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穿梭传统与现代的京都花街,里头的艺子与僧侣撑起过往花街繁荣景象,传统文化令人为之着迷的地方,除了街景、服饰更多的是交杂其中的人文风景。

文|井上章一  

花街是传统日本文化的栖息地,不论是日本舞蹈还是传统音乐,在这里都得以存续。和服与日本发型——虽然很多艺子是戴假发——在这里都能获得保存,数寄屋样式的房屋也维持得很好,说花街成了传统文化保护区也不为过。

但官方的文化财产行政单位,没办法明目张胆地支持花街。即使我拿“为了研究花柳界流传的日本文化,必须深入花街游玩”这种说词,卯起劲来申请研究经费,也不会有任何补助,肯定会被打回票:国家怎么可能出钱给你去玩艺子!


图片|来源

花街柳巷无法期待官方资助。每一个都市的花街都日渐凋零,随着日本舞蹈和日式发型从生活中消失,再也无法重现昔日风华——除了京都等少部分的地区例外。话说,将传统日本文化保存至今的不只有花街而已,寺院的角色也很重要。

事实上,许多寺院建筑在改建的过程中,逐渐融入日本建筑的传统样式。神社工匠如今也能在寺院建筑中才能淋漓尽致地发挥本领,泥水师傅亦是如此。正统日本庭园维护与保存的头号功臣,也是寺院。(推荐阅读:京都古城:走在时代尖端的老灵魂

僧侣身上的僧衣,也是传统的和服。经文和赞呗,亦超越了千年以上的历史,留存至今。钟和木鱼追本溯源,也源自于相当古老的时代。还有剃发的习俗,虽然现在很多宗派已经不再严格执行,但也是自古延续至今

京都有非常多的本山名刹都遵循着前述的各种传统。也许僧侣就是因为生活在这样的寺院中,才会格外倾心于古色古香的花街?寺院和花街走过相同的历史与传统,或许就是对彼此产生共鸣,穿袈裟的和尚才会亲近穿和服的艺子。(推荐阅读:

无论如何,如果僧侣不光顾,京都的花街将无以为继。“花街等于是我们撑起来的!”一名僧侣的高谈阔论,也不容小觑。官方文化财产保护机关无法干涉的花柳文化,就靠着寺院的力量来支撑。从这个角度出发,出没花街的僧侣,也不由得令人肃然起敬⋯⋯

有一次我仗着酒意,将这些话告诉某茶屋的老板娘,不小心吐露了可能指涉花街阴暗面的言论。老板娘听了以后,虽然多少同意我的话,却也没忘了反驳:“你刚才说的已经是过去式啰。最近的和尚都嫌穿和服的艺子和舞子太放不开,都不太光顾了。他们说穿迷你裙的酒家小姐开心多了。”

这么一说,我好像也亲眼见识过。我曾在一家精巧的料理店,目击身着僧衣的年轻和尚和酒廊小姐同桌共坐,正在享用提早一些的晚餐。我猜两人是在约会,等一下要让小姐带进场吧。正因为看过这一幕,我无法反驳老板娘的话。看来在僧侣的世界里,价值观也逐渐西化。时势所趋,比起艺子的和服,酒店小姐的迷你裙更讨和尚欢心。

我也常听说家里开寺院的僧侣,喜欢让女儿念教会学校。儿子因为要继承寺院,所以让他们上可以取得僧侣资格的佛教学校;但对于女儿,却偏好让她们去读可以提升深闺淑女价值的教会学校。寺院这样的教育方针,和僧侣爱好迷你裙的癖好,或许有着共通之处。

这样的时代,艺舞子所编织出来的花柳文化,将由谁来支撑呢?或许该说庆幸,来访京都的外国观光客增加了不少。近几年在京都寻求日本风情的游客急速增加,或许花街的未来就掌握在他们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