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女同议员回应反同言论,面对不平等的社会现况,他说:“我的希望是了解与接纳将成主流,并在我们的婚姻法律里被反映出来。”

这几天澳洲有关婚姻平权发生了几件不得了的事,让大家一睹为快:

背景回顾

澳洲到现在还没通过婚姻平权,现任总理 Malcolm Turnbull 在上任时被视为支持婚姻平权的代表,甚至出席 2016 年的 Sydney Gay and Lesbian Mardi Gras,但在同年的大选却抛出婚姻平权必须公投议决,在 2016 年被议会封杀后,今年又再次被列入预算书,几乎同时,台湾的大法官在 May 24 做出同婚必须在两年内完成立法的裁示。(推荐阅读:台湾是亚洲首例!524 同婚释宪结果:民法违宪,限期两年修法或立法保障同性婚姻


 图|联合报系资料照

到这里还跟得上吧?

面对总理 Malcolm Turnbull 在今年预算里仍编列公投决定婚姻平权议题,最大反对党 Labor Party 的主要人物都一一表示反对,除了平等是无权商议的理由外,事实上公投的费用预估超过 40 亿澳币,是的,你没看错,币值是澳币,而且根据政府的说明,即便公投的结果是“yes”,仍会交由议会表决是否要立法通过婚姻平权,也就是说,就算公投结果是“yes”,也有可能不会通过婚姻平权(咦)。

面对其他施政无感,多数共识皆该通过的婚姻平权也在险峻的政治丛林里悬峙未决,根据澳洲当地媒体 the Australian 做出的最新民调显示,如果明天就要投票了,现在执政的联合政府(Liber, National Coaliation)将在议会再失去 13 名席次,而失去执政权。甫于 2016 年落幕的澳洲大选里,联合政府才在失去 14 名席次下有惊无险的维持执政权。(推荐阅读:在澳洲期待台湾大法官释宪:终结婚姻不平等,让平权到位

面对此一困境,七月初开始,联合政府内部开始有议员(像 Victoria 州的 Tim Wilson)表示该开放议员自由投票决定让婚姻平权通过,好让民众重拾对政府的信心。但此一提案在八月初的联合政府政营里讨论仍旧没通过,就此,本周议会就婚姻平权公投预算进行辩论。

这早就不是一场平等的辩论

南澳出身的马来西亚裔 Labor Party 议员 Penny Wong 为公开的女同性恋者,2016 年 2 月跃上澳洲本地政治杂志 The Monthly 当起封面人物,于接受专访时表示:

My hope is that understanding and acceptance will prevail, and be reflected in our marriage laws.
我的希望是了解与接纳将成主流,并在我们的婚姻法律里被反映出来。

今年将满 49 岁的她与同性伴侣拥有两个小孩,在 Aug 9, 2017 的议会里,身为反对党 Labor Party 议会领导者的她,在发言时明确的指出现在的执政者:缺乏领导能力、无能、分裂、荒谬,居然在这个议题上悬峙未决,并点名这是执政党内部保守势力的坚持,有人就是不愿意改变他们的想法,让 LGBTIQ 族群如她一样享有平等权。同时,对于 Australian Christian Lobby 组织对的批评提出铿锵有力的反击:(发言影片可参见于此

The Australian Christian Lobby described our children as the stolen generation?
Australian Christian Lobby 说我们的小孩是被窃的一代(意指没有异性恋父母亲,就等于童年被强行剥夺)?

“我热爱我们的小孩,就像任何关切小孩的人、就像这个国家里所有的伴侣、有小孩的同性伴侣们一样,我反对被告知我们(所抚养)的小孩是被窃的一代。”她接续说着,

Let me say for many children in same-sex families and for many young LGBTI kids, this ain’t a respectful debate already.
让我替许多同性双亲家庭里的小孩,与许多LGBTI的年轻孩子们发声:这早就不是一个具尊重的辩论。

You talk about unifying moments? It is not a unifying moment. It is exposing our children to that kind of hatred.
你提团结一心?这才不是团结一心。这是让我们的小孩正暴露在仇恨言论之中。

这段言论力道与渲染力之强大,在当天澳洲全面渗透于所有任何传媒,甚至连与她对谈现任内阁成员之一的 Mathias Cormann 都表示“I agree with her.”。然而,在公投预算被封杀下,执政当局打算用信封调查的方式决定婚姻平权的走向。这将花费至少 12 亿澳币,预计于 9 月开始寄送调查表至具满 18 岁之澳洲公民权资格的家里,这个非强制性的“调查”,若结果是“yes”,婚姻平权不会即刻于澳洲通过,总理将有依据向议会要求开放自由投票婚姻平权相关法案,实际施行仍等法案提出,至少要等到明年。

但若结果是“no”呢?

没有什么差别

呃对,没有什么差别。现在推动婚姻平权的单位仍将努力推动,最迟就是下次大选(预计于 2019 年进行)由 Labor Party 执政时通过这样。

但另一个问题来了,这样的“调查”到底适法性为何?不要说民众搞得不清不楚的,连记者们也莫衷一是,塔斯马尼亚州议员 Andrew Wilkie 及当地婚姻平权工作者 Rodney Croome 甚至即将诉诸澳洲最高法院替大众解惑。

澳洲的婚姻平权走到现在,相对于德国的明快,澳洲政治圈的权谋、保守势力与失职领导者的完美错误结合,让这个议题脱序成了一个烫手山芋且一点都不好笑的笑话。(推荐阅读:【世界日志】德国同婚通过、蔡依林撑平权、解放男人计画

注:被窃的一代(the stolen generation)原指澳洲政府于 1909 年至 1969 年间强行将澳洲当地原住民的小孩“白化”,导致童年被强行剥夺,他们被迫与原生家庭分居,住进由政府安排的白人家庭里。因为 2008 年时任总理的 Kevin Rudd 公开替这样的行为发表道歉,后来 Kevin Rudd 卸任总理后发表自己从反同婚到接纳同婚的心路历程时,Australian Christian Lobby 发表言论:“曾替被窃的一代发表道歉的总理很遗憾地并未考量到他对于重新定义婚姻的新角色将会造成另种被窃的一代”,进而借代为生理双亲于孩童童年消失会强行在他们的童年留下遗憾(既视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