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为世大运贡献己力的每一位人员致敬!细看成就世大运的剧场工作者、原住民、运动员在社会结构下的处境,反思台湾产业与政府资源的分配问题。

世大运的前一晚,安徒生与莫札特的创意剧团才刚招集了台湾优秀的音乐剧演员及从业人员,在中山堂光复厅分享台湾音乐剧的现况,主要就是希望像我们这样正在发展中的产业,能够彼此分享连结,资源共享,往更大的愿景迈进。

而世大运当日,虽然在选手入场时遭遇了波折,但接下来的三段开幕式表演,不仅节奏分明、意涵丰富,充分演绎了属于这个国家这个城市的亮点,不只重新凝聚了整个活动的焦点,更重要的是凝聚了所有国人的心。(推荐阅读:破世界纪录!世大运选手郭婞淳:这荣耀,是全台湾人帮我举起来的

在世大运前期的文宣,每一次的输出,都引起了国人很大的讨论热度,从熊赞抄袭风波,开始检讨我们希望输出怎样的文化形象到国际?到第三支官方宣传影片“Taipei in Motion”,马上燃起市民荣耀感,甚至表示缴税缴得很值得!再到引起美感论战的“812 妆游嘉年华踩街”,以及赚人热泪的“这次,我们回家比赛”篇。在比赛正式开始前,在名次胜负决定前,文宣部门无不想方设法,希望扩大市民参与,希望我们能为成为地主国感到荣耀!


图片来源|2017 台北世界大学运动会官方网站

然而,一幅名为“2017 台北世大运。为同一个名字努力”的灯箱广告,却令人困惑,那个喊不出口的,到底是哪个名字?中华民国、中华台北还是台湾?一个对自己国家认同莫衷一视的地方,要如何能够为一场比赛一起燃烧?为同一个名字一起加油?

身为剧场工作者,常常都在黑盒子里工作,有人觉得我们都不食人间烟火。也许因为现场演出的关系,我们的观众群总是有限,因为票房的关系,我们的规格跟场次很难跟演唱会或是电影抗衡,但是我们却也无时无刻的在想,我们做的作品与观众对话了吗?为社会说了什么吗?

剧场里有非常多优秀的设计师们,在像建国百年、听奥、花博、世大运这样国家级的庆典时,大大的展现了他们内在的视野与强大的设计才华。编导演员们也在更大的空间,挥洒场面调度带来的震撼感,技术团队更是不断推陈出新,希望用更先进的科技做为艺术展现的后盾。但最重要的是,这一切努力都是试着用表演去挖掘传递,能凝聚国人共识的“国家意象”。

不同于其他媒介,剧场工作,就是必须一镜到底的调度所有部门,让人与机器、所有视听部门,在反覆精密的计算与练习下同时运转,精准的掌握节奏,互相配搭呈现出那最核心的意念,并激起在场群众同样的心绪共振。这件事在剧场成立,在这样的大型仪式也一样成立,因为我们的工作就是在寻求合作,传递意念。(推荐阅读:每天挥拍上万次!羽球好手戴资颖征战世大运:“用尽全力,就不会有遗憾”

在《活力岛屿》篇,当那在海洋无名漂浮的亮光,渐渐变成鲸鱼,变成岛屿,那个我们鲠在喉中说不出口的“同一个名字”突然之间不言可喻。原住民的歌声、舞蹈,竹林与织布的意象,述说了台湾的源起。在《汇聚台北》篇,有饮食台北、民主台北、信仰台北,把原本的混杂、对抗、纷陈的力量,都变成一种融合与活力。就像戏剧中,不管再怎样对立的势力,都是推动一出戏前进的力量,跟现实社会中的势不两立,多了一种更超然的换位思考。《世界部落》篇的科技元素,晶圆电板、电动车,展现了台湾产业的优异面向,再转进此次大会的重点──运动。台湾看似多元并陈,而唯有表演艺术能把这么多不同的元素,这么漫长的历史,这么多冲突的力道,用音乐、用舞蹈、用走位调度、用舞台、用服装、用影像,熔冶于一炉,并传递出一股和谐温暖的活力与感动!

台湾号称是一个民主国家,包容多元声音与族群,但其实场内场外的冲突,独立与统一的声音,转型正义的议题、原住民争取传统领域、绿色发电、年金改革等冲突⋯⋯还有很多的问题,等着政府跟人民以智慧去共同化解。该如何调和这一切?不得不以这次的世大运服装设计总监林秉豪为例。他从小学习美术,后来大学改念舞蹈,再到剧场从事服装设计。所以他的服装设计可以兼具视觉艺术的美感与表演艺术的动态,也成为他个人的品牌特色。后来他将触角向外延伸,以 Ballet Monsters 芭蕾群阴之名出了两本芭蕾舞者的图文集“芭蕾女孩的祕密日记”“全民跳芭蕾”,更成立自己的国际时尚舞衣品牌“KeithLink”,改变芭蕾舞衣的传统形式,行销全世界。(推荐阅读:【纪录片】看见台湾:不是鬼岛是值得守护的宝岛


图片|来源

这次他统筹开幕式三个 part,共 78 款 1476 套服装,囊跨所有舞者、歌手多种需求跟考量。他将世大运的主色调红、黄、蓝、绿、白,融入表演者身上,也象征台湾多元的族群与声音。在他的设计上,你会看见所有声音是可以像音乐一样共鸣,所有的色彩可以相辅相成,而非互相排挤。运用不同的材质、块状,多层次的去表现纯色的魅力,最重要的是,每个设计又呼应回当下导演设计的主题上。富有整体感却又变化多端。

如果一个国家是一个剧场机器,政府是这个戏的总导演,他/她会如何来调度这个国家,说出怎样的故事?他/她会如何运用人民的长才,共创令人惊艳的台湾?

世大运开幕式结束,正式的运动员才正要登场!世界愿意给大学生一个世界级的盛会,投资他们的未来;台湾的世大运开幕式也给了优秀的剧场年轻人,展现才华与抱负的舞台。而在这一切落幕之后,政府该如何来重新审视资源的分配?

当在凯道陈抗被驱赶的原住民,成为世大运开幕的第一声嘹亮;当吃不饱饿不死,成天拿补助才能维生的剧场工作者,成为世大运节目的催生者;当总是被体育协会黑箱操作的运动员,在世大运拿下第一面金牌⋯⋯(推荐阅读:没有人是局外人!专访巴奈:“柔软是最强大的武装”

在这些热血沸腾的喝采声过后,政府请想想,他们的光亮需要多少的柴来烧,才能迸出这在国际闪耀的光芒?别让这些可以为台湾发光的青年,因为缺乏国家政府的支持与忽视,变成转瞬而逝的流星。我们应该投资在这些可以让台湾动起来的年轻人身上,让低靡已久的国家,得以重新燃烧。

开幕式第三段的音乐总监王希文在脸书上的一番话,深得我心:“干我们这行的,多少人希望可以为自己的国家自己的土地贡献所学。”剧场常被视作一个封闭的黑盒子,这样的大型盛事,却证明了剧场人可以为这社会所用,可以与其他各样领域的一同为这个国家发声。表演艺术是群策群力的工作,很多部门的工作人员,耗尽一生之力,名字也不一定会被看见,但是他们在每一个部门的奉献,却都是至关重要的,就像国家运转,每一个行业的贡献都应该被看重,区域、资源分配与阶级,将得以平衡。祈愿这座岛屿齐心合力,展翅翱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