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他们在毕业前一天爆炸 2》导演郑有杰,他拍摄这世代的青春反动,虽关心社会议题但他更想传递的是世代的时空背景,纪录下台湾这一世代。


《他们在毕业的前一天爆炸 2》导演郑有杰(摄影:陈品佑)

(编按:本文提及《爆炸》第一季结局,请斟酌阅读)

2010 年公视迷你剧《他们在毕业的前一天爆炸》(以下简称《爆炸》)描绘出青春期的各种苦闷与旁徨,在年轻族群间引发话题,今年,导演郑有杰又再度以第二季《他们在毕业的前一天爆炸 2》(以下简称《爆炸2》)与大家见面。当年的观众和剧中角色的岁数都增长了,台湾的社会环境也跟第一季时大不相同,郑有杰为什么会选择这个时候推出第二季呢?

开拍第二季的契机

上一季的主角陈浩远在结尾受到枪击身亡,郑有杰表示,其他活着的角色是抱着失去他的伤痛在继续生活,他经常会去设想几年后他们的生活状态。再加上近几年台湾社会有很多剧烈的变化,刚好都跟《爆炸》主角群同世代的年轻人有关,而且这些事情都已经发生一阵子,与现在有一些时间上的距离,郑有杰才真的认为可以开拍第二季了。“时间带来的美感是我拍第二季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推荐阅读:【那些年|那场戏】演员的社会责任:从小我出发,改变世界

 2015 年做完《太阳的孩子》后,郑有杰就开始发想《爆炸 2》的剧本,而实际写作大概花了几个月的时间。他表示《太阳的孩子》的基调比较光明、温柔,是小孩子也可以看的一部电影,而这次《爆炸 2》他想回到自己比较黑暗的那一部份。

自己已经不再是愤青了

上一季《爆炸》距今已经有 7 年,郑有杰很清楚知道他已经不是愤青了,已经快 40 岁的他,觉得自己有点卡在被冲撞的那一代和想要冲撞的那一代之间。“我们在该冲撞的时候没有去冲撞,我们在体制里存活下来,试着在一些可以做的选择上去做选择。”谈到心境上最大的变化,郑有杰觉得自己比以前更放松一点,会多去在意戏剧外的事物,比如工作人员的待遇。

郑有杰坦言,拍第一季时他只是导演,年纪比较轻、责任相对没那么多,有时也会因为拍摄要求而跟制作人起冲突,但第二季他自己就是制作人,对制作整体的掌握度更高了,因此经常要在戏剧品质和工作品质上做权衡。“一些问题你没得冲撞,就是要解决,从剧本去解决、从拍摄时间和手法去解决,我觉得其实每天都是在解决问题 。”

如何在顾及戏剧品质的情况下,让工作人员保有良好的生活品质,是郑有杰觉得这次拍《爆炸 2》最困难的地方,而不是什么技术或故事方面的难题。他苦笑道,他经常投注很多时间在工作上,很努力才让家庭不至于支离破碎。(推荐阅读:《回光奏鸣曲》导演 钱翔:“越过青春线,让生命更张扬的冲撞。”


(摄影:陈品佑)

再度与王丁筑和巫建和会面

对第一季的粉丝而言,能看到蔡成揖和王丁筑再度现身,其兴奋程度可能不亚于英国影迷见到《猜火车》四人组重新聚首。郑有杰透露,在开始写剧本前,他就有先确定饰演这两个角色的巫建和和王丁筑能够参与演出。“因为没有他们就不可能拍第二季了 。”

在《爆炸》播出前,巫建和虽然早就以《牵纸鹤的手》获得当年金钟奖的最佳男配角奖,但对许多观众而言,他仍是个陌生的名字,《爆炸》不仅打开巫建和的知名度,更让他在一年后拿下人生第二座金钟奖。多年后再次见面,郑有杰觉得现在巫建和已经找到一个让自己很舒服的表演方式,可以不用刻意去做什么,但是就很有戏。

“ 听人说过他的表演很像李康生,也有人说很像梁朝伟,但对我来说那就是巫建和,为什么他们会提到这些演员,我想那是因为他们有一种共同的、由内而外的表演方式 。”郑有杰认为,在和巫建和同世代的演员中很少有像他这么成熟的。


