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爱情的疯狂,在于我们能爱得很深,也伤得够彻底,其实,很多争端是缘于错误的推论,而在情绪高张的情况下,我们试着以自己的论点打败对方、使那些错误在言语中横行、最后可能会变得两败俱伤,顾不了自己观点,也损害了彼此的关系。听听这些我们常犯的 NG 关系处理,找到你们的和解之道,别忘了当初爱上这个人的种种理由。(推荐阅读:不爱会死!爱情里的必修十堂课

“但是她很不讲理阿!我都坐下来跟她好好讲了,她还在那边闹!”

“你说,这样是不是我比较对?我的说法很合逻辑阿,不知道他再坚持什么。”

“难道先打电话去订位有错吗?大家不都是这样做的?气死我了!”

“我是她男朋友耶,她怎么可以没有先问过我?这根本就不对啊!”

你的死党、姊妹可能不下数十次将他们的争端分享给你们知道,希望你们帮你他评评理,究竟是他对还是她对;当然,你自己也可能曾是那个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或怒发冲冠义愤填膺地请朋友帮忙评理的苦主。

可是,当初自信满满地你,每一次都得到朋友的支持吗?

我们曾经觉得不可能错的主张或看法,真的是对的吗?

很多争端是缘于错误的推论,而在情绪高张的情况下,我们试着以自己的论点打败对方、使那些错误在言语中横行、最后可能会变得两败俱伤,顾不了自己观点,也损害了彼此的关系。

八大爱情短路

如果最后还是要鞠躬道歉、还是要搂着对方的肩说对不起阿我刚刚很凶、还是要放弃自己的坚持以维系彼此的关系,那么是不是可能在一开始的时候就意识到自己的一些非理性信念(Irrational Belief),降低冲突的高度与情绪的温度?

许多自助的书都有谈及各种沟通技巧,但比较少指出我们思考上的盲点。语言哲学家 Moser (2005)整理了十几种常见的思考短路,这边罗列出几个与亲密关系比较有关联的,搭配一些例子让大家比较好理解,并在文末提供一些可能的破解档。

将自身想法投射到别人身上(Projection)

[例1] 这周放假我想去看这部电影,我记得他也喜欢看冒险片,买两张有优惠,先下单再说吧。

投射作用是非常常见的心理现象,我们倾向用比较简单的方式(Heuristic)理解这个世界(Todd & Gigerenzer, 2000),其中最简单地方法,就是认为世界跟我们所想像的都是一样的。这样想有几个好处,可以觉得自己活得比较有意义感、对世界比较有控制感、下决定也比较快。所以,我们有时候倾向把对方“绑在”自己的决定上,带他去自己想去的地方、谈论自己想听的话题、吃自己想吃的东西。

可是,我们永远不知道对方想的是不是跟我们所想的相同,而且即使相同(例如她真的想去那部电影),我们也错失了让对方自己做决定的机会。

 将感觉或期望投射到事实

[例2] 你不是说这个地方很好玩吗?结果呢?

最近天气乍暖还寒,有时候正午的太阳大得让人想在户外翻滚一圈,傍晚的冷风却又凉入心扉。期望与是时间的差距,也一样深不可测。虽然我们常说要相信另一半,但是对于对方所推荐的食、地、物,仍然可以抱持开放保留的态度。这里有两个重点(a)他口中说的好玩,可能和你以为的不同(b)他曾经觉得的好玩,可能和现在的事实不符。毕竟事过境迁,景物更迭,可能经营也易主了。以前的美好经验,并不代表以后会永远美好下去--这同时也是第三个偏误。

 经由过去推论未来

[例3]“我上次来这里的时候,不是这样的!”、“你以前都不会对我这样,现在怎么…”

人类对于身边的人们常常有一项错误的预期是:个性是连续恒常不变的。虽然大部分的人格心理学家主张,人格特质是跨情境、贯时稳定的,但这也是“相对”稳定而已。一般来说,我们在不同情况下,会作出的决定当然会有些不同。所以,你曾经所认识的这个地方、你记忆中她的样貌,也只是“曾经”而已。当他做出与我们预期不同的事情的时候,我们会问自己:“我以前看见的,是真正的他吗?”。可是,我们真正该问的问题应该是:“我以前看见的,是全部的他吗?”

 经由单一(或数次)的观察,即推断长久的法则

[例4]“每次他都不回我简讯,我想他应该是对我没有兴趣吧…或是,其实他根本是一个不懂得尊重别人的人?”

上述的这个例子,可能比较常出现在单恋者身上。卓纹君、林芸欣(2003)的调查发现,单恋者主要的认知特征是“个人的揣度”,可能只是几次对方没有接电话,就觉得自己失去希望了;或许只是因为一起出去的时候,对方没有回应自己的某句话,就觉得自己被拒绝了;可能因为一次的邀约失败,就觉得他不喜欢自己了等等。

 经由存在而推论“应该”

[例5]“你不觉得,这是一个男朋友应该做的事情吗?”

