微笑

眼神依然繁星闪耀

 

晚安

写给妳的这首晚安曲

昨夜睡去后不曾修改过

望向大海漠然无语妳的侧脸

恰似梦里最美最温柔的颜色

 

怀疑过所有关于宇宙的论述

那些星球与海之间存在着爱么

潮汐与引力无以名状的激越

与泪水和失眠无限循环

 

妳的琴键按照神的骨架排列

是水手们说了又说的古老故事

谁等待着谁的塔罗牌翻转

我以为的暴风雨却还没有来

 

如果有一座岛在这里

我会站成灯塔大喊妳的名字

如果妳刚好搭船经过

请记得靠岸

用灵魂指认我的前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