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网路创作红人暨艺术家布鲁珂 · 巴克以生动插画,描绘动物最独特的心事,当你想哭的时候,就轻轻地吸吸鼻子吧

你知道吗?
海龟从没见过妈妈(还没出生妈妈就离开了)。
穴鸮一害怕就会笑(哭笑不得的最佳写照)。
戴菊鸟好想过生日(可是它只能活八个月)。
狗狗根本看不懂电视(它只是想陪在主人身边)。

小动物们充满令人心疼又带点温暖的内在心事,听着它们的伤心独白,让遭遇类似困境的我们都能感同身受,这些动物不得已的生活局限,回头想想,好像自己也没有这么不 OK。不知不觉中,被它们的一堆心事慢慢疗愈了⋯⋯

美国网路创作红人暨艺术家布鲁珂 · 巴克(Brooke Barker)以生动可爱的插画,描绘动物最独特的心酸大小事。

她擅长观察并描绘动物,她将为动物发声的一系列创作,发表在Instagram上,引发广大回响,吸引世界各地粉丝关注。像狐狸总是独来独往、大象没办法跳起来、猪其实看不到天空、老鼠可以感受到同伴的悲伤,然后自己也会跟着忧郁⋯⋯(推荐阅读:情话连篇插画集:爱不是凝望,而是看向同个远方

这些创作集结为《是我让你伤心了吗?》(远流)出版,布鲁珂 · 巴克在前言中说:“地球上每一种动物都有自己的伤心事⋯⋯有的动物会吃掉自己尾巴的,有的认不出镜子里的自己,还有动物会逼自己大哭。我希望这本书不会把你逼哭⋯⋯”

象宝宝说:“我妈妈去找水喝了,很快就会回来。”(哭哭)

跟人类一样,象宝宝一出生就有吸吮的本能,它们通常会吸鼻子来安慰自己。但有时连年龄稍长的大象心情不好,也会吸鼻子。

天竺鼠睁着眼睛睡觉。它说:“这样我就不怕做恶梦了。”

有些天竺鼠在感觉极度安全的情况下,会闭着眼睛睡觉,但这不普遍。如果你家的天竺鼠常在发呆放空,它也有可能是睡着了。

猪受限于眼睛的位置,看不到天空。它说:“上头天气怎样?我是真的想知道。”

猪受限于眼睛位置,加上颈椎是直的,所以当它站着的时候,是无法看到天空的。抬头仰望天空,对看似无忧无虑的猪而言,竟然是奋力一辈子都做不到的事,或许有人会说躺下就看得到了,但,什么时候是它躺下的时候呢?

长颈鹿一个晚上只睡3小时。它说:“梦,是什么?”

下回夜里翻来覆去睡不着时,想想在非洲草原上长颈鹿也有着跟我们一样无奈的心情,是否就不那么寂寞了呢?

老鼠能查觉同伴心情低落,然后跟着一起伤心。它说:“要不要抱抱?”(推荐阅读:“当你拥抱我,我就在世上最安全的地方”恋人的模样插画集

小羚羊用泪水标记活动领域。它说:“我没事,只是需要一点时间,等等就不哭了。”

小羚羊眼睛附近的眶前腺会分泌一种带有黏性的黑色“眼泪”,它们会将这些眼泪摩擦在植物上,以标记领域,也让人知道它们在东非热带莽原上过的日子有多悲惨。

当然也有一些小小心机的动物们,它们是否悄悄地说出人们的心声呢?

小公狗想让自己变成有魅力且称职的玩伴。

尽职工作的乳牛也是需要音乐疗愈的。

职场竞争难免有牺牲,阿得利企鹅的生存法则值得我们借镜。

以上哪只小动物有着和你一样的伤心独白呢?请给它一个温暖的抱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