事实上,不存在任何一件特定的事情,是男/女朋友“应该”做的。这个社会虽然给予不同的角色很多的期待与负担,包括男生应该要温柔体贴、女生应该要温顺婉约、男朋友应该要......,可是,恋爱是两个人在谈的,彼此才是这段关系的主人,并不因为“角色”本身,而规范哪那些是他应该做。遗憾的是,讲是这样讲,过去研究却发现我们的恋爱关系非常容易受到身边的朋友、家人甚至亲戚影响(Toro-Morn & Sprecher, 2003; 孙玮成, 2006; 谢文宜, 2006)。

 经由量而推断质、经由价格或外在而推断其品质

[例6]“他送这么多花过来、一定花了很多心思。”、“他穿着如此体面,讲话谈吐也是文质彬彬,真想不到他是这样的人!”

我们都知道眼睛会骗人,却不知道连感觉也会。有时候,大脑不会进行太多的思考(Mindless),只用非常简便的方式,针对新事物的价值、甚至是刚认识的人做快速的判断(Todd & Gigerenzer, 2000),这时我们只依赖一些比较鲜明凸显,或可以量化的东西,例如外表、标价、身上穿着衣物的价值等等。可是,这样的推断是有风险的。比方说,Moser (2005)在书里面谈到了一个非常恶心的例子:“这坨粪便周围聚集了这么多苍蝇,想必味道一定不错!”。

 

下一页,找到破解阻碍的经营关系法则

 经由一个人的话来推断其守信能力

[例7]“说好要一直爱我到世界尽头…”、“不是说要带我去日本看樱花与庆生得吗?”、“每次,他总是变卦。到最后,我已经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喜欢我了。”

当我们很爱很爱一个人的时候,会想要拥有他的全部,甚至给他全世界––即使知道自己其实办不到。只是有些人会选择说出来,有些人会选择把它放在心里面而已。

你可能会认为,当一个人一再食言的时候,就表示他不再爱我了。

不过,这个想法可能是错的。Peetz & Kammrath (2011)总共进行了四个研究指出,越爱你的人,越愿意为你做出承诺,吊诡的是,他们也越容易食言。因为这些人完成承诺的速度,远远比不上他们开支票的速度。可是,这只是表示他无法达成承诺,是因为他想要满足你许多需求,却力不从心;并不代表一个总是让你期待落空的人,一定很爱你。

 经由语言文字的威力,来推断自己该做什么事情

[例8]“如果你真的爱我,为什么不陪我去?”、“如果你的心还在,你就不会对我这么的冷淡…”、“没关系,你走阿,你走我就死给你看!”、“我就知道你不在乎我,我也不奢望你能帮上什么忙了…”、“你爱怎样就怎样吧,随便你。反正你总是这样…”

这些话听起来很熟悉吗?当时你听到对方这样说的时候,你的感觉是什么呢?又是怎么做的呢?你会发现,自己可能根本没有办法好好“坚持当初的坚持”了,包括作你原先想做的事、去你想去的地方、维持原先的决定、保有原本的拒绝等等。如果你的情人对你说这些话,那么他们很可能是在有意无意间对你进行情绪勒索(Emotional blackmail)(Forward & Frazier, 2004)。人类是很可怜又很可恶的一种动物,有时候会被语言给操弄,有些时候又会用语言去操弄别人--不论我们本身是否有“意图”(Intention)去做这件事情。

这些勒索的语言,会促使听者去想:“如果我不陪她去,就表示我不爱他”、“如果我不对她好一点,说话温柔一点,就表示我心已经不在了”、“如果我不帮他忙,就表示我不在乎他”等等。这是典型的否定后件式推论(Modus Tollens):若P则Q→若非Q,则非P。

这几乎是人人都会的自动化推论方式(Evans, 1993; Legrenzi, Girotto, & Johnsonlaird, 1993; Wason, 1960),而且在逻辑上本身并没有错误,错误的是他的原命题“若P则Q:如果你的心还在,你就不会对我这么的冷淡”。毕竟在现象界,尤其是人际关系之间,几乎不存在如此强的命题。爱一个人、在乎一个人、关心一个人有很多种方式,勒索者用一段文字或句子,将爱的定义与可能性讲小了,藉此缔造一个难以拒绝或离去的语言空间。

修复短路的工具

心是用肉做的,脑也要靠葡萄糖才能运行,毕竟人非圣贤,脑残难免。上面的偏误当中,你认领了几个呢?我们不能总是负责分析不负责解决,这里列出了几个可能的短路修复法则提供大家作为参考:

[破解1] 最好的选择权

“可是我每次问他想去哪里、想吃什么,他都说随便啊!然后最后才来埋怨我说,都是让我一个人在决定就好了啊!”