巫建和在剧中饰演蔡成揖(图片取自他们在毕业的前一天爆炸脸书)

《爆炸》是王丁筑的演员生涯处女作,后来她又陆续参与各种电视、电影演出。郑有杰认为,王丁筑跟过去最大的不同就是生活经验变多了,而这正好跟戏里阿丁一角的转变相呼应。“我觉得那些生活经验让她的表演变得比较清楚,清楚知道这个角色是什么样子,她的悲伤该是什么样子、她的美丽又是什么样子。”(推荐阅读:有灵魂的演员!杨谨华:“对自己诚实,演出真实的角色”


王丁筑在剧中饰演王丁筑(图片取自他们在毕业的前一天爆炸脸书)

初挑大梁就让人惊艳的宋柏纬

凡是看过《爆炸 2》的人,很难不对何士戎充满爆发力的表现留下深刻印象,扮演他的宋柏纬虽然早在 2014 年就出道,但负责戏份这么吃重的角色还是第一次。


宋柏纬在剧中饰演何士戎(图片取自他们在毕业的前一天爆炸脸书)

郑有杰第一次知道宋柏纬这个人,是 2015 年受邀到金马电影学院担任导师的时候,当时他看了 2014 年学员的短片作品《雷射》,宋柏纬是该片的男主角。郑有杰表示,他一开始是被宋柏纬的外表吸引,觉得怎么有这么帅的男生,再来他发现宋柏纬有一种在人群里会发光的特质,令人过目难忘。

 在《爆炸 2》开拍前一年,为了多瞭解宋柏纬这个人,郑有杰就先找他过来聊聊。郑有杰表示,宋柏纬本人其实没有何士戎那种想要改变世界的愤怒,就是个很善良、很干净的小孩。后来又碰过两三次面后,郑有杰发现宋柏纬有种很纯粹的特质,非常的吸引他。

郑有杰说:“因为他是一个吉他手,他对音乐有一种坚持,他对音乐的坚持我觉得跟何士戎有某种本质上面的相通,所以我那个时候就确定说:他可以。”郑有杰笑道,看着宋柏纬弹吉他,你会感觉他内心有一个“小宇宙”,他认为,不管是演员、歌手还是舞者,只要是创作者,拥有小宇宙都是非常重要的,在确定宋柏纬有这项特质后,接下要做的就是启发他,而宋柏纬最后的表现让郑有杰觉得很满意。(推荐阅读:偷窥音乐人 Hush 的房间:我的房间就是我的小宇宙

台湾人有时候比中国人还敏感

中国出身的演员胡广雯在《爆炸 2》中饰演中国交换学生黄茜,因为加入社运团体,而受到许多文化冲击,其中包括最敏感的台独议题,令人不禁好奇,胡广雯为什么愿意演出这个角色?难道她不担心在老家遇到什么问题吗?


胡广雯在剧中饰演中国交换学生黄茜(图片取自他们在毕业的前一天爆炸脸书)

郑有杰表示,胡广雯确实是少数愿意接下这份工作的中国籍演员,在开拍前,他也曾拿剧本跟她再三确认真的没有问题,但胡广雯似乎没有担心那么多。“ 有时候你会发现,反而台湾人比较怕,真的中国人不见得有那么怕,有时候我觉得我们自己设限的太多了。”

郑有杰指出,有时候看一些中国的独立电影,会发现他们对体制的冲撞力道有时候比台湾还要强得多。“我觉得外在的法律、言论审查之类的东西,那不是最重要的,而是你心里面有没有想要讲什么东西,如果心里面就先给自己设限的时候,那些希望你不要自由的人的目标就已经达成了。”

无法回避的太阳花学运

《爆炸》两季之间相隔 7 年,然而戏里的时间并没有这么久,第一季结尾设定为 2012 年,蔡成揖是法律系大二的学生,而第二季的故事则发生在 2014 年,蔡成揖已经大四,开始在律师事务所实习,其中最清楚的时间标记就是 2014 年 3 月爆发的太阳花学运。(推荐阅读:写在太阳花学运之后:年轻世代的下一步,结束才是开始

