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看亲密关系里的性暴力,当身处婚姻性暴力的妻子为了存活而性交,性爱成了一种控制手段,备受身心煎熬的受暴者该如何寻求协助,跳脱亲密暴力的循环?

1998 年立法院三读通过家暴防治法,将关起门后的拳打脚踢揭发,使“殴妻”、“虐儿”不再是家务事,而是关乎人命的社会事件、甚至刑事案件。然而,家暴、亲密关系暴力的图像是甚么?透过宣导、教育,大家逐渐认识所谓的亲密关系暴力不是只有肢体伤害,而还包括言语、精神虐待等等不留身体外部伤痕的暴力形式。近年来现代妇女基金会不断地倡导以美国学者 Stark(2007)理论为基础的“高压控管模式”概念,使得亲密伴侣之间“控制思想”与“削弱生活自主权”等不易被看见的压迫,逐渐得到重视,进而修正了我国法律的家庭暴力定义。然而亲密关系暴力中,性暴力议题能见度依然不足。根据卫福部 104 年性侵害通报统计,发生在(前)配偶、(前)伴侣、未婚伴侣之间的性侵事件比例,高达 28%。若统计数字反映出的现象如此明显,为何公、私部门的宣导及学校的教育,仍对性议题噤声?家暴防治的内涵,为何仍然时常遗漏亲密关系中的性暴力?


照片来源:传善奖 在黑暗中漫舞影片

性别暴力本就和性相关,因此性本身与性的使用必须被摊开来检视。性革命之所以称革命,是因为避孕药的发明让女性在使用“性”的风险降低,可以拿回身体的自主权,拥有“主动”而非只是“被动”决定是否怀孕的权利。此外,美国掀起的第二波女性主义之所以大跃进,是因为婚姻强暴(marital rape)终于被视为犯罪,而非女性的宿命;1993 年的消除针对妇女暴力宣言(Declaration on the Elimination of Violence against Women, DEVAW),更清楚明确地将婚姻强暴定义为违反人权的项目。“性压迫”之于女性主义运动是如此的关键与重要,何以我们在进行妇女保护工作及家暴议题交流时,却时常避而不谈亲密关系中的性暴力呢?(推荐阅读:他是危险伴侣吗?亲密关系暴力的八大警讯

亲密关系中的性暴力包含的层面很广,从行为最外显的强暴,到控制女性使用身体的自主权。接触性别暴力防治与倡议工作几年,直接接触或者听闻过的亲密关系性暴力案例百百种,包括个案的伴侣不顾个案拒绝仍然强行性交,也遇过幸存者被威胁要让她怀孕以至于必须中断学业,更听过因为婚前非处女而长期被以荡妇羞辱(slut shaming),也意识到原来“为存活的性交 survival sex”也存在婚姻与亲密伴侣关系中。

“为存活的性交”概念发展,缘起于针对无家可归的少女、LGBTQ、妓女、人口贩运幸存者、难民与女性吸毒者的研究。这些研究观察到性别与权力弱势的族群,在恶劣状况下,发展出一套以性交易换取基本生存需求的求生方法,包括:食物、庇护、安全、甚至是毒品。部分性别倡议领域的工作者倾向于认为从事性交易工作的人,都是在选择极度有限、甚至是根本没有其他选择的状况下,进入此行业。一旦进入性交易工作,想要脱离此圈子的困难度太高,因为生存风险太大,包括:失去经济来源、失去居所与其他基本生存所需的条件。因此,以身体、以性换取安全与温饱,变成一种他们的生存模式。(推荐阅读:【性别观察】《最贫困女子》卖春是她唯一活下去的方式

对于亲密关系暴力有些基础了解的人,应该都知道长期受到亲密关系暴力的幸存者,生活里每一分一秒都在进行安全计画,确保自己不激怒施暴者,造成严重的后果。在众多自保的方法里,性是一个常见的安全计画工具。常见幸存者认为自己能够透过满足施暴者的性欲望,藉此证明自己的忠诚并降低施暴者的嫉妒心态,以保护自己不受施暴者以嫉妒、不信任为理由不断质疑、拷问、折磨等。不少亲密关系暴力幸存者对于“三从四德”的观念根深蒂固,认为无条件接受配偶或伴侣的性要求,是履行妻子、女友的义务,而只有履行这样的义务,才能换来食衣住行安稳或者精神安宁的权利,以及确保孩子有个家。(推荐阅读:【性别暴力防治骇客松】不就是不!打破性别暴力的沈默

这些幸存者不是不懂得说不、不懂得拒绝,而是她们没有条件、筹码来说不,因为拒绝的代价太大。这就好似“为存活的性交”模式,为了安全与基本生活需求,不拒绝甚至主动进行性交。由于这样的模式表面看起来就像是合意性行为,如同性交易中看似你情我愿的契约与利益关系,使得这样的压迫与暴力,如此地难以透过法律来定义,也如此地难以被看见、被重视,导致这个族群难以自我察觉遭受压迫,也就阻碍了求助与充权的机会。

性作为一个充满禁忌、难以启齿的话题,让许多亲密关系暴力受害者不易揭露自己受到性方面的压迫与暴力。当性与身体变成一种生存的工具,对于幸存者的自尊与自我形象来说,造成了甚么影响?这样的氛围下,如何支持遭受亲密关系性暴力的幸存者创伤复原,或者进一步察觉遭受“为存活的性交”压迫的亲密关系暴力之幸存者,也会是助人工作者、倡议者、研究者面临的挑战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