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节这一天,有一种父亲总是失落,他们有钱有房子,却得不到被爱的感觉。Sugar Daddy 从年轻女孩身上交易亲密关系,老男人也有寂寞芳心。一起看看新型态的交往模式——美国与加拿大大学生最热门的产业,来当老男人的约会对象。

你听过 Sugar Daddy 吗?男女关系,说不是父女就是情人?美国英国兴起糖心爹地与糖心宝贝,上流有年纪的男人出钱,照顾与爱护年轻的女孩。

《VICE》透过交友网站 Seeking Arrangement 报导许多糖心父女的故事,影片里 Brandon 说:“我想要帮 Jenna 付她的学费,我得到的回报就是一个漂亮的女孩的很多时间,一个超棒的女友。”

女孩 Jenna 则提供 Brandon 以下服务:“我帮他挑选衣服、打扮,我们一起去逛街。”记者问,“性”也是服务之一吗?女孩回答:“当然,如果要典型的想像,就像男女朋友的关系啰。”

这个网站目前有超过四百万用户,在网站上男人秀出自己的年资、财产、社交地位来吸引女孩。

Sugar Daddy 怎么了?女孩请爱我

很多人好奇,这些糖心老爸,为何要找“这么年轻的女生”?Brandon 回答:“我的个性很害羞,根本交不到女友,小时候我妈总告诉我:‘你只要专注在学业就够了、不必担心女孩的事,只要你成功了,女孩们唾手可得’。”Brandon 认为很多年轻女孩都想过着像 Kim Kardashian 的生活:“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一个有钱成功的男人。”Brandon 在 Jenna 身上练习恋爱的步骤:陪女友上沙龙、挑选领带、用餐礼仪......。(推荐阅读:【恋爱大小事】反思“追求文化”,被拒绝何必看得严重

影片里的 Sugar Baby Lina 有五位 Suger Daddy,她谈起最爱的那位爹地:“我最喜欢这个爹地,因为他很帅,身价超过一百万。”这位 Suger Daddy Chris 和 Lina 之间有“契约关系”,他说:“这种关系比爱情诚实多了,我不会在意 Lian 不在我身边时做了什么,因为我并不在乎。”他们的关系很特别,这一对糖心父女不上床不做爱。“有一次几乎要发生了,但我克制自己,因为我知道这种情绪化的感情不会是我想要的。”Chris 想要什么呢?他会租一个公寓,跟 Lina 共享一个假日的下午,Lina 会帮 Chris 按摩、放松,两人一起喝红酒。

有的爹地想要的是被崇拜被依赖的感觉,像 Brandon 不懂如何交往只知道赚钱。他在年轻女孩身上练习“如何成为一个绅士”、“如何讨女生欢心”,那些妈妈说不必学的亲密关系,Sugar Baby 们像是模拟女友般一一教会他。Brandon 显然还没准备好迎接一段与条件无关的亲密关系,他的亲密关系是男子气概的、照护女方的、以金钱为基础的。

也有一种亲密关系是爹地 Chris,除了上床,非婚的男人跟女人还可以建立什么关系?他们买女性的关怀、阴性的气质、被在意的感受。纽约曾有人针对这种新型态关系拟定出教材,发现糖心关系里最重要的元素是:了解、慷慨、吸引力、互惠、性。模拟恋爱最重要的是“寻求共识、订立契约”,既是伪装,也是诚实。

为什么中年男子爹地们特别需要年轻女性的关怀这点很有意思,“糖心爸爸”是一种荣誉感与骑士精神的演出,还是男子第二人生的实践。很多男人在中年以后的家庭生活找不到存在感与尊严,年轻女性唤醒他的欲望与“男子气概”。另外也有男子从中弥补“情感缺憾”,他们不一定需要爱情,但是需要关怀与同理,需要有人不会侵犯自己领域的共度一个午后,以金钱设定界线的感情对有钱的男子来说,似乎比爱情更可靠。这种目的性的亲密关系打破了浪漫爱的三元素:激情,亲密,承诺。关系成为一种资源交换,没有什么“爱的神话”。(同场加映:“男子气概”与“雄风长度”无关!给男性的一封性别讨论邀请函