《爆炸 2》以太阳花学运做为故事的开场,第一集结尾,众人在夜色中前往立法院聚集的场面,想必会勾起许多太阳花世代年轻人的回忆。郑有杰认为,不管你对它这起社会运动抱持什么样的立场,都很难去否定它对于整个社会乃至于整个世代的影响力,既然他要描绘的是当代年轻人的处境,那么太阳花学运就是一个无法回避的时空背景,忽略它反而不自然。

为了拍这部戏,郑有杰有试着多去瞭解年轻人之间发生的事情,但是他觉得不用太过刻意去取材,因为这些人其实就在他的生活周遭。“每个世代有每个世代的成长方式,可是基本上在人性方面是差不多的,人性不会因为世代的不同人就变得比较不一样,几万年来人性的变化没有太大,人就是有那些七情六欲,只是环境的不同、背景的不同而已。”

音乐合作对象的选择

《爆炸》的主题曲“马戏团公约”由“棉花糖”演唱,《爆炸 2》的主题曲“一时脆弱”则是“法兰黛”的作品,连两季都采用独立乐团的歌曲,郑有杰表示,并不是他特别偏好独立乐团,只是这些团体的音乐与他的戏刚好有相同的本质。

 

 郑有杰说,第一季还带着高中生的青春阳光,那棉花糖的风格其实相当符合,但第二季就没那么青春了,剧中角色已经有一些社会化,而剧情的主轴是在讲理想和现实的碰撞,那么法兰黛就很适合。郑有杰非常喜欢法兰黛的音乐,觉得他们的风格“既甜蜜又暴力、既阳刚又性感”。郑有杰于是斗胆去跟主唱法兰邀约,结果意外发现他是念电影的,以前就做过电影配乐,只是很少人知道,两方因此一拍即合。

我不是一个社会运动家

在《爆炸》之后,郑有杰的几部作品如《潜规则》、《太阳的孩子》都跟社会议题有关,而他本人也经常在近年各种社会运动的场合现身,因此不少人会把他视为关心社会议题的名人代表,但郑有杰却对此感到有些苦恼。“我的形象真的已经变成这样了。”他苦笑道。

郑有杰表示,基本上他还是将自己定位为创作者,而不是社会运动家,他不觉得自己在社会运动的场合里跟其他公民有什么不同。他拍戏的重点是在描写人性,而不是讲述议题,他认为只有纪录片和新闻报导才能够深入探讨议题,他只是倾向选择与观众切身相关的事件来推动剧情。“当我在描述这些故事的时候,会希望让观众觉得这里面的社会就是台湾,而不是在台湾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摄影:陈品佑)

坚持下去才有希望

《爆炸 2》第一集在台北电影节做特别放映时,郑有杰曾在映后座谈说,希望新一季能告诉观众“坚持下去才有希望”。郑有杰表示,这并不代表他对未来很乐观,大家常说年轻世代没有希望,他只是忠实的把这些状况反映出来,戏外的日子还是在持续流逝,而希望并不会理所当然的出现,要每个人都开始做出一点改变,经过长期的累积后才有可能产生一点希望。(推荐阅读:撒下希望的种子,不如人人都成为不畏风雨的种子

郑有杰认为,他的戏就像是一面镜子,你可以在里面看到自己的样子,但是接下来要穿什么衣服、用怎么样的头发,是你自己的选择。

想跟年轻人说些什么

对于那些与剧中的主角群同样苦闷的年轻人,郑有杰是否会想给他们一些建言或鼓励?他表示没有特别想说什么,他只是拍了一部片,也不知道年轻人看了会不会喜欢。郑有杰透露,他曾经跟公司的年轻人说,他希望透过这部片给年轻人一个拥抱,结果没想到对方竟然回应他:我才不需要你的拥抱。

在《爆炸 2》结束之后,下一部作品想拍什么题材?郑有杰表示,过去一年是他这辈子产出最多影像的一年,想拍的东西虽然有很多,但接下来想先休息一下,他无奈笑道:“我觉得我已经很对不起我的家人了。”


(摄影:陈品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