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宀专栏】致渴望爱的你,去爱里全然地给出自己,唯有信任,才懂爱的真谛,有时候不去爱一个人,比爱人更难。

渴望爱的诗——第一首

那些我们认为简单的
往往都是世俗之下害人不浅的
而你认为能够杀死寂寞的只有爱情
或者是只有爱情才会豢养城市如此寂寞如此

那般我们不知所谓的相信着
关于只字片语间的密码
暗示人性光明与黑暗之间

请让我写封信给你
也许邮差才是最诚实的存在

因为得花上时间去等
请你知道好的爱永远值得等待
因为得花时间称谢
请你相信好的爱永远值得撰写

而我如是时光流水般自然
例如爱自己那般
如此真真切切幽谧且深邃

而你如是木荫绿叶般盎然
例如爱

有时总在沈思中惊现关于存在于生命里的任何一种关系,似乎就是那么凭主观赋予它相对应的重要性,但我们却常常被这主观害得不轻。好比今天与你相识多年的朋友,你自然不会去多做猜疑,而是与日子相得益彰的信任,但将这关系套用至情人与爱人上,就算相爱多年,似乎还是会在某个日子里迸出嫌隙与怀疑。而我不禁想着这究竟是为了什么,在作为一介感情写手之上,以此为鉴的自己不管是流淌过生命过客的爱,或是朋友之间的故事,我都尽可能参透领悟,正因为我深深爱着这一切。(推荐阅读:【张宀专栏】一封信给渴望爱的你:就算会失去,还是要爱你

“我可以不爱任何人,但我就是无法不爱你。”

我认为这样的行为是可以成立的,尽管它整个非常偶像剧,但戏如人生人生如戏,我们喜欢的剧码往往是我们最向往的,或者是幻想中希望他总有一天能实现的,但我们永远只记得实现时那一瞬间的甜,然后忘记整出剧中其余的余韵,甚至这口甜是要经过多少苦涩才能尝到那般艰辛。而如我上句引用的流行用语那般,的确是可以主观的让那句子成立,无非不是除了情人之外的爱皆为次等或是其他形式的爱,但这间接着代表我们其实并不那么地爱,只因为你将爱分类了。

爱是广义连结的情感,凡万物之灵魂触动之下抖落的,都能称作爱:

母亲因为婴孩出生感动落泪的瞬间、我们第一次考第一名时的成就感、有一位朋友被你真的纳入挚友、你偷偷的过目某位男孩之脸书与种种生活、为了外出生活与家长的争吵、在外独自受苦不敢言的悲伤、心中所爱的那位背叛的背影、因为某个演唱会偶像说出的话感动落泪、生日被朋友突袭的惊喜、职场上因现实萌生的不安与愤怒、又或是你走过这一切千紫万红的洒脱、一切都可以简称为爱、他就是这么简单又复杂的字眼、当我们平等的用爱连结所有时、你会发现一切就如你那般看待安稳又可爱。

“但又是为了什么,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总在爱情里失去平衡?”

在我们探讨那么多连结成爱的画面后,不失感动之下依然会认同这句话,不禁无奈又无法自拔,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差错,导致我们的爱情失去平衡;或者我们可以反思,爱情里真的有所谓平衡所在吗?

也许驽钝或大平如是,若将这爱情套用在其他生活中的环圈皆不成文,只因为我们将爱情的那端看得那么重要,重要到我们失去自己,一切自然会失衡。是时候回头看看一切的关系,与家人之间的亲情之爱,是因为我们都能理解父母与身为子女的情感,再者友人之间的君子之爱,是因为我们都相信友谊是在许多的共体时艰下度过大风大雨,如此般强烈的信任是因为我们都深信彼此是那般深深爱着。

“而当反阅这些后看看自己的爱情,那真的能称为爱情吗,在我们总是因对方将自己贬得一文不值时。”

此时我想起出远门时父母耳提面命的那句话:“好好照顾自己。

又或是想起某个知心好友扯嗓大吼的那句话:“多替自己想一点!!”

他们与我们之间的关系,总会要我们不断的提醒自己,多爱自己一点,才能以此回报你所爱之人的期盼与忠告,总会因此而重新省视自己是不是要多珍惜自己一下,或是再度思考爱自己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相对之下现在我们的爱情,好像变得有点捉摸不定。

“其实捉摸不定的都是自己的心,其实猜忌怀疑的都是自己的心虚。又或是,其实我们在爱情里都不愿意信任自己,宁可将多点爱丢给对方也不愿多做保留;直到被开天窗,或是深刻的失去后,只能这样流下眼泪又无所适从,其实就只是因为在这过程当中我们被爱情冲昏了头,然后忘我付出,连信任都丢了出去,而对方不以为然那般。”(推荐阅读:【张宀专栏】一封信给渴望爱的你:若是要爱,就骄傲地爱

