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未来大人物】专访肉弹甜心——马力和 Amy,他们不把自己局限于社会框架,分享自身遭受歧视的经历,呼吁世人拿回身体自主权,也让社会反思身体型态该拥有更多元的可能性。

文:李修慧

2017 年 3 月,两个从网路窜红的台湾女生接受 BBC 专访,登上国际版面。她们既不是什么网美,youtube 订阅数也不到 400 人,之所以受到国际媒体瞩目,竟是因为她们都是“胖子”。她们是 Amy(林昱君)和马力(谢莉君)。

在这个强调“瘦才是美”的社会,我们总是习惯问“你为什么变胖?”。但对 Amy 和马力来说,更值得讨论的问题应该是,为什么这社会不能接受胖?为什么胖只能是“变成”的?为什么大家要不是很瘦,就是在变瘦的路上?为什么胖不能是个长期稳定的状态?

Amy 和马力将这个两人团体取名为“肉弹甜心”,自称是“性感女子团体”,标榜“用我们的身体将美丽的框架挤歪。”


马力(左)和Amy(右)透过搞笑的短片,跟大家分享胖子的生活。|图片来源:肉弹甜心

采访当天,我与他们相约在同志谘询热线办公室。一进房间,他们就急着开冷气,马力说她们容易流汗所以怕热。但看到身形瘦小的我,又频频问我冷不冷、不断调整空调,让人感觉,她们虽然身体宽大,但却内心却无比纤细。

身为胖子,你必须感到“我很抱歉”

我们从常见的肥胖歧视开始聊起,Amy 信手拈来就是好几个例子,“那是你自己懒惰”“你这样很不健康”“不要拖累健保”。

我惊讶的质疑,真的会有人说出“拖累健保”这么没有同理心的话吗?Amy 强调,“常常喔~肥胖常常被用这种原因指责。可是抽菸、熬夜不会被这样指责。从来没有听人说过:‘唉你这样加班熬夜拖累健保体系!’。”(推荐阅读:胖子身体不健康?消除肥胖歧视,就是追求健康

类似的歧视,在从小发胖的马力跟热爱美食的 Amy 人生中,层出不穷,连搭乘公共运输工具也不例外。

比如搭公车的时候,坐在双人并排的座位,马力说,“那种有隔板的双人位子还好,我们可以把自己塞进位子里,但如果只有扶手,我们可能就会超过椅子的线,这时候就旁边的人可能就会开始‘啧啧啧’。”

搭电梯的时候也是,“有时候,就算你是第一个走进电梯里的,但当人陆陆续续进电梯,电梯过重发出‘哔──’声音的时候,大家还是会第一时间回头看你。”

此外,马力跟 Amy 最常遇到的质疑就是“不健康”。糖尿病、心脏病、高血压,都是从小紧紧黏着她们的标签。

马力说,谈到健康,大家总是关心胖子的生理疾病,却没发现这些关心往往会造成心里压力,让他们的“心理”更不健康。

“让很多胖子不开心的并不是什么‘脂肪造成脑内啡分泌下降’,而是我们光走在路上,都会遇到一些特殊的眼光让我们不开心,这难道不会影响健康吗?”

马力强调,关于健康能不能有更多的思考?许多人提及健康,背后常常隐藏着对肥胖的歧视。“比如说,常有人问:你是天生这么胖,还是后天的?”如果是自己导致肥胖,对方就会开始鼓吹他们变回“瘦子”。

但仔细想想,肥胖所造成的健康问题,跟先天或后天完全没关系,后天的胖子,并不会比天生的胖子更容易生病啊。因此,是否健康、先天或后天,根本不是关键,能不能符合社会期待的身材,才是这些标榜“健康”的人,真正在意的事情。

当外界的歧视,内化到她心里

从大众交通工具到个人健康的指责,这些大大小小的歧视,都很容易赶走当事人的自信。

马力说,自己从小到大,每到一个新环境,她都会被别人以“那个胖胖的女生”称呼,“但我没有发现的是,我也这么称呼自己,自我介绍时,我也会跟别人说‘我就是那个胖胖的女生。’”

