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空姐你会直接的想到什么?洁白的牙齿、灿烂微笑、S 曲线身材、高挑的身形.....。我们对空姐为何直接投射了“漂亮”印象?这样的印象对空姐来说公平吗?让我们一起认识全世界第一位女性空服员——Ellen Church,无论是漂亮还是提供服务,那都是空姐的专业。

1965 年的今天,8 月 22 日,全世界第一位上飞机的女服务员在安眠中死去。Ellen Church 在 1920 年代末,于旧金山医院做护士,业余自己努力学习飞行知识、终于得到飞行员执照。

但当她走进航空公司,经理告诉她:“很抱歉,我们的公司不雇用女飞行员。”太想飞的 Ellen Church 退而求其次,到另一间航空公司,她强烈自荐自己有护士经验,可以让飞机上的乘客更安心、能即时救护,于是她成为第一名女性空服员。

Ellen Church 创造了空姐一职,航空公司刚起步的年代,很多人觉得自己有坐飞机恐惧症,Ellen Church 觉得自己的出现很必要,她说:“要是有一名女性在飞机上工作,哪个男人会说他害怕飞行呢?”

照片里,25 岁的 Ellen Church 正在迎接走上波音80A舱门的客人,笑容可掬,让人安心,空姐成了守护乘客的形象守门人。1930 年代,更多公司开始训练女性成为空服员,因为当时飞机机舱小,承重有限,他们规定空姐的身高不能超过 162 公分,体重不能超过 50 公斤,必须在 25 岁以下,并且单身。

世界上第一批空姐们

世界上第一批空姐们着有深绿色制服,双排扣的羊毛大衣御寒,披肩上的口袋放进板手与螺丝起子,才能将客户座椅固定在机舱地上。在飞机上,她们要服侍客户用餐、打扫厕所、保持机舱内整洁与安危,并在飞行结束后,把飞机推进飞机库里。

这些女人被誉为“天上来的天使”,必须仪容整洁、耐看、温柔、善于察觉且解决问题。后来密苏里州堪萨斯城的环球航空公司(TWA)设有培训,想当空姐的人必须先经过一连串的美貌训练:她们会进行妆容、仪表、语言、娱乐等多方面的培训,作为开启空姐职业生涯的第一步。


1936 年,空姐为贵宾奉上鸡尾酒

事实上,女孩之所以能上飞机,温柔且耐心的“照护功能”就是他们的入场卷,因为当年 Ellen Church 就是因为有护士身份被允许上飞机。而后亚洲也开始招募女性空中服务员,1937 年欧亚航空首次招募罗列条件:20~25 岁间、体貌端正、身高 150~170、体重 40~59,能讲国语、粤语、英语,读写中英文字。

人们对空中服务员温柔贤淑、漂亮优雅的刻板印象越来越深,于是女性空中服务员成了另类的机上母亲,彷佛空姐与生俱来要完成各种刁钻要求、甚至有航空公司要求空姐在机上跳另类飞机舞取悦顾客。

空姐的选美战:一生只穿一种 size

航空公司也大力塑造空姐的服务品质保证,除了基础的视力、学历、英文能力,还有仪容检查,身高 157 以上较有可能录取,体重依身高比例合宜,身上不能有明显疤或刺青。许多不明说的美貌规范,形塑了“空姐”与“漂亮”的直接印象。(推荐阅读:空服员一定要有腰?空姐的工作任务里没有“扮演性感”

“中国某家航空公司在训练新进空服员时,会帮每一位空服员设定标准 BMI值,并定期做抽检。如果发现某位空服员的 BMI 值超过了原先设定的标准,就会立刻拉班停飞,直到她将自己回复到原本的体态,才有回到飞机上服务的资格。”——《我在飞机上学会的事》

资深飞行员奥勒格·斯米诺夫曾向 BBC 表示:“空姐当然必须很轻盈优雅、在座位间来回走动,为乘客服务。但是她们也必须足够强壮,一旦出现紧急情况,能处理沉重的充气逃生滑梯。”台湾亦有航空公司为督促空姐身材规定一旦量定尺寸就不能更换更大尺码制服。不仅有体态要求,近期长荣前任董事长组织新的航空公司——星宇航空征才资讯写着:“空服员会有年龄限制,40岁以下会有机会,且只征女性”引起讨论。

就业服务法第五条规定,雇主对求职人或所雇用员工,不得以种族、阶级、语言、思想、宗教、党派、籍贯、出生地、性别、性倾向、年龄、婚姻、容貌、五官、身心障碍或以往工会会员身分为由,予以歧视。

星宇航空不是唯一一家对空服员有“特殊要求”的公司。航空公司爱用女性甚于男性,喜爱年轻大过成熟是不成文的潜规则。高挑、美丽、笔挺,空姐经由严谨的“挑选”与“训练”成为代表航空公司形象的门面。空姐年纪增长后“被退休”不是新闻,为劳动发声的黄筱媛曾提出以年轻貌美为条件犹如“女体劳工”,在劳动过程中规训女性劳动者的身体动作、仪态姿势、表情与情绪互动。


(图片来源:来源

姐的微笑是需要练习的!通过努力的“美丽”服务

也许问题不在于“追求美貌与年轻”,而是许多人视这样的“资本”为理所当然、认为每个人都可以将其美貌作为“服务”——你是空姐,理应服务与低声下气;你是女人,有腰有臀我就可以凝视欲望甚至偷摸一把。

女性空服员因为提供“美丽服务”有许多职业伤害。例如:要穿着一寸半的高跟鞋长途站立,在摇晃的驾驶过程中受伤并不罕见。服务期间不能戴口罩,必须无时无刻“提供笑容”。因为时差导致的乱经、因为飞行自然吸收的高辐射......。

除此之外,抵达美丽还有很长一段路。

例如,成都或者四川的民航学院第一课是练习笑容与仪态,头顶一本书,嘴咬一支筷子,腿夹一张薄纸。

成为一个空中服务员,女孩学习如何化妆、如何绑一丝不苟的包头、如何行走、如何微笑。当我们就要轻易脱口“这些漂亮的空姐复制了标准的美丽压迫女人”时,我认为应该要看见女孩对“美丽”的自主性——通过模仿、学习、复制,女孩的美丽可以被有价化。顾客享受的服务——微笑、仪态、美丽,都是女孩经过努力获得的资本。

我们无需批判想跻身进入空姐体制的女孩,与阻止女孩追求年轻纤瘦貌美。但是我们必须检讨“排挤老女孩、胖女孩、不标准美女”的制约何来?拒绝让美丽成为一种规格,不再让人们执迷于将自己塞进不适合自己的美丽框架。

美国早有一位高龄 80 的空姐贝蒂纳许,她是世上年纪最大、飞了59年多、至今仍在服勤的空服员。2015 年阿根廷航空公司不管顾客投诉录用胖空姐,并回应:“Prejudice doesn't fly, we leave it on the ground”(偏见在空中行不通,因为我们把它留在地面上了。)

别忘了,空姐是服务员,不是仙。“漂亮”或许是能通过努力来炼成的,漂亮并不容易,我们必须看见漂亮背后付出的时间资本与金钱成本、无形的劳动付出。但是,在支持女孩可以通过努力让自己“变美”同时,我们也更加期待,更多非典型美丽的女服务人员可以上飞机,“漂亮”是一种专业,但我们可以打破更多“漂亮偏见”,漂亮可以是多种 size、各样年龄,漂亮不只是外表,还是好手腕擅沟通的空姐的服务专业。(同场加映:【丁菱娟专栏】别让“长得漂亮”成为你的绊脚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