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旅荷钢琴演奏家向井山朋子,求生存的坚毅勇敢让她在国外闯出一片天,关于追逐理想她说:“不惧怕展现自我,唯有突破才能创造新的可能。”

集结钢琴演奏家、作曲家、视觉艺术家等身份于一身的向井山朋子,向来以追求新形式着称,不论是打破音乐会形式的既有框架,或是音乐的呈现方式,都有让人耳目一新的表现,她将视觉与空间的元素加进演奏,让音乐会超越听觉的范围,成为结合听觉、视觉、身体知觉的精致感官飨宴。生于日本、长于日本,在美国度过一段时间之后,在荷兰赢得高第亚姆斯大奖后崭露头角,因为异国的生活经验,向井山朋子认为自己是“文化的混合体”。

谈及日本文化对自己影响,她觉得是“审美意识”,去国多年,近来她逐渐意识到自己开始追寻日本之美,以这次的作品为例,作品的发想非常单纯,“从一个东西开始发展,逐渐地堆叠空间,随着时间流逝,逐渐凝缩起来”,她认为这也许是跟日本美学有所连结之故。向井山朋子的故乡和歌山市为和歌山县的县厅所在地,和歌山县境内最有名的就是世界文化遗产“纪伊山地的圣地与参拜道”,即熊野三山与熊野古道。在靠近神明与自然的环境下成长,自然就会萌生非常基本的念头,“为什么要跳舞?为什么要演奏音乐?”,她认为故乡的风土形塑了其内在根本的一部分。至于欧洲文化带给她的影响则是“合理性精神”,对于自己想做的事情,从订立目标开始,思考执行的方式,开拓眼前的道路,最后达成目标,这便是她习自欧洲文化的思考模式。(推荐阅读:召唤纯真的女巫:行为艺术家赤裸一身通往世界的道路


©Jiro Konami

身为一名身在异乡的女性艺术家,向井山朋子最感激荷兰这个国家之处在于“我从来没有因为我是女性,又年轻,加上又是外国人,因此而失去机会或遭受歧视”。90 年代荷兰的艺术发展充满实验性风格,盛行反传统的小型艺术形式,荷兰人在向井山朋子身上看到她们所没有的、未知的才能,接纳了这名来自东方的女子,让她尽情发挥,挥洒自如。回顾这 30 多年来在背后驱使她前进的力量,向井山朋子称之为“生存(Survive)”,因为艺术家不是个安定的行业,既没有稳定的薪水,也没有可靠的保障,一位年轻的女性艺术家该如何在国外生存下来,透过艺术的语言来发声与展现自己,这股为求生存的力量便是她勇敢无惧的源头。(推荐阅读:活着还学着就是生存!专访陈奕迅:我要我的生活有挫败感

至于荷兰与日本对待女性艺术家的方式是否有所差异,向井山朋子表示,“我当时身处的日本,是个男性较为强势的时代,女性要是受到骚扰也只能隐忍吞声。离开日本后,虽然每年会回去几次,但因为我是海外日侨,不是当地人,彼此所处的立场不同,因此我不清楚日本的现况”。

这次在台湾演出的 2017 歌剧院巨人系列——向井山朋子《繁复第三号——给四部钢琴的顽固低音之歌》是 1976 年由荷兰作曲家西蒙 · 谭 · 霍尔特 ( Simeon ten Holt ) 所创作的作品,当时荷兰的主流音乐充满实验风格与学术气质,晦涩难懂,让人充满距离感。但这首《顽固低音之歌》( Canto Ostinato ) 却大反其道,乐曲既平易近人且形式自由,可从独奏到六部钢琴重奏,让演奏者自由发挥,组合变化,因此发表这样的乐曲在当时被视为形同丑闻。

这次来台的荷兰钢琴家杰拉德 · 博斯参与了首演,据说他当时内心充满犹豫与不安,因为觉得很丢脸所以不敢告诉任何人,只能偷偷地参加音乐会。没想到出乎意料,这首曲子相当受观众欢迎,音乐会的邀约纷至沓来,在日本演出时也总是一票难求。如今这首乐曲不但成为荷兰当代重要的钢琴曲目,也是二十世纪低限主义经典钢琴作品之一。


四位钢琴加联手即兴,挑战钢琴演奏极限。©Tomoko Mukaiyama Foundation

一如之前在日本的演出,向井山朋子希望观众能带着小型灯具入场,落坐后将灯具放在脚边,轻松地席地而坐,就像身处自家客厅一样,演奏者与观众之间有一股亲近感,随着乐曲进行,空间的氛围也会逐渐改变。关于这次的演奏方式,向井山朋子表示将采取“一种民主的方式”,四台钢琴,四位钢琴家都是平等的,该从哪里演奏,由钢琴家自己决定,不断重复的乐句就如同像对话一样,想说话的人就弹奏,一来一往,相互交谈,极端一点的话,不想说话的人甚至可以不用弹奏,观众就在客厅里听钢琴家畅谈对生活或人生的体悟。这种形式非常“荷兰风格”,也非常有趣,因此对于钢琴家与观众来说,每一次的演出都是全新的经验。这次在台中的演出,钢琴家之间会产生怎样的对话,台中的观众又会感受到什么,她的口气充满兴奋与期待。


特别邀请观众可自由携带喜爱家用灯具入场,与演奏家共同拥有独一无二的音乐会。© So Ozaki

最后,向井山朋子提到她所欣赏的女性创作者为服装设计师川久保玲,80 年代前期在时尚界掀起革命旋风的川久保玲甚少接受采访,但她独特的设计与美学总给世人带来重大的冲击,颠覆人们对于服装与美的定义,以“反”为精神,使其成为时尚界解构主义的先驱。90 年代初期在荷兰一举成名的向井山朋子,不但是一名优异的钢琴家,她也在美术与设计方面展现了惊人的才华,不论是唱片封面、演出形式、空间设计或影像作品,她总是不断地突破疆界,追求新的可能性。不同世代的女性,向世人展现了反动的力量,她们奋力生存的身影想必也激励了在某个角落努力生活的女性,不惧怕展现自我,实践自己的梦想与人生。(推荐阅读:挖出生活中的美好细节!听三位台湾女艺术家聊创作


©Takashi Kawashima

个人简介

向井山朋子 Tomoko

旅荷日裔钢琴家向井山朋子,同时也是一位视觉艺术家,1991 年赢得荷兰高第亚姆斯大奖后,开始受到国际知名乐团邀请合作演出,于全球乐坛崭露头角。曾与世界着名乐团、合唱团及室内乐团合作,包括法兰克福现代室内乐团、英国小交响乐团、法国当代乐集及阿姆斯特丹皇家大会堂管弦乐团等。她运用自身钢琴演奏家的经验,为音乐会空间提供了一个新的维度,音乐会往往兼具实验特质或结合其他艺术元素,以勾勒乐曲形貌、营造氛围,重新演绎具有历史的作品并不断挑战当代与古典的界线。2016 年歌剧院开幕季作品《魔时尚》获得 2017 年“日本舞蹈论坛奖”殊荣。目前正筹备新的音乐剧场作品 NohNohNo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