Sugar Baby 怎么了?不恋爱可以吗

当然,也不只有老爹与女儿,很多妈咪与儿子、老爹与儿子的关系也在发展中,无论是谁,他们绝不说包养,对糖心族群来说,最重要的是建立“约会”的过程。

“Sugar Babies 并非都和性有关,虽然最终都是朝这个方向发展,但是你并不需要做你不喜欢的事。”

Sugar Baby 的起源是加拿大与美国大学生因应学费高涨的文化产物,族群起出为女大生为主,他们的关系很像生意夥伴,爹地给予金钱,女大生提供陪伴。他们可能一起去度假、用晚餐、看国家队比赛。Sugar Baby 当然承受很多骂名:物化女性、卖身体、根本是应召女郎、好手好脚不去工作。这些话语针对“性产业”粗暴将女人划分成好女人、坏女人:以性为手段的女人很下流。或者另一种看法,是对于女性在“权力”上因为金钱向“男人”低头,宝贝与爹地之间的刻板关系压迫了更底层“没有选择权利的底层妇女”。

也有有趣的论述是——这些糖心宝贝可能是女性主义者(WHY SUGAR BABIES ARE FEMINISTS)。原因是她们积极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并且有能动性地透过教育晋升女性的知识,另外是她们“有价化”自己的情感劳动,把体贴、温柔、亲密都兑现。

Sugar Baby Jeanemarie Almulla 曾说过:“我被丈夫抛弃以后,成为 Sugar Baby,迈阿密有数以百计的人发现我有吸引力,带我出去吃饭,并且想帮助我的生活。我不是努力工作,我是聪明工作。”

女性主义留给爹地与女孩的问号

利用性交易赋权自己是不是一种女性主义?还是阶级的复制?

亲密关系不断变形中,在家庭与校园得不到恋爱行前课的男孩们好奇,糖心关系有没有可能变成后约会时代男子的重要练习工具?女孩们思考,阴性气质是否能成为一种服务?情感劳动可以是兑现的价值?

女孩在不断复制情感劳动的过程里,是否间接加深女性就是要被男人爱护、被宠爱、被保护、被好车接送的刻板价值?(延伸阅读:持家、假高潮、微笑服务:情感劳动不是女人的天赋

是女孩出卖了肉体,还是高额教育出卖了女孩。女性主义长久以来的争辩——女性该是自由经济主体为自己抉择,与女性从事性工作是因为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像云端情人、出租情人、Sugar Baby 这样的新亲密关系产业兴起,摇起“自由选择”的旗帜背后,是否真有选择自由?在什么样文化背景成长的男性无法真实恋爱、必须从科技得到亲密感?在什么样社会阶层生存的女性愿意以“情感”为筹码与相对权力者进行资源交换?

谁有资格来断言 Sugar Baby 是好女孩还是坏女孩?

女性主义要回答的问题,可能不只一种解法,我们必须具备接受更多选择的能力,质疑各种选择,尊重各种选择,不伤害他人,不遗弃自己。


(图片来源:来源

Sugar Baby 取巧地跳过了“吃饭谁付钱”的性别讨论,大剌剌说“思考什么?就是资源多的老爹付钱”也算胆大。我留下很多问题给自己,有没有可能,更多元的亲密关系可能打破“完整爱与浪漫爱”的条件,允许女性选择做一个用爱情交易游戏人间的女子?我们是否有机会谈一场“反爱情、抗承诺、拒无偿”的亲密关系?

无论答案是什么,从爹地与女孩的互动里,至少我们明白了异性恋关系的大众想像里,性别各有失落的一角:期待被温柔拥抱的老爹们,与渴望在关系中有价化情感劳动的女孩们。