爱情其实并无普罗大众想的那么错综复杂,在回归最原始的情感看待,我们是相信父母的担心才会好好照顾自己;是因为朋友替自己着想才如此大吼,我们除了爱情之外的关系,其实都构筑在最基本也最温柔的情绪上,那便是“信任”。

如此看来每段爱情里的自己总不像自己这个说法就有了准头,因为我们从不在爱情里相信自己,而更是相信被神话的关系,然后就任凭不相信这念头滋生好多好多我们能在现代爱情里看到的争吵与计较。

“我是那么渴望告诉一个男孩,请他相信自己能够被爱,因为我相信我的爱并非投射。”

爱情诞生的瞬间千万种现象,仅是一个人的出现改变了我们的生活,然而这过程难免少不了苦难,因我们将爱情看得那么重要。但我们却忘了这一切都是彼此因爱而开始“互相信任”的过程,因为我们都将彼此看得那么重要,但倘若对方真有那么重要,这一切猜忌怀疑似乎显得过度又矫情,只因为我们有时将爱情错认成相信,那如跌落下去的关系,连自己洒狗血也在所不惜的场面,只为了换来对方相信自己爱情。

但那时候的爱情,我想早已不再是那么迷人又纯真。生命从不必须为另一个生命负责,犹如你不需因我爱你而那般。我想应该没有一个人能够将自己搞的稀巴烂后只为了博君一笑,那不是爱,那只是乞求,求着对方爱你。(推荐阅读:女人的三十而立:我不爱你,来得正是时候

“因为你早在无形中不相信深爱对方的自己,相对的你也自然看不到对方清澈的眼睛。”

在每一场因爱情而互相信任的过程中,细数下来我们实在太容易因为对方而将自身情感调配走味,也许是因为太爱对方,又或只是传统观念里的暗示,总教我们如何浪漫地爱一个人,却从不教我们怎么爱自己。这时候我们难免会问“爱自己”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该怎么“爱”自己。但其实它总有机可循,例如想想父母对自己那无偿奉献的思量,或是朋友间义无反顾的陪伴,其实都在告诉我们要爱自己。

“因为他们喜欢的都是那个,我们只为自己而生那般快乐的时候,也总是希望彼此之间总是如此,这份喜欢则源自于毫无瑕疵的相信彼此。”

人的关系有如树状图办错综复杂,甚至还有更多演化的可能,但永远都必须回归自身的爱与信任,一切才能朝着善与和平的未来驶车。我们也许将眼光放宽点,爱自己多点,所谓的爱情才能因纯粹的信任恒常。总是因为觉得对方不够爱自己而暗自伤神,或是整天上演争吵,关于谁爱得比较多之类的种种,其实都只是因为我们不信对方够爱自己,而自己总需要对方多爱自己好已策安全。接着信任就无一不是地直接来到破产边缘,最后只剩下两巴掌好走,如果这关系真实重要,眼光与思考的放宽似乎才能让这一切走向正果,而我们只需好好相信彼此。(推荐阅读:不是不相信爱情,是从来没放弃过相信爱情

假如记忆本身是错误的,人则是在相处与时间的催化下产生爱情,最初相遇的悸动只是一种错觉,那此刻相爱的人就没有一个人是真实的,如果这样的假说成立的话,我情愿相信现下的你与我只为了彼此愿意面对,去深信而笑着,尽管最初有可能是错误的,但现下那些复杂的情绪,请相信那只会在深深爱上一个人才会出现。

“你不可能在不爱的人身上出现那么多情感,反之,当这一切出现时,你相信这就是爱情便是。”

爱情从未是我们想的那么戏剧化与峰回路转,只因为我们其实都在真爱产生之前的过程,若你觉得眼前的那位就是心中最后一个,我们是否该多给自己点信任与信心,也这般相信对方亦如是。对我来说,爱情真是一场痛苦的劫难,它甚至根本就不浪漫与死板,因为它时时刻刻考验着我们是否够爱自己,够信任自己的爱就是那般宽广,像是刚刚好的独木舟,只容得下我与他,但又那么刚好与恰当。就如你本能地爱着其他关系却又如此自在那般,爱情其实可以很简单,但却又可以是最困难的事。只因我们愿不愿意去纯粹的相信,那便是我们期盼的善与和平,相信这般的我们总会有如亲子那样的心有灵犀,或是朋友之间的信誓旦旦,只因为我们相信自己与对方。

“然而请你去相信这一切都只是过程,而在好好爱自己与信任彼此的爱无可厚非之下,我们都将度过痛苦与一切多余的情绪,最后升华回最原始的信任,那才是真正的爱情。”

而这一切实然简单又难,全凭自己的信念,那我想唯有相信这一善念,这一切好似朋友间的嬉闹,或是亲子间的尊敬,一切以相信融合之后,都能因此拥有一场世界上最为浪漫的爱情而不假有他。

“我如此相信着,所以爱情简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