一般来说,人是喜欢有选择权的(Deci & Ryan, 1987; Grolnick & Ryan, 1987; Reis, Sheldon, Gable, Roscoe, & Ryan, 2000)。可是当选择的项目太多的时候,又会让人有一种不知所措的感觉而产生焦虑(Schwartz, 2004)。所以,在“开放无限选项”与“强制投射主导”之间,我们可以给对方“最好的选择权”(Optimal Choice Right)。你可以用“我想去看这部电影A耶,可是同时还有B,C,D在上映,那么你想看哪一部呢?”在两种极端做法间,取得平衡点。让彼此都为共同进行的活动承担一些责任,是成熟也尊重彼此的作法。

[破解2&3] 保持开放的态度

人类与观光景点有一个共通的地方是:虽然改变了,时光总是会为我们保留下来一些东西。今天下午茶的时候,心理师小P分享了一个麻绳的比喻。他说,每个人都是一条非常长的麻绳,有些地方很干净,有些地方脏了,有些地方黑掉了,甚至有些地方发霉了等等,可是这些都是这条绳子的一小段,如果强迫自己(或对方)把脏的部分抽掉,整条绳子就会崩解。过去和现在,都是他的一部分。如果想继续跟他在一起,就必须接受他的历史和故事,以及他现在的样子,不然就是影响他,让他持续地有更多的改变,并且注意到:你自己,也是会改变的。

[破解4] 想想其他的可能性

如果你是常常被自己的猜测与推敲给困住的苦主,可以尝试问自己一个问题是:你认识他“很久”了吗?是凭什么样的理由做这样的推断呢?就算是认识自己最久的人--他自己,都没有办法单纯地从一次或几次的行为中,决定自己喜不喜欢你。那么,你又为什么可以这么早下决定呢?

可是,我就是无法阻止自己乱想啊!谘商上常常用的一个方法是:想想其他的可能性。我承认这非常困难,但是也非常有用。我们的认知系统往往被情绪给窄化了,快乐的时候我们变得更有创造力、很容易就为一件事情想到各种可能(Fredrickson, 2004),可是,难过的时候好像都会觉得是自己的错(Beck, Erbaugh, Ward, Mock, & Mendelsohn, 1961)。

所以,比较简单的方式是等待情绪过去。等到平静一些、心境不再骚动的时候,再去想他的行为有哪些可能。不接电话,的确有可能是他不在乎你,但也可能是他在忙、他想调整你和他之间的距离、他还没有看到为接来电、甚至他也喜欢你,只是他曾经受过伤,所以越是幸福越害怕幸福会结束等等…。

这边的重点在于“先接受你想的第一种可能(他不在乎我)”的确也是可能的--只是其他的可能性也同样存在(好拗口请多读几遍)。

否认是改变的阻碍,接受则是改变的开始。

[破解5] 对自己负责

在感情中彼此做到哪些事情比较好,应该是由两个人共同讨论出来的。别人的经验与建议,固然可以当作参考,但这段感情还是得靠自己来经营。因为其他人说得再对再多,都无法替你的感情负责。具体的做法是,把“他说的”、“你以为的”、“别人期待的”通通先写下来在一张纸上面,然后等到情绪不再高张之后,再问自己:他们的期待,真的也是我想要的样子吗?

 

下一页,理解自己才能爱别人

[破解6、7] 收集更多资讯,再形成印象,并保留可以修改的空间。

认识一个人需要时间,认识一段承诺也是。你需要的只是更多的时间去确认,哪些部分是真正的他,哪些部份只是他想在你面前呈现出来的样子(Self Presentation);哪些是他很想达成,却需要更久时间才能实现的目标,哪些又是空头支票。

[破解8] 认清情绪,画清界线

情绪勒索或许是八个短路中最难修复的。尤其是对方和我们的关系越深、他在我们生命中的角色越重要,通常越难拒绝他们的需求。你如何忍心伤害,一个爱自己,你也爱的人?所以最后,我们都会不情愿地达成心爱的人的要求,避免心里产生罪恶感。所幸,心理师小D建议,被勒索的当下还是有方法可以自救:

  1. 认清自己的情绪(Awareness):所爱的人勒索我们时,我们的情绪会有非常大的反应。这时候可以做的是,先深呼吸几次(腹式呼吸),让吸进去的气进入肚子里面,感觉到肚子胀起来的样子;然后藉这个机会感觉自己的情绪究竟是生气、难过、委屈等等。

