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瑶写那些生命中的浪漫小事,浪漫不是铺张浮夸,而是在日常里付出的用心与在意,这些微小却深刻的举动刻划了彼此的“后浪漫时代”。

常常有媒体访问我,他们都会问我一句话:

“听说平先生对妳,浪漫得不得了,妳认为,他对妳做的事,哪一件最浪漫?”

这真是一个难题。“浪漫”两个字是从英文翻译过来的,中国根本没有这个词汇。大家都说我的小说里,有很多“浪漫”的 桥段,其实,我往往写的,只是“爱的情节”。浪漫,是一种感觉, 包括了当时的气氛,包括了双方的“心有灵犀一点通”,包括一 些“意外”。是的,“意外”是两个很重要的字。意料之中的事, 很难有浪漫的感觉;意料之外的事,才会带来新奇和浪漫。(推荐阅读:一个男人的真实心声:“只要肯用心,浪漫,无处不在”

在我最初认识鑫涛的时候,我并不觉得他是个浪漫的人,但是,用现在的语言来说,他绝对是个“暖男”。他给我的感觉, 就是温暖、诚恳与温柔。这些,也是我很珍惜的东西。至于“浪漫”,那是很奢侈的东西,我不会在男人身上去找浪漫,那是苛求。尤其事业心重的男人,更不会把时间精力用在制造浪漫上。 所以,“浪漫”这东西,是非常珍贵的,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如果一定要我说出鑫涛的浪漫,我能够举例的,都是一些生活小事。这些小事,对别人不见得有什么感觉,对我,却会让我陷进浪漫的情怀里。记得,有一天是我生日,鑫涛每次碰到我的 生日,都会“如临大敌”,可能在一个月以前,就开始计画给我惊喜。所有我身边的人,像是琇琼、淑玲,甚至办公厅里的薏珺、 琼花、曾慧⋯⋯都会变成他的“同谋”。大家帮他想点子,但是, 想来想去,都脱离不了“花招”。就是“送花这一招”!既然只能送花,送花就变成了艺术!人人都会送花,他的花总要与众不同才行!(推荐阅读:法国女人的浪漫,享受生活中的每一刻

有一年,生日那天,我起床后,房间里已经堆满各路人马送来的鲜花,我看到那些琳琅满目的花,心想,鑫涛肯定没有花招 了。正在想着,却忽然听到窗外的花园里,鑫涛正在大呼小叫的喊着:

“老婆!琼瑶!Nancy ! 快到窗口来!”

我急忙奔到窗前,向花园里一看,居然看到鑫涛挽着袖子, 满头大汗,草地上摆了几百盆小小的盆花,每个花盆大概只有一 个马克杯大,里面是各种颜色的鲜艳花朵,有四季海棠,有非洲凤仙,这些都是很普通而不值钱的花。他却用这几百盆小花,在 花园的草地上,对着我的视线,排出了一句话:

Happy Birthday To My Dear Wife

他就站在窗下的花园里,指着他排列的那些字,对我又挥手又跳脚,像个年轻人一样,笑得好得意。在那一刹那间,我知道了什么是浪漫!这就是浪漫,因为,我心里涨满了浪漫的情怀。 他每个生日都送我花,那一次,他深深的感动了我!原来浪漫里面,也包含了感动。

另外一次,也是我的生日。我们却选在我的生日那天出发去旅游,因为那一阵子,拍戏忙坏了。当戏剧播完后,我不想在台湾过生日,两人就买了机票出国去。为了犒赏自己,我们乘坐的是头等舱。飞机起飞后,大家纷纷解开安全带,让自己坐得舒服一点。这时,忽然有四个空中小姐,推了餐车到我们面前来,餐车上,赫然有个插着蜡烛的小蛋糕,有一瓶香槟酒,还有一大束鲜花。我惊愕的睁大眼睛,空中小姐已经把鲜花递给我,对我说:“生日快乐!”(推荐阅读:【丁菱娟专栏】谁说结婚之后,就失去浪漫的权利?

接着,四位空中小姐就开始对我唱〈生日快乐歌〉,这个举动,惊动了整个头等舱,居然大家都对我唱起〈生日快乐歌〉来。我既惊讶又害臊,脸孔通红,鑫涛却对着我直笑。然后,我们开了香槟,其实我和鑫涛都是滴酒不沾的。我向空中小姐要了很多杯子,分送给头等舱所有的客人(还好人数不多),当然也分送给空中小姐。整个头等舱的客人都为我举杯,还对鑫涛竖起大拇指。这个完全出乎我意料的安排(他怎样做到的?我对他不能不服)震撼了我,那个生日,实在无法不用“浪漫”两个字来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