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杨丞琳,她的成熟内敛与精湛演技非一夕造就,做每件事都竭尽全力,不容事后懊悔,每次表演都把自己全然地给出去,她的蜕变来自努力不懈。

只要涵纳“杨丞琳”这个名字,人们无不期待她所塑造的惊喜,艺人至此是了不得的成就,定非一朝一夕可得,观众眼前十多岁的少女到如今从容自信的女人,是她,也只是部分被看见的她,即使不全面,但至少我们不再需要任何称谓或形容词来定义她的特别——这个无论何时都竭尽全力将自己推展至极,不愿后悔的美丽女人。

没有卸下的包袱,让我们看见更不同的杨丞琳

自去年出演了金钟导演和编剧合力打造的植剧场系列《荼蘼》中,令人怅然若失的郑如薇一角,观众无不在她的抉择中扪心自问人生的 Plan A 与 B,尔后我们对杨丞琳的期待可说推及至巅峰,庆幸的是不同于睽违 5 年电视剧的苦苦等待,她立刻在今年接续交出备受瞩目的作品——《红衣小女孩 2》,还未上映便已是话题 ,亦是她花了长长时间盼来的剧本,相较起第一集的好评和票房,她的压力只来自对角色的诠释不足以满足自己。

 

“这次要成为一个 30 岁出头就有 15 岁女儿的单亲妈妈,不仅身世特别,还是一位社工,过去饰演外放的角色偏多,她却非常内敛、理性甚至铁齿,很过瘾!也很有挑战性。”对于恐怖片逐渐在国片中走出高度,已身经百战也非首次担纲鬼片要角的杨丞琳都咬着牙叹这戏值得期待,“通常鬼片就是把人们带去有鬼出现、会吓死人的地方就好,但它不是,除了吓人,它也追求内容,每个角色都有故事、背景和张力,我根本就是在演剧情片,只是有鬼来搅局罢了。”然而,要抓住距离遥远的角色,她说是“执念”二字,清楚自己心里求的就是了,令人不禁笑道这对杨丞琳来说或许驾轻就熟吧!还有谁能比在演艺圈长大的她经历过更多风浪?而从小对舞台、表演熊熊燃烧的热情与坚持却迎风兴旺,好比因植剧场面对了许多新进年轻演员,作为前辈,她承认艺人一职的确非小时候的自己所想。(推荐阅读:我不需要头衔的加冕!杨丞琳:“过一场对得起自己的人生”

时间让我更加成熟,但我的内心仍旧没变

然而聊起过去,杨丞琳有趣地埋怨许多人对她这几年来的评价,“没有一直关注我的人常会觉得我改变得很突然,或是我怎么一下长大了?为什么变这么漂亮?本来也就没有很丑吧!”出道以来还真没感受到所谓一夕之间爆红,她根本无从“突然”起来,就连表演时对自己要求的转变她都说不出个时间点,“早期演戏会很变态的一直把 DVD 翻出来重播、重看,夸张到最后连剧情及台词都背得滚瓜烂熟,边看边检讨怎么不这么演、那么做,要是明天有场哭戏,前一天就会开始紧张,忽然要加拍一场戏,就会开始焦虑,总之,事前需要很多心理建设,现在倒不会了,随时告诉自己不可以有任何后悔的表演,回家之后不准有后悔的过程,演的当下就给出全部,事前功课做到最完善,进入状态时就能放松很多,临时来一场也没问题,演艺圈就是变来变去嘛!永远做好万全准备。”(推荐阅读:致单身与失恋!专访杨丞琳:外表坚强的人,通常内心最痛

事事要完美的个性没变,只是收敛起来不被轻易瞧见,“过去我很好强,明明 16 岁出道就是个少女,即便过了 4 年也才 20 岁刚成年,10 年后依然年轻,但就是不想被看小,也不想被小看,尤其演艺圈不用年纪衡量能力,所以企图心更强、太想证明些什么,现在的好强好胜已不在这块。”磨历了 10 多年后,杨丞琳终于摸索出舒服的状态,“能不能称赞自己、认同自己才是最大的关啊!若那时能无忧无虑、单纯地做就好了,多少人想当小孩!但小时候就想长大,讲话定要头头是道,人家还觉得我怪。”当然,现在的她绝对可以清楚传达所想,但不仰仗过去,没有人生来是完全体,一步一步累积至今成了全台湾首位入围三金(金马、金钟、金曲)的女艺人,杨丞琳还在往上、往外无止尽的拓展。(推荐阅读:从《暧昧》到《年轮说》,杨丞琳的歌里有你的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