  1. 有能力时安抚对方(Smooth or Caring):勒索者,常常是缺乏爱的那一方。以前他们被爱的需求没有被满足,所以现在他们用这样的方式来填补。而且,根据学习理论,过去他们这样做还满有效的,只要一勒索,对方就会留下来、就会回心转意、就会改变主意等等,这样成功的经验增强了他们的信心,于是屡试不爽。

这时候我们可以提供一些演与上的安抚如“乖,我忙完再过来陪你”、“我知道你很想我,不过我们下次在约吧!”、“我也很爱你,不过,等我一下下好吗?”、“谢谢你的体贴,下次再好好补偿你!”等等。有时候他们需要的只是一个拥抱、一句承诺、了解你不会抛下他们离去,这样,他们就能安心。不过,安抚并不等于完全“顺应”他们的需求,“独立”是他们终究必须自己面对的问题,如果你总是给糖吃,他们就会向林俊杰一样(?)永远“学不会”。

  1. 没有能力时离开现场(Leaving):如果他勒索你的时候,你正在赶三个报告、考试又将近、最近刚好又面临搬家、房东又在催上个月的房租…那怎么办?或是,在你安抚之后,他仍然坚持不肯放手,还要继续消磨彼此的精力吗?有时候,你的认知资源(Cognitive Resource)已经不够了,哪里有多余的脑袋再去哄他安抚他?他说你走掉他会疯掉,但如果花时间哄他,可能先疯掉的是你。此时,虽然很不忍心,还是离开让彼此冷静一下比较好。

情绪勒索是非常复杂的现象,复杂到可以写一本书(Forward & Frazier, 2004)。它牵涉被勒索与勒索者的过去经验与深层需求,换言之,双方都有责任。由于本文是在介绍感情里的推论偏误,如果你长期地被勒索,请寻求专业的协助比较有效。如果你不想花太多钱,建议你可以参考一些书籍(Forward & Frazier, 2004; 伊东明, 2004; 汉菲特, 密诺斯, & 米尔, 1998);如果你一毛钱都不想花,又对这个问题有兴趣,欢迎读嘉南疗养院临床心理科主任骆重鸣(2007)所写的《拨开心中的情绪迷雾--情绪勒索》一文,针对情绪勒索的起因、背景、方式等等都有简短地介绍。

就算你说的都合理

“你不要无理取闹好不好,有事情好好讲阿!”

“无理取闹的是妳吧?你不觉得我说的很有道理吗?为什么你总是听不进去?”

“对啦,你最有道理、合逻辑,我讲的都逻辑不通,都是屁!”

“不要这样好不好!”然后你心想:又来了!

有时候我们会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对方不能静下来跟自己谈?

答案是,每一个不理性行为或思考的背后,都有一个合理的原因。可能是他长期以来缺乏关爱、可能是童年的创伤在呼唤他(邓惠文, 2011)、可能是他的需求一直没有获得满足等等(Hanason, 2009),这些过往的匮乏,形成今天的不安全感、具像化成此时此刻的情绪攻击语言,用不合逻辑的论述与想法,建构诠释这段关系的状态,并深深地影响着关系的好与坏(Horwitz, McLaughlin, & White, 1998)。所以,如果今天他突然变得歇斯底里了,你应该做的,不是跟他争辩、不是探求真理,而是了解,他心里真正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张爱玲说:“只要有人与人的关系,就有曲解的余地”。

解这些思考上常见的短路,并不是想劝大家在爱情里要“合乎逻辑”地行事,毕竟在情绪里面,我们常常是“无法控制”地会做出不合逻辑的事情。仅仅是希望我们都能认清,对方说的话或自己耿耿于怀的事情,很多时候“并不是事实”。

“被心爱的人骂、被责难、被批评、被看不起,固然很令人伤心难过。但是,更令人承受不住的是,你‘觉得’对方所说的,竟然是事实。”某次午餐例会的时候,心理师小D跟大家分享她的经验。

“当妳知道自己的心,长的是什么样子的时候,妳就会知道,世界是长的什么样子。”

虽然大杂志(THE BIG ISSUE) 11月号第 20期介绍田馥甄的标题这样写着,写着世界其实就是我们心的投射。当我们的思考短路了、观点被扭曲了,就很容易变得看不清自己,不理解世界,甚至,听不见对方的声音。

希望我们都能找到,纵使从后方将眼睛蒙起,都还能听得清晰的,心跳频率。

原来,这就是爱情的样貌
〉〉关于那些年的八个假设
〉〉我们之间隔着的不是距离
〉〉这真的是我要的婚姻吗?二十个藏着“但是”的婚姻杀手
 

更多来自 海苔熊 的心理学专栏【爱情研究室】

延伸阅读:如果你对心理学上的捷思法(Heuristic)或认知偏误有兴趣,可以参考朝阳科大的社心网路资源,或是阅读以前的文章“爱情与书包:期中考,期中吵”
参考文献:来源
图片来源: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