这样的“训练”,让马力从小就对自己没有自信,朋友之间如果谈到胖瘦问题,气氛也会瞬间冻结。马力说,“我也曾经很想变瘦,过去20几年来,我都在减肥。”在我面前的马力,说起话来谈笑风生,很难想像她也有过这样的过去。(推荐阅读:真正的身体平等,是胖子瘦子都不该受到歧视

马力说,“直到我进入研究所,开始做性别研究,变得比较能接受多元视野,才开始接受自己的外貌。”

马力用知识的力量,扫除了对自己曾经的歧视,但Amy却到今天都无法完全接受自己的身材。

“因为当全世界的人都告诉你:‘你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时候,我如何说服自己我是 OK 的?要有自信、要接受外表,很多时候,不只是跟自己对抗,还要跟外面的人对抗。”Amy 说,“那其实是很辛苦的一件事,而我可能一辈子都会在这个过程里。”

至此,我才知道,为何 Amy 说话总是尖细、急促,虽然偶有幽默的发言,但似乎就是少了一份强而有力的气势,这或许就源自于肥胖带给她的不自信。

知道自己“没有自信”,比拥有自信更重要

但让 Amy 感到放心的是,她现在至少有了“没自信”的自觉,也有了“追寻自信要花很长一段时间”的自觉。

“如果没有自觉,我可能会很自责、很焦躁:我为什么不能有自信呢?也有人鼓励我说我很漂亮啊?我为什么就是做不到呢?”

Amy 说,“可是我的状态是:我知道自己没办法很快跨过那个门槛,但我会思考,那可以做些什么事,让自己轻松一点、自在一点?”

“每个人都有一些自己必须面对的人生议题,而且可能不只一个,你有、我有、马力也有。幸运的话你可以找到方法面对,或是时间到了,你有办法回应,但我还没。”

“不过,我愿意陪着我的这些人生议题一起走。说不定有一天,我有足够的智慧了,我就有办法面对、处理这些人生议题,我就不用等到这辈子结束。现在,我虽然知道我自己还无法面对,但我可以找到一个跟我的生命议题和平共处的方式。”

“因此,认知到自己是个很没有自信的人,不够爱自己的人,是很重要的一件事。”Amy 说。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问,那要怎么样,才能从“对自己一无所知”转变成“知道自己还不够爱自己”。光是要“有自觉”,对许多在自卑泥淖中挣扎的人来说,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一步。

Amy 建议,试着去看自己的优点。她的语气柔和起来,“你能不能把你很在意的点先放一边,我知道你一定很在意,但你能不能先放一边,回头看看自己其他的特质,或看看别人常常说的你的优点,先把那些优点找出来。当然你在意的点还是存在,但手上拥有那些优点,就比较不容易被自己击倒。”

不论长什么样子,开心才是重点

经过一年的影片倡议,肉弹甜心现在想讨论的已经不只是胖瘦。马力说,“胖瘦只是一个媒介,我们真正想挑战的,是这个世界的美丽框架。”Amy 说,讨论胖瘦之后,我们发现很多人也都跟胖子一样,因为“OO就是美”的标准被为难。(推荐阅读:拥有开心、满足、幸福生活的基本条件:忠于自己

因此,她们拓宽讨论,从“胖子的日常”,延伸到各种身体特征的讨论。

她们效仿日本偶像团体 AKB48 的名号,创立了“FAT48”特辑,每集都邀请不同身体特征的来宾来聊聊自己的经验,有很瘦的人、留长发的男生,甚至疯狂重训的肌肉棒子。对肉弹甜心来说,只要抛弃那些无意义的审美标准,这些被大家认为“怪里怪气”的人,都像 AKB48 一样,值得被爱、值得被当成偶像来崇拜。

马力说,他们并不是要鼓吹大家一起变得“怪里怪气”,也不觉得想变瘦、变美是不好的。她们只希望,大家的讨论,能从“你为什么长这样?”,转变成“你快乐吗?”

