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比小姐写独身女子的百态心事,爱过以后各自投入他人怀抱,爱里的轮回是,拥着彼此以后惧怕失去,相爱以后或许分开。

不同性别,不同年代,换个方式再相爱再分开。

蚊子说昨天梦见多年不见的前女友 E。两人像寒暄那样匆匆上了床,天亮告别,前女友给他一个浅浅的吻和淡淡的拥抱,说再过几次轮回又会再聚,不同性别,不同年代,换个方式再相爱再分开。现实中,蚊子和 E 分手后,马上找了前炮友 A 叙旧。

“电影《美丽佳人欧兰朵》有影响力吧?”我一边担当心理治疗师,一边喝作为诊金的菊水之四段仕込甘口酒。电影早已看过五遍,既然重播,必须挟持蚊子领教这部女性主义杰作。虽然他嘴巴上说刀枪不入,但潜意识关也关不住。(推荐阅读:【一个人的派对】爱情的开始与结束,都在海边


蓝色情人节《剧照》

像蚊子那样的登徒浪子,居然专心爱过一个女子 8 年,简直可以载入史册。“男未婚女未嫁,有甚么回不去的?”他说死也不愿再回到那因为深爱又舍不得只能互相伤害的日子里去。人啊,只能换个身份转个形式去爱其他人,这是现世的轮回;约定下辈子再续前缘这种信念,不过是我们对孤独这个深层恐惧的心理补偿机制。蚊子压根儿不相信世上存在所谓的“灵魂伴侣”,他甚至说不知道深爱一个人是甚么滋味,就连和 E 在一起的那段日子,也时刻提醒自己做好免于粉身碎骨的防御姿势,限制快乐,提前忧伤。我对 E 居然也爱过这个懦夫 8 年深感不解。

戏院门外,有人在幽暗的巷子挂“了一堆小灯泡,拼出“Marry Me”这串亮晶晶的英文。没有标点符号,酸葡萄的我们看来不是疑问不是恳请,是命令句。老是碰上这种破事儿的我,耐着性子不去做两性关系的思想纠察和训导主任。要不是有几个男生在张罗,我们肯定把那束红玫瑰和香槟偷走。

“我常常觉得,你们女人需要的不是一个丈夫,而是一个情人。”蚊子偷了《欧兰朵》的对白,拿起清酒瓶给我倒了满杯。“而你需要的只是几个轮流值班的玩伴。”凌晨四时我们互相倚着,像两头在森林中因不肯胡乱猎食而累透饿透的兽。此刻你觉得占有某某如囊中取物,下一刻在更强的对手面前束手就擒,这才是他妈的因果轮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