Amy 以自己一个正在瘦身的朋友为例,“她真的非常乐在其中,为了练出腹肌,她每天只吃水煮餐,固定重训,我看得出来她是很开心的,她很享受这样规范自己的状态,那很好!”

“我理解她真的因此得到很多快乐,而她也理解我,我就是喜欢吃、就是喜欢享受美食,我们互相理解也互相尊重,我觉得这样不是很好吗?”

“如果改变是开心的那你就去改变,如果你觉得安于现状是开心的,那你就安于现状。为什么别人要干涉我们?这是我的人生,而那是你的人生,没有人有权干涉别人的人生。”

拍片唯一的原则:不要成为外界眼中的“模范胖子”

而肉弹甜心的拍片模式没有限定,她们对影片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能吹捧单一价值。

“常听到很多人劝胖子说,你看渡边直美、你看钟欣凌啊,她们都胖胖的,但是都很乐观。我就想问,为什么我要像渡边直美?我不能像我自己吗?为什么胖子一定要很乐观?我也遇过很忧郁的胖子啊。”Amy 说,“如果今天有 100 个胖子,就有 100 种样子,我们不想帮族群代言,也不想要宣扬单一的价值。”

为了这个原则,连要做“穿衣风格”的影片,马力和 Amy 都天人交战了许久。“我们不想让自己变成胖子的样板,也不想塑造什么‘主流胖子的样子’。”

但是每次影片一播出,不管她们讨论的是多严肃的议题,底下都会有人留言询问:妳们的衣服好好看!去那里买的?马力开玩笑说:“好啊,讨论议题都没在听啊,我们以后干脆裸体好了啦!”但最后,她们仍然决定拍一集穿衣风格的影片。(推荐阅读:细看大码产业:胖子要的不只穿得好看,而是自己的穿搭公式

Amy 说,“因为我们很能了解,找不到衣服穿的困扰。”马力说,很多胖的人,在找适合的衣服前,只能屈就,找一件“能把自己塞进去的衣服”就好,但衣着打扮却又深深影响着一个人的自信,“许多胖的人开始接受自己身体时,都是在找到适合的衣服之后。”

虽然这集穿搭风格的影片,可能不小心塑造出“胖子就该这样穿”的印象,但是马力和 Amy 说,她们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唯有这支影片能为其他胖女生带来自信,她们才愿意冒这个险。

跟两人对谈的过程中,也可以很清楚的感受到这点,不只胖瘦,只要谈到弱势,Amy 总是小心翼翼:“我不喜欢拿别的弱势来对照,因为我自己知道被拿来比较有多不舒服,而我不喜欢的事,绝对,不会施加在别人身上。”

我的身体带给我很多困扰,也带给我很多礼物

访问的最后,我问她们:“如果你们天生就是很瘦的人,你们还会想要进行身体倡议吗?”

马力首先回我,“我身上不是只有一种议题,我除了是个胖子,我也是女同志,还是个过劳的 NPO 工作者。一路走到今天,透过讨论身体议题,可以帮助我看见很多不同的面相。”

Amy 的答案则比较曲折,从务实面来看,Amy 说,“如果我真的是个瘦子,我觉得我不会。因为我既不是念社会的,也不是学心理的,现在拥有的这些都是我用生命经验换来的,如果我不是个胖子,我可能没有机会接触这些议题。”

“但也因此,我很感谢我的身体。”Amy 说,“我的身体带给我很多困扰,也带给我很多礼物。如果我不是我,我可能无法同理别人,我现在很要求自己,不要把自己不喜欢的事情强加在别人身上,我可以走到现在,我可以这么体贴,是我的身体推着我走,是我的身体给我很多思考的机会。”

人家总说,做议题要有颗热情纤细的 warm heart 配上冷静理性的 cool head,马力说,“我们拥有的是 fat heart”。因为受过伤,所以了解别人的痛苦;是如此体贴,所以不愿拿弱势来比较;因为对人温柔,所以对改变社会的目标如此坚定。

正是肥胖宽大的身体,让他们拥有如此